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随着在克里米亚取得胜利,东乌克兰的行动也随之展开,而欧洲、美国无可奈何,乌克兰的新政府没有力量应对。今天的局面在乌克兰反政府武装占领政府那一天就已经注定:

首先是,一个投靠欧盟后过上富裕生活的空虚的幻境,这注定了反叛行动最终无法告慰人民,最终必定失败;

然后是,选择了欧美这样的狼和狐狸作为依托生命的东家,注定会重蹈叙利亚、埃及的乱局;

最后是,踢开了奶妈俄罗斯,孩子你想冻死还是想饿死啊?

这些都是大家一直调笑乌克兰的。而,我认为乌克兰之所以无法独立生存根本在于依赖于俄罗斯的文明和民族精神,以及孤立的地理环境。一个历史、文化、人种都无法自立而本就属于俄罗斯的地区,如何从心理上塑造一个独立完整的国家呢?

现在来例数下乌克兰的地缘:东侧俄罗斯主导,西侧日耳曼主导(德国、奥匈、比利时、荷兰等),东南侧匈奴主导(土库曼、哈萨克等),南侧土耳其主导(伊斯兰),这些国家都是文化鲜明历史悠久,民族团结的,而夹缝中的国家一直是被利用与蹂躏——波兰、捷克、南斯拉夫等。请问:一个鲜明的斯拉夫民族为什么要离开俄罗斯呢?这样的地区有未来么?他想成为下一个波兰么?他有资格成为波兰么?

以这样一个乌克兰为例子,我想回来谈谈我们的国家。我们中很多人欣赏美国的民主,甚至有段时期要借美国的势力推翻自己的政府,这与乌克兰今天的行为有区别么?我一直对这样的人说:民主是有方向的,美国的民主只对他自己,他对别人只有专制!你喜欢他,学习他,接受他,不等于他就要回过头来对你民主;相反的,专制也是有方向的,法制是必须的,没有法制就没有民主。这些道理对于梦想主义者是听不进去的。我国的确是一党专政,一党随之带来无法解决的腐败问题,精英党团队的衰败问题,这些是表露在外的;反之,我国的精英能集中起来为一个党所用,辅助同一个领袖,这是奥巴马不能奢望的,普京也不行,谁让他搞多党制,奥巴马和普京的个人能力无法对抗一个全国精英团队;而我国的风险我认为不在于这个精英团队有多腐化,而在于我们是否能保持领袖选举的科学性,党内民主性,保证我们的领袖具有足够的道德和智慧!而腐化则是第二大问题。

只要杜绝的这两个问题,中国就能借助自己的文明、民族的力量实现世界的一极,长久骄傲的生存下去,这就是中国的优势。

所以,我不担心台湾、香港有人搞独立。台湾学生是学古文的,写繁体字的;而香港的主流是爱国爱民族的!

我反对有人说,我们现在没有信仰,同时还要贬低儒学。我们有足够的文化信仰,儒学、道学、佛学,甚至儒道佛合一。只是那些宣扬无信仰的人没去学,几千年的文化不去传承!的确,所有信仰都有说教般的刻薄和自圆其说(包括基督教),但是崇尚善良的一面是主体,是我们的文化之所以能够传播的根本。有人诋毁自己的文化,这与拔民族根基是一样的。儒道佛的智慧通过时间的磨砺融合到我们每个人的思想中,这种智慧是可以积累精炼和提高的,我们如果这样做,我们的文明就会强大,我们的国家才会带来复兴!

本文内容于 2014/3/17 18:55:01 被ariju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