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台湾联合报评论称,克里米亚公投的初步结果显示,96.6%的投票者支持加入俄国。

此事对苏联解体后成立之独立国协内外情势皆有重大影响。对外,美国及英国政府已表示,此一公投违反乌克兰宪法,多数国家不会承认公投结果;此后俄罗斯与欧美阵营的关系必趋复杂。对内,这则是苏联解体后首次有“独立国家”内部出现“入俄公投”,俄罗斯当然乐见克里米亚“入俄公投”成功,但此事是否为未来其他潜在的“入俄公投”助势,却是一个悬念,如车臣。

一九九一年苏联解体,有两大因素:一、政治体制的民主化;二、苏维埃联盟因共产主义经济体制破产而解构;两者且互为因果。亦即:由于共党专政不是以民主方式维持苏联体制内各共和国的整合,苏联因经济难以维持,致莫斯科对各加盟共和国的控制能力变弱,各共和国也乘机纷告独立。

但苏联解体后,民主化激化了阶级及族群的矛盾,而各自独立的“独立国家”也失去了苏联时代的互补与相成综效,但彼此间的交互纠缠却又迟迟无法切断;这些因素,在乌克兰示威及克里米亚公投事件均清晰可见。

克里米亚是在一九五四年由赫鲁雪夫送给乌克兰,居民以俄罗斯裔为主,但如今在乌克兰独立二十年后,“民族”的歧异仍未能以“民主”的方式吸收及化解,于是乘势公投爆出了此幕“脱乌入俄”,却撕裂了乌克兰的宪法。

克里米亚事件对台湾的启示是:一、分裂的乌克兰,难以因应内外情势。二、在国际倾轧下,克里米亚公投未必能解决问题,台湾亦不宜以“台独公投”或“统一公投”摊牌,“维持现状/和平发展”的两岸政策主轴仍应维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