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京报讯 马方昨日表示已经开始调查所有机组人员、乘客和飞机起飞前检修的技术人员,此外,MH370正副机长并未要求一同执飞。马航CEO称,飞机最后信号可能发自航班降落后,但目前仍并无组织宣布对此负责。昨日下午,马方发布会透露了上述信息。

飞机最后信号或发自降落后

在昨日马方的新闻发布会上,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兼代理交通部长希沙姆丁表示,目前马方已经开始对所有机组成员、乘客和飞机起飞前检修的技术人员进行调查。马航CEO称,飞机最后信号可能发自航班降落后,但目前仍无组织宣布对此负责。

另外在发布会结束之前,马来西亚民航局总监拿督阿兹哈鲁丁也表示,目前尚不能确认飞机最后一次与卫星联络时飞机的位置,但当卫星接收到信号时,“飞机已经着陆也是有可能的”。

但对于飞机备降的可能性,他表示,适合备降的场地主要出现在北线的国家和地区,目前正在逐一进行排查,而南线的一些岛国也有适合备降的场地,但除此以外,“大多数地区为深海”。

调查人员“重飞”失联客机航线

据中新网转述法新社报道,马来西亚军方一位高官昨日表示,负责调查马航失联客机的人员此前驾驶一架飞行模拟器,重飞了一遍根据军事雷达监测到的客机航线。包括可能是为躲避雷达采取的曲折路线,以“案件重演”的方式确认失联客机可能飞往的两个方向。

马航MH370客机失联已经第九天,此前,主要搜寻力量集中在我国南海海域。依据马方宣布,目前国际搜救力量将转向跨越孟加拉湾,并延伸到印度洋南部的两个新搜索区域,新搜索地区的范围要比此前未有相关发现的南海和泰国湾大许多。

焦点

失联航班燃油可飞行8小时

马来西亚民航局总监拿督阿兹哈鲁丁表示,失联航班上的燃油可以支持飞行7.5或8小时,且此次飞行并未携带附加燃料。但“一般情况”下,飞机上的贮备燃油能够支持飞机进行45分钟至1小时的额外飞行。

阿兹哈鲁丁介绍称,目前马方和专家已经拥有飞机高度信息。在飞行过程中,飞机高度出现大幅变化,目前正在与专家们确认这一情况。

马拒评论失联为9·11式袭击

对于失联飞机的调查是否存在劫机、破坏、恐怖袭击的可能,马来西亚皇家警察总长丹斯里卡立表示,目前没有任何组织提出任何要求,因此难以确定是否涉及恐怖主义,尚未找到有特定一两个人有相关动机的信息,也没有任何人和组织与政府联络并提出要求,目前正在等待更多信息以便弄清楚MH370航班上哪位乘客可能精通飞行技术。

但同时,希沙姆丁拒绝就航班失联是否是“9·11”式的恐怖袭击进行评论,他说,内部安全预警信息运转很好,未发现飞机朝城市等陆地目标行进。

对话

“马方未及时分享信息致搜救乱象”

马来西亚反对派领袖表示,马航事件暴露马来安保系统严重失调

有消息称失联航班机长扎哈里是马来西亚反对党党员,在起飞几小时前他曾参加了反对党领导人的司法听证会,暗示他有可能对听证会结果不满而制造了马航绑架事件。昨日,该党否认了先前英国媒体关于他是一名“政治狂热分子”。马来西亚反对派领袖,人民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Tian Chua)接受新京报专访时表示,失联事件和其后的危机处理暴露出马来整个安保系统严重失调。

新京报:您如何评价对于此次马来政府在此次客机事故中的应对?

蔡添强:事件暴露出马来西亚整个安保系统严重失调。马来政府在整个危机处理中没有采取积极的措施。很多资料都没有第一时间告知公众。也不和国际社会进行良好的分享,造成调查工作和搜救工作出现了很多乱象。

新京报:最新消息称失联航班最后一次联系的时间是8时11分,而马来政府为何这么长时间才公布?

蔡添强:马方有足够的资料证明航班并不在南海,却用近一周的时间让各方在南海花费大量精力寻找。一直到西方媒体公布之后,马方政府才承认事实,我们怀疑是否有政府不愿公开。

马来不愿分享的资料,可能是怕公布之后会让马来人民和国际社会对政府产生质疑。比如护照的事件,马来的官员发布的数据自相矛盾。显示出马来西亚的护照检验系统和整个关卡或可能存在贪污、资料不齐全等问题。

另外有可能是马来的雷达和整个侦察系统也不齐全,马军(微博)方担心公布后会对国家安全产生影响。

新京报:整个事件过程中都是执政党在应对,作为反对党,在整个事件是否有作出相应措施?

蔡添强:我们在事件之间中进行祈祷,希望人们平安,另外我们不断地敦促政府,并对他们不负责的言论进行批评。作为反对党要持续地监察政府,希望政府应对危机的能力加以改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