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去年底开始,解放军驻港部队频频遭遇港独分子袭扰,处于“隐形”状态的部队由此走上公众视野。《南方周末》昨日刊发报道,揭开驻港部队的神秘面纱。[/b]

以下为报道全文:[/b]

除了驻港部队的开放日,驻港军营似乎与世隔绝。但“爱香港”一直是驻港部队耳熟能详的口号。

解放军驻港部队中环军营也许是世界上地价最贵的军营——置身香港中环,面朝维多利亚港,与中银大厦、汇丰银行,还有李嘉诚的长江实业集团为邻,只有墙头向外弯曲的尖利铁钩,与地面上醒目的黄色禁区线把它与周边环境区分开来。

近日,禁区线却被人屡屡冲过。

2014年1月1日,国务院港澳办发言人表示,对香港个别人到驻港部队营区门外进行滋扰,并擅自闯入中环军营的行为,中央政府“严重关注”。《大公报》评论称,回归十六年半,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事务采用“严重关注”四个字,从未有过。

驻港女兵5年只上过一次街 被叫成隐形部队

驻港部队中环军营,原驻港英军的总部,名为威尔士亲王大厦

谨言慎行[/b]

试探,试探,多次在自由港的驻港部队门前轮番上演……

驻港部队法律处的资料显示,2003年3月17日,中环大门岗一位外籍人士要求见连队干部,由值勤的副连长汪卫华负责接待。

该外籍人士递上一张名片,邀请他有空出去喝咖啡、吃饭,当即被拒绝。第二天,这位外籍人士又来到中环营门,送来了一叠内容敏感的杂志给哨兵,被退回。第三天,这位外籍人士又一次来到中环营门,向哨兵提出,要买驻军的一面军旗,并掏出一叠美元,再次被拒。最后,该外籍人士声称是《南华早报》记者,前面的做法是为了试探驻军的作风。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南华早报》确认,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南华早报》的官方回复。

香港条法众多,媒体发达,驻港部队备受关注,往往更谨言慎行。怎样融入香港这个法治社会,成为头等大事。驻港部队法律处及其下设的新闻发言办公室,都是全军军级单位中独有的部门。

在内地部队的军营门口,双黄线是营区警戒线,香港驻军的营区门口却没有设置。早有人提出,在驻军中环军营门口设置双黄线作为警戒线,一旦有人未经许可进入警戒线内,哨兵就可以采取措施予以制止。但经过驻军法律部门论证,军营范围是以围墙为界,围墙以外的地域为特区政府的公用土地,在公用土地上设置警戒线,于法无据。最终,这个设置在香港被取消了。

驻港部队军营的每个清晨,既没有起床号,也没有哨声,除了值班干部发出的指挥口令外,部队几乎不喊口号,以免影响市民日常生活。为减少飞行噪音对市民的干扰,驻港空军部队则将训练时的飞行高度提高了150米。

驻港部队进港前,香港媒体曾做过调查,让市民选出驻港解放军的总部位置,结果80%以上的人认为应当在“新界”。当时驻港英军的总部在香港的中心地带——中环,而“新界”,属于香港的边缘地带,丘陵起伏,紧邻深圳南部。

“这说明当时香港市民对解放军驻港部队抱有相当程度的不信任感。香港市民毕竟与祖国分离了150多年,相互之间缺乏认识和了解。”驻港部队前司令员张仕波说。

到2007年,驻港部队正式进驻十周年,香港大学民意研究数据显示,近六成受访港人对驻港部队表示满意,而表示不满的人只有不到3%。与之相较的是,驻港部队甫入港时,仅有三成多的满意率净值。

驻港女兵5年只上过一次街 被叫成隐形部队

驻港部队开放日

“隐形部队”[/b]

2013年11月16日,香港大学学生解天参加了驻港部队的开放日。他记得,在丘陵间的一处军营,“爱香港”是士兵们耳熟能详的口号。一进营门,他仿佛回到内地,偌大的营区,响起了内地学生熟悉的军乐。

简单的参访程序中,不少媒体跟随,还有不少香港本地媒体试图在军营门口捕捉解放军的信息。

相比英军在港期间各类新闻中的大量曝光,“解放军驻港部队几乎是隐形的。”许骥说。

“在一个高度开放性的社会里,我们实施的是封闭式的管理,得了一个绰号‘隐形部队’。”曾任驻港部队步兵旅旅长的张杰说。

解天接触到一个来自山东潍坊的90后女通信兵。这名女兵在香港五年,只上过一次街,就是得到批准去尖沙咀买衣服。[/b]

由于全封闭式管理,普通香港市民几乎不会接触到驻港部队官兵,普通士兵要出入军营,也需严格审批。

据统计,1997年7月至1999年间,由于新鲜感强,香港媒体高度关注驻军,月平均报道在50篇以上。到了2008年至2012年,港媒对驻军的月平均报道降到20篇左右。前述媒体人表示,解放军没有什么负面新闻,因为几乎没有关于他们的新闻,街头也不太可能看到解放军。

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研究经理Winnie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即便经过十数年的统计,仍有35.8%的受访港人在遇到评价驻港解放军问题时选择“我不知道”或者“很难说”。

但在一个开放社会里,隐秘往往带来想象。

当地媒体曾报道,2012年6月15日午夜,解放军秘密从惠州调动装甲车进入香港,车队分别在香港新界和九龙闹市出现。随即有香港人在社交网站上发图,猜测说调动军队是为了“维稳”。直到时任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少光出来澄清,这只是驻港部队几个月一次的正常调动,舆论才平息。

2012年,时任驻香港部队政委王增钵在讲话中说,驻港部队先后23次组织营区开放,香港市民46.9万余人次入营参观;12次参加“香港植树日”活动,11000余名官兵植树5万余株;14次参加香港红十字会组织的无偿献血活动,共献血约250万毫升。

仍有市民主动向驻军领导写信建议,“多让官兵出来走走,多见识一下香港”。

驻港女兵5年只上过一次街 被叫成隐形部队

驻港女兵(资料图)

难以幸免的“被游行”[/b]

2014年1月5日上午,形若倒置白色酒瓶的解放军驻港部队大厦已被绿纱网裹住,军营里隆隆的装修声融在周围繁华的车流中。

曾经的英军威尔士亲王大厦,如今的解放军驻港部队总部,仍以其独特造型静伫于香港的心脏。

南方周末记者成为此时唯一的路人。紧邻的香港政府总部内,每个安保人员都透过铁栅栏关注着路面。驻港部队总部大门前,栅门半开,三名卫兵也谨慎观察着行人。20分钟内,只有一部车辆驶入。

这里大多数时候如现在般冷清。军营大门成为部队与香港社会接触的窗口,它是媒体的猎场,是军营开放日的入口,也是各色团体游行的聚集地。

香港相对宽松的言论环境中,非理性的抗议也层出不穷。

时事评论员刘和平认为,香港市民普遍反感这种非理性行为。这次几个激进人员冲击驻港部队军营,只是边缘势力的一次极端行动,但如何化解,将考验各方的政治智慧。

香港前保安局局长、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表示,驻港解放军严守纪律,全心全意保护香港,不应受到挑衅。

香港一名行政会议成员在香港电台二台节目中曾表示,近年香港社会趋向激进的方式表达意见,令人担心。他说,回归后港人治港,需要一个学习的阶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