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4)

1月初,英军退守流贯雪兰莪(Selangor)州的斯林河(SlimRiver)和靠近吉隆坡(KualaLumpur)的一些南方机场。但是,在7-8日夜间,一群日本坦克就冲破了这条组织欠佳的防线,飞速赶去夺取离前线约二十英里的公路桥。斯林河北的英军被切断后路,大约损失了四千人和他们的装备——日军付出的代价只是六辆坦克和少量步兵。第十一印度师被打垮了。这场灾难造成英军提早放弃马来亚中部地区;英军原来打算久守柔佛(Johore)州北部,俾使足够的援军从中东经海路调到新加坡,现在也难以实现了。 在发生这场灾难的同一天,韦维尔将军前往爪哇就任美英荷澳(ABDA)四国联军统帅部最高司令这个新的临时职位途中,到达新加坡。当时远东司令部已被撤消,波纳尔调任联军统帅部参谋长。韦维尔决定现在要以柔佛州为防守基地,精锐部队和援军都要保留在那里。这无异是说要更快后撤,而不是照珀西瓦尔将军计划的那样逐步撤退。1月11日放弃吉隆坡,13日(而不是24日)放弃淡边(Tampin)的咽喉阵地。这样,日军就进入柔佛州的较好公路网,也就能同时使用两个师,而不是相继投入战斗——从而澳军坚守金马士(Gemas)的计划终于落空。所以,英军撤出柔佛州甚至比原来的计划还要快。 与此同时,英军也在东海岸撤退,1月6日终于放弃关丹及其机场;兴楼受到海上来的威胁之后,也在21日放弃;到30日,“东路军”和“西路军”都退到马来半岛南端。第二天晚上,后卫部队渡过海峡,进入新加坡岛。日本陆军航空部队的战斗力不及海军航空兵,在阻挠英军退却上没有起什么作用,只是在轰炸机场时显出战斗力而已。 就这样,日军在五十四天内攻下了马来亚。伤亡总数只有四千六百人左右——而英军则损失约二万五千人(主要是战俘)和大量装备。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4)

等到1942年2月8日星期日晚,日本侵略军的两个先头师,从五百英里长的马来半岛长驱南下,渡过大陆和新加坡岛之间的狭窄海峡。海峡共长三十英里,日军横渡的地方是在其中八英里长的一段,其宽度不到一英里。防守这段海峡的是第二十二澳大利亚旅的三个营。

而等到2月15日新加坡就陷落了。仅仅一个月之前,丘吉尔告诉美国人,这座岛屿堡垒可以经受住六个月的包围。可是,只包围了两个星期,它就陷落了。

“我们的任务是守住这座堡垒,直到援军到来,而援军肯定会到来的。”1月31日,当最后一批士兵跨过海峡堤道向新加坡撤退的时候,帕西瓦尔将军在激励士气的每日命令中发出这样的号召。在后来的一个星期中,被炸开的海峡堤道南面十四英里的新加坡城遭到频繁的空袭,日军为了造成假象,用这种方式显示这座城已被包围,而且肯定会被攻下。混浊的柔佛海峡岸旁,是一片长满热带植物的沼泽地,英国、澳大利亚和印度军队正在沿岸拼命加固战前的军事计划人员忽视了的防御工事。 英军撤退的时候绝不该忘了拆毁绿色琉璃瓦盖顶的富丽堂皇的柔佛苏丹宫城楼上竖起的那座高高的了望塔,现在,山下奉文将军和他的参谋人员站在这座了望塔上,从风景窗口用高倍野战望远镜窥视海峡对岸。高高的地势使他们可以将大炮对准目标,与此同时,三百艘可折叠的强击艇已运到前沿,隐藏在密林里。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4) 当日本人注视着英军同仇敌忾加紧建造战术据点和炮兵阵地的时候,他们实际上把他们所面临的海峡对岸的守军人数低估了将近百分之六十。然而,帕西瓦尔将军虽然拥有八万五千兵力固守阵地以击退敌人的进攻,他却犯了和麦克阿瑟将军同样的错误:他把他的全部力量集中在海峡岸边。他不听韦维尔将军的劝告,调来英国第十八师的部队,部署在海峡堤道东北面的开阔地上,他认为敌人最有可能向那儿发起强攻,西北海岸交给戈登·贝内特的澳大利亚军队防守,为了建立一道防线,他们正在长满浓密的热带植物的沼泽地里滚爬着。丛林阻挡了射界,妨碍了各战术据点之间的交通。

由于深信帕西瓦尔有足够的军队和军需品来抵抗迫在眉睫的日军的进攻,总督申顿·托马斯爵士宣布新加坡将要书写“帝国历史上光辉的一页”。

平民仍然在阻碍战备活动,他们坚决要求军队出具“主管当局”允许在高尔大球场上挖壕或砍伐棕搁树的书面许可书。只有当章宜海军基地里代价高昂的新建设施开始用炸药炸掉的时候,人们才认识到所临危险的程度。华商立即停止向欧洲顾客赊销货物,愈来愈烈的空袭引起了无法控制的火灾。由于没有防空洞,伤亡是惨重的。城外的沟渠成了扒满苍蝇的尸体的墓穴,衣杉滥褛、醉醺醺的逃兵在街上逛荡,洗劫炸塌的房屋,眼看就要成为难民的队伍在码头排成了长蛇阵。只剩下少数几架“水牛式”战斗机,皇家空军司令部要留着它们击退即将到来的进攻。所以,当“亚洲特快号”轮船在2月5日穿越海峡,遭到轰炸并被击沉的时候,没有飞机替它护航。“新加坡在燃烧,在破碎,”一位目击者说:“它好象是一座被丢弃的城市,数以千计的毫无斗志的士兵聚集在空旷的海滨、拉弗尔斯垦地和其他开阔地,他们在日本轰炸机机枪的扫射下成批地死去。”

这一切都要归咎于英国政府对东南亚地区的漠视。就拿飞机来说,在1941年间英国大部分现代战斗机,除了英国本土防空所需以外,都派去支援地中海地区那几次失败的进攻战。在那一年的下半年,大约有六百架派往俄国。而马来亚地区几乎一架也没有得到。远程轰炸机也没有一架派到马来亚,但有好几百架用来夜袭德国,在战争的那个阶段,这摆明是白费力气。对马来亚防务的需要显然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4) 丘吉尔本人在大战回忆录中解开了这个谜。5月初,帝国总参谋长约翰·迪尔爵士向首相提出一份文件;在文件中,他反对不顾英国本土和新加坡的安危,继续增强北非的突击部队。 失掉埃及固然是一场灾难,但是我认为可能性不大。……只有英国本土遭到入侵,我们才会最后失败。因此,至关紧要的是联合王国,而不是埃及;联合王国的防务必须占首要地位。埃及甚至轮不到第二位,因为我们的战略有一个公认的原则,即,归根结蒂,守卫新加坡应当放在埃及之前。但是,新加坡的防务仍然远远不够标准。 当然打仗总要冒险,但必须是权衡过得失的冒险。我们切不可犯削弱防卫要地的错误。[注: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3卷,875页。] 这个文件使丘吉尔很不高兴,因为他打算向隆美尔采取攻势,并梦想早日在北非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是这份文件的观点恰恰相反。“照此办理,可能要完全转攻为守。……一点掌握不了局势,整个陷于被动。”他在一份严厉的复文中说: 我猜想你不愿失掉新加坡,而是准备眼看着埃及和尼罗河流域失陷,包括我们在那里集结的五十万陆军投降或毁灭。我不同意这一见解,我也不认为新加坡会失陷……万一日本参战,美国十之八九会站到我们这边来;无论如何,日本不大可能在一开始就包围新加坡,因为这样作战就比在东方贸易航线上展开巡洋舰和战列巡洋舰带给它的危险要多得多,而带给我们的损害却少得多。[注: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3卷,376页。]

二战日军横扫东南亚(4) 显而易见,丘吉尔在盛怒之下,歪曲了帝国总参谋长的论点。这不是削弱防卫埃及的问题,而仅仅是推迟进攻罢了。发动这场攻势是丘吉尔心向往之,并且寄以奢望的。结果,6月间在北非发动的攻势却惨遭失败;11月间重新进攻,虽有大量额外增援,但仍然未定胜负。丘吉尔对迪尔陆军元帅的答复,也清楚说明他极端错误地估计了新加坡的危险。奇怪的是,他后来回顾时,竟然这样说道: 我见过的历届内阁,竟然为专家权威的非常庄严的声明而诚惶诚恐,可是,我却毫不困难就说服我的同僚;海空两军首脑当然也是支持我的。因此,我的意见占了上风;对中东的源源增援始终不衰。[注: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第3卷,377页。] 7月,罗斯福总统派了私人顾问哈里·霍普金斯(HarryHopkins)去伦敦传达他对这个政策是否英明表示担心,并已提出警告,说在中东“花力太多”会给其他地方带来风险。美国陆海两军的专家都赞同这个警告,并表示应优先考虑新加坡,其次才轮到埃及。(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