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篇文章是转自凤凰军事论坛,因作者的视角独特、目光深远、分析到位,在当今社会对日一片喊打喊杀、群情激奋、火上浇油的鸡冻时刻,就觉得有必要、有责任传达正能量,舆论导向也应该回到理性、务实、长远中来。------------------“中日外交对抗全面升级,两国的矛盾似已不可调和。今年又迎来1894年中国在对日海战惨败120年后的又一甲午年,这会在中日两国社会都产生一定心理暗示。今年的中日较量,像是某种轮回。

中国人是有一定“甲午情结”的,它大致包含三层元素。一是对120年前黄海海战惨败的复仇心态。从那时以来,中国被日本欺负了整整半个世纪,中国人一直没有过依靠自己力量完败日本的心理满足,二战后中国的对日心理并未翻身。我们的对日自信来自于近年经济总量对它的超越,但由于超越的时间太短,中日两国的心理都未完成转折性过渡,形成新的稳定。

二是一种担心:或许会发生新的甲午战争。中国是核大国,总军力超过日本,但海空军的情况到底如何,公众心里并没有底。加之人们都知道日本的身后站着美国,中日交战美国可能卷入,一些人担心一旦中日打响,中国可能掉入历史宿命,重蹈中断现代化进程的覆辙。

三是把中日关系的敌我性质简单化,认为它由历史和地缘环境注定,即使改变一时,也持久不了。

应当说,中日两国面临大的历史变动,都有困惑,两国社会各自不断在自信和自卑之间摇摆。中日两国斗,首先比两国谁把自己和对方看得更准,不被民族情绪左右。

不管日本人怎么想,中国人应清楚,中国的力量增长是亚太地缘政治发生内在变化的最大动力。中国过去是世界政治舞台上的“群众演员”,冷战时期我们成了“配角”,今天进一步成为“主角”之一。日本则是反着来的,它曾是“主角”之一,现在已经退为“配角”,它在担心属于自己的台词越来越少。

对快速成长的中国来说,成长本身就是威慑力,它能碾碎很多外部为阻止我们而跃跃欲试的野心,最终迫使日本习惯于在中国面前回归其在亚洲“二流国家”的本位。为了成长,中国需要经营全球战略,对日斗争应当是操稳全球战略的关键环节,我们需追求它对提升中国全球竞争力和影响力的最佳效果,而不能沉溺于它将在多大程度上满足我们的“甲午情结”。

中国用不着通过在一场军事摩擦中占上风,或者通过一时一事的胜利来扳回对日本的心理强势。我们已经把日本从亚洲第一强国的位置上推了下去,事实上,颓势已经固化的日本每天都在中国旺盛的涨势前经受折磨,中国何须一场大吃大喝的庆功宴呢?

中日应避免军事摩擦,但无论它发不发生,我们都应以平常心对待。中国崛起已成世界大势,全球利益的不断调试实际在强化这一惯性,它不是东海一个操作级别的摩擦就能轻易打破的。中国也许不会是从此跟战事毫无瓜葛的国家,但中国的实力同我们的威慑力相加,使我们对控制中日军事摩擦的烈度和性质拥有了主动权。

日本总体上是非常敬畏力量的国家,看看它对美国的“保护”是多么驯服,我们就清楚了。它目前右倾化,同中国对抗,大多来自对被中国超越的极度不适应。它为了心理发作,在改变自己上世纪80年代开放的对华战略,转向与中国死拼。我们应把这个情绪化的国家当成警示自己的一面镜子。

中国人不必为新的甲午年踌躇满志,也用不着因为它忧心忡忡。我们需要专注于改革和对外开放,顺便处理日本的麻烦。对迅速成为一支全球战略性力量的中国来说,日本真的就值这么多。 ”

本文内容于 2014/1/15 16:24:19 被小编a4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