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中国战机先学当步兵:百名学员-35℃雪野赤膊

开中国战机先学当步兵:百名学员-35℃雪野赤膊

开中国战机先学当步兵:百名学员-35℃雪野赤膊

100余名飞行学员冲入雪野

“没想到,飞行员这次扎扎实实当了一次步兵!”三九第二天,距离沈空某飞行学院60公里外的密林深处,一群新飞行学员行进在茫茫雪野,广东籍学员谢海军边走边嘀咕。温度计显示,当日气温-35℃。

“翅膀想长硬,先练铁脚板!”学员旅旅长张宗刚说,未来空战紧张、激烈、残酷,飞行员作为空军战斗力的“刀尖”,必须具有过硬的战斗精神,必须能够适应各种艰苦恶劣的环境和条件,在起步阶段就应当多受磨练。因此,学院连续4年组织新飞行学员进行冬季野营强化训练。

山野间,耐寒训练开始了,学员们赤裸着上身在冰天雪地中摸爬滚打。西北风卷着雪碴,像鞭子一样打在他们身体上,学员们牙齿咬得咯咯直响,鼻子、耳朵冻得几乎失去了知觉。

“往身上搓雪!”教官的命令,更是让学员们吃了一惊。看着地上厚厚的白雪,从小在亚热带长大的谢海军捧起一把,却怎么也下不去手。“不想被冻伤,就用力地搓下去!”耳边响起教官的催促。谢海军一闭眼、一咬牙,将一团雪狠狠地擦在身上。顿时,雪地里雪花飞溅,一片充满血性的叫喊声响彻山谷。

“连续4年的野营强化训练,课目不断地在调整,但是耐寒训练一直被保留下来。除了锻炼意志品质,这种训练对于飞行员也有实际意义。万米高空,座舱一旦失去密封,转眼间温度就会降到零下30多摄氏度;飞行员在空战中一旦跳伞在严寒地区,也需要耐得住寒冷考验。”教官甄鹏对笔者说。

队伍继续前进,考验在继续。大雪没膝,让崎岖的山路更加难走。不一会儿,学员们就开始流汗、大口地喘气,两条腿沉得像是灌了铅。学员王斌前一天训练时不小心崴伤了脚踝,走路一瘸一拐。“受伤就别挺着了,不丢人。”同学们都劝他,王斌摇头说:“我现在感觉还行,实在挺不住再上车。”话是这么说,救护车就跟着他,整整一天王斌都没上去。

在雪地匍匐训练中,学员刘抗碰伤了手指,红肿得厉害,只能翘着。刘抗还开玩笑说:“这是提醒我要拿第一!”学员孔繁辉在模拟林间作战中,趴在雪中伪装潜伏近半个小时,一动未动。

让学员们痛并快乐着的是野外生存训练。搭帐篷、捕猎物、埋锅做饭……笔者看到,学员们为如何填饱肚子各展其能,有的用铁锹煎鸡蛋,有的用火烤生食,有的用钢盔煮粥,还有的干脆吃压缩干粮,一口干粮一口雪……

“刚出巢的小鹰会被鹰妈妈用爪子抓、用嘴咬,把小鹰逼到无路可退的悬崖边上,开始它有生以来的第一次飞翔。”

“作为万里挑一的天之骄子,飞行学员应该有豪气、有胆气、有霸气,但绝不能有娇气。”

行军宿营,学员们在笔记本上记下这些训练感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