扫码订阅

马反对派领袖:我了解空军雷达系统 一定有隐瞒

马来西亚反对派领袖安瓦尔

导读:有关“MH370机长作为反对派的支持者实施了政治报复”的说法一度被广泛传播,为此,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在位于吉隆坡市郊的“人民公正党”总部采访了反对派领袖安瓦尔。对方否认了上述说法,称军方对失联事件的调查有所隐瞒。

就在马航MH370起飞前几个小时,马来西亚国内刚刚发生了另一件大事:反对派“民联”的领袖安瓦尔·易卜拉欣在上诉庭被判犯有“鸡奸罪”,推翻了2012年高等法庭对其的无罪判决。就在一年前的大选,“民联”已经获得了全国52%的选票,但由于政府设置的“议员席位”的屏障而与政权失之交臂。因此,3月7日的这次审判被外界认为是政府对在野党领袖的政治迫害。

所以,有关“MH370机长作为反对派的支持者实施了政治报复”的说法一度被广泛传播,为此,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在位于吉隆坡市郊的“人民公正党”总部采访了反对派领袖安瓦尔。对方否认了上述说法,称军方对失联事件的调查有所隐瞒。

扎哈里是我妻子的远房亲戚

记者:让我们从客机失联之前一天开始说起。3月7日,马来西亚上诉庭宣判你犯有“鸡奸罪”,推翻了2012年高等法庭对你的无罪判决。外界认为这是一次不公正的审判,你个人怎样认为?

安瓦尔:我是反对党领袖,他们拿我没什么办法,所以他们只能用一个性丑闻的罪名安到我的头上。但是你要有证据啊。在鉴定DNA等能否成为证据时,他们仅用了一个小时就确定了,太快了。他们不顾及任何规则。一小时,就判处了5年徒刑。所以,这一切都是关于政治的。

记者:审判之后,反对派的党员们怎样反应?

安瓦尔:实际上不仅是党员们,每个似乎都不满意。你可能听说那个飞行员很不满,还有很多人也一样。在(2013年)大选之后,我们震动了政府——我们赢得了52%的选票支持率啊。所以每个人见到我都会说,“我真感到遗憾,先生。”有时甚至是政府的支持者,都对这次判决持反对意见。

记者:在法庭上,你注意到机长扎哈里了吗?

安瓦尔:没有。我并不认识他,后来问遍了所有的人,看这个机长当天在不在,但是没有人能够确认。在法庭外还有几百号人,谁知道他当时在哪里呢。我以前并不知道这位机长,现在才知道他是我们党的党员。另外,扎哈里是我妻子的一位远房亲戚,但我们并不算是熟识。

所以这根本不算是一回事。外界又开始揣测,说机长是我的朋友啦,说是我的支持者啦。但是,是我们的支持者又有什么问题呢?全国一半以上的人都支持我们啊。如果你说,反对派的支持者会生事、会用劫机来表达不满,那么——全国90%的出租车司机都是我们的支持者,他们怎么没把出租车都劫跑了呢?

马政府找借口来掩盖失败

记者:有报道用“狂热追随者”来形容扎哈里的政治倾向。

安瓦尔:据我们了解,那家叫做《每日邮报》的媒体记者根本就不在这儿。我认为,《每日邮报》是从政府的执政党那边得到了这个消息。他们见不到《每日邮报》的记者,但是却利用了他们。

记者:听说扎哈里是你的twitter粉丝?

安瓦尔:对,还有上百万其他人也是(笑)。另外,后来我还在我的facebook粉丝里看到了他,才对扎哈里有所了解。我也没看到扎哈里给我有什么留言。

记者:反对派的任何支持者,他们有可能采取极端行为表达政治诉求吗?

安瓦尔:不会。整个“反对派支持者劫机”的说法,我认为就是政府用来掩盖他们的失败的。在每一件事上,他们都含糊其辞、有所隐瞒。每个调查似乎都有困难。简简单单一件事:到底有多少人用假护照登机?开始说四个,后来说两个。搜没搜过机长扎哈里的家?一个部门说有,一个部门说没有。你让人们怎么相信?

记者:庭审之后,反对派有任何支持者举行了游行示威吗?

安瓦尔:我听说原本要有来着。庭审晚7点结束,结果半夜就出了这个航班的事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转移了,愤怒的情绪转变成了为飞机上的人们担忧。 本周末,支持者们会举行一次示威,届时大家会身穿黑色服装(据了解,此举旨在悼念“死去的民主和公正”)。

马反对派领袖:我了解空军雷达系统 一定有隐瞒

马来西亚16日举行每日例行新闻发布会,披露马航MH370航班失联事件的最新进展

发布的信息如此混乱

记者:关于马来西亚政府,你在一次讲话中提到,他们在处理马航事件上的表现是“一次彻底的惨败”。

安瓦尔:是的,他们不能够胜任。今天,我听说他们开始责备印度尼西亚“不够配合”,结果人家的国防部长有意见了。他们不断地责怪别人,就是不在自己身上找毛病。以纳吉布为首的政府,完全不能够处理这种危机事件。BBC的记者刚刚通过skype问我:政府是否有什么隐瞒?我觉得有些事可以拖延,但是你不能撒谎啊。今天,有个香港报纸发文称我们的总理是“骗子”,“骗了全世界”。 要知道,这可是国家的危机啊,全世界都在看着你。以往马来西亚的名声还算不错,在对外宣传中还算有力。而现在,他们毁了一切。

记者:为什么政府在发布信息时这样矛盾、模糊?

安瓦尔:我认为,第一,他们没有处理危机事件的能力;第二,整个政府系统都太腐败了。明明有雷达却没能起作用,有移民局却不能管制(假护照),有警察也没能……每一个部门,包括媒体也在噤声。发布的信息如此混乱,连多少人用了假护照登机这样一个问题都搞不清楚。

记者:各部门之间也不能协作?

安瓦尔:协作是一回事啊。但就算没有部门协作,马来西亚航空一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必须要把消息发布出来。所以人们都很生气,我能理解中国人对这件事感到愤怒、失望。5天之后,你们才告诉全世界飞机有可能折返了,让那么多搜救力量白白浪费。 空军一定有所获悉

记者:有人曾提到,军方的雷达监测系统应当是完好的。

安瓦尔:当他们(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从意大利购进雷达系统时,我还是马来西亚的副总理。所以我了解这个系统。这个系统里,覆盖着从中国南海到印度洋、从泰国南部到马来半岛中部的全部地区,能够监测这个区域内的任何一架飞机。

一位前军队长官来到我家,他向我确认了一点,我清楚地记得他跟我说的话。他说,“没有监测到飞机?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后来纳吉布终于承认了,是的,飞机折返回来了。但那已经是失联9天以后的事了。

给你讲一件事。马来西亚某个州的苏丹(国王)是个疯狂的家伙,他经常乘坐自己的直升机飞来飞去,但当他一旦飞到了新加坡——一旦飞过边境,我们的总理就会知道了,然后就会给他打电话,说,“我知道您是苏丹,但也别这么玩啊!您得通知我们一声。”所以,我们的上空有什么,系统是不可能监测不到的!他们一定把什么掩盖了起来。

记者:政府昨天表示,他们有信息没能发布,是由于国家机密。在你看来可能是怎样的国家机密?

安瓦尔:国家机密。这是关乎几百条人命的事情,全世界都在看着你,你却在谈什么国家机密?以“事关敏感”为由而作隐瞒?等你发布信息的时候,往往都太晚了。我们对此是强烈反对的。

一定要做到有透明度

记者:让我们来做个假设。如果你是这个政府的总理,你怎样来处理这样一次危机事件?

安瓦尔:任用一切有能力的人和部门来处理。还有就是,一定要做到有透明度。如果你能做的有限,那就告诉中国人:对不起,我能做的就是这些,而不要什么事情都隐瞒着。

记者:去年大选,你距离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第一位从反对派走出来的总理,已非常接近。接下来,你和反对派联盟将何去何从? 安瓦尔:我们还是保持乐观,因为选票显示人民是站在我们一边的。而现在随着当局把这次事件处理得一团糟,他们的支持率只会更糟。他们也许想把我投进监狱,但这也没那么容易。

所以我们还是要继续。在周末进行一次示威活动之后,我们要开始对公众讲话,告诉他们,为什么我们的社会要经历一次变革。MH370事件将开启一个新的时期,因为人民会更加理解我们的诉求。现在,军方的很多前任高官都投入到了我们反对派的阵营,这样的事情你能想象吗?因为他们实在受够了当局的腐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