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报》今日发表文章,称中国今年举行第三届全军“金头盔”比赛,装备歼-11战机的沈空部队成为最大赢家,拿下三个“优胜单位”,4名飞行员摘得“金头盔”

全军第三届“金头盔”飞行员比武比出的“四个问” 中国空军在成长

中国空军的最高荣誉“金头盔”

据报道,2011年起,中国空军首次组织来自全军各单位的100多名飞行员,角逐“金头盔”大赛。比赛中组织百余架不同型号的三代机,不设置高度差,进行近似实战条件的空战演练,胜利者获得“金头盔”,每届“金头盔”比赛产生10名“金头盔”飞行员,这是中国空军飞行员的最高荣誉。

全军第三届“金头盔”飞行员比武比出的“四个问” 中国空军在成长

第三届“金头盔”获得者:宋辉

“金头盔”空战比武规则严密公正。对抗,在同型机间展开。对手,战前抽签确定。分淘汰赛和循环赛,每仗互换位置各交战2次,决不一仗定乾坤。分数,首发命中得4分,双方同时击中得2分、一方击中得1分。名次,累加每仗总得分由高到低排列。最重要的是,“金头盔”奖比赛中首次取消高度差,这在空军训练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

全军第三届“金头盔”飞行员比武比出的“四个问” 中国空军在成长

第三届“金头盔”获得者:李勇

以下为《解放军报》文章:

金头盔

——中国尖子飞行员的“LOGO”

“金头盔”,空军在每年一度的歼击航空兵自由空战对抗比武中授予飞行员的最高荣誉,因奖品为金色头盔得名。

2011年底,空军组织100余名新型战机尖子飞行员首次开展同型机间的空战比武。经过激烈角逐,10名飞行员获得空战能手(机组)“金头盔”奖。每名获奖者都获得了与战斗机飞行员头盔同比例的金色头盔。

在空军部队,“金头盔”象征着荣誉、责任、实力。“金头盔”奖的诞生,激发了空军飞行员爱军精武的使命感和崇尚荣誉的自豪感。

如今,争夺“金头盔”之战,已成为空军部队推动强军目标进岗位进实践的强劲抓手,更是引领飞行员创新训练理念、提高实战化训练水平的“加速器”和“孵化器”。

观战四问

——观察“金头盔”的四个视角

2013年,空军第三届歼击航空兵部队空战对抗竞赛性考核落幕。至此,空军已连续3年组织“金头盔”比武考核,共有30名飞行员荣膺“金头盔”,评出11个“优胜单位”和一批“空战优秀飞行员”“地面优秀引导员”。

有关专家认为,“金头盔”争夺战,是空军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的一次颇具特色的深入实践。观察三届“金头盔”之战,从超视距打击到近距格斗、从全程电子对抗到实时数字评估、从同型机比拼到异型机对决,给我们带来许多深层次思考和启示。

一问:“王牌”劲旅为何折翼

说起3年前首届空战比武竞赛,沈空某团团长顾盛东记忆犹新。

他所在的这支曾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创造多项空战纪录的“王牌”劲旅,也是空军较早装备某新型战机的部队,历史光荣,武器精良,原本志在必得。

然而,对抗打响,飞行员们几乎均被对手“猎杀”。

59∶166!大比分的惨败昭示一个飞行员们不得不面对的事实:骄兵必败。一味沉浸在历史光环中,满足于平台先进,平时训练一厢情愿,对以强取胜的战法研究多、以弱制敌的预想准备少,败得一点也不冤!

时隔3年,这一幕在第三届“金头盔”比武中,被航空兵某团重演——这是空军较早装备某国产新型战机的部队,体系对抗、实弹打靶、高原驻训等一系列重大任务,他们一路凯歌高奏。在首届比武中,曾夺得“优胜单位”和3顶“金头盔”。然而,时隔两年,却首轮被淘汰出局。

昔日的“王牌”劲旅,何以落马?“眼界的狭隘,是最大的落后!”广空某团团长吕广坤认为:“高飞远航之人,不能沦为坐井观天的青蛙!”

面对挫折,不少飞行员幡然醒悟:转变战斗力生成模式,不是那么好转的。对于信息化条件下的空战,我们还处在“滚石上山、负重攀爬”的阶段。首次参赛败北的沈空某团,回营后痛定思痛,大兴学习信息知识、掌握信息技能、研习信息作战之风,第二年就打了翻身仗。第三届比武,他们一举拿下3个“优胜单位”,4名飞行员摘得“金头盔”。

二问:“老鹰”为何败给“雏鹰”

以前记者采访飞行员,大都习惯问“你飞行了多少小时”。言外之意,飞行时间多飞行员的本事就大。然而,“金头盔”比武颠覆了这个逻辑。

侯庆龙,1987年出生的沈空某基地飞行员,是第三届比武最年轻的选手。他在新型战机上的飞行时间仅几百小时,面对飞行时间2000多小时的“老鹰级”对手,他最终以20∶13的优势获胜。

“后生可畏啊!”对手惊讶不已:只飞了几百小时的“雏鹰”,身手如此老练,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平时练得够狠!

“没错!”第三届比武竞赛最年轻的“金头盔”得主、广空某团飞行大队大队长宋辉在此次比武中,力挫多名飞行时间高于自己数百小时的“老鹰”,一举夺魁。他的感言是:“平时多走险道,战时才有坦途。”

“一名飞行员每年光自由对抗空战就飞近百架次,而且紧贴大纲上限专练精练实属罕见。”谈起该团的制胜之道,空军军训部副部长张占礼说,3年前,自由对抗空战训练起步时,很多单位曾担心出事故不敢飞。3年过去,事实证明:越是缩手缩脚,越是名落孙山;越早脱毛换羽,越早脱颖而出。

兰空某团团长汤应坤也回忆说,去年比武时,我们刚刚改装新型战机,本来不在考核之列,但我们主动请缨参战,虽然成绩垫底,却找准了差距。经过一年苦练,今年比武中我们跃居总成绩第二!

从检验性考核到竞赛性比武、从较早下达比武任务到临机通知考核时间、从武器装备自带自用到统一验收保管临时分发、从“背靠背”对抗到“面对面”互评自评……3年来,考核越来越贴近实战,“金头盔”的含金量也越来越高。据统计,本届比武初次参加竞赛的人员达到60%,一大批“80后”选手脱颖而出。

全军第三届“金头盔”飞行员比武比出的“四个问” 中国空军在成长

2012年,空军某飞行团大队长蒋佳冀陈伟第一位两次戴上“金头盔”的飞行员

三问:飞行员在“算计”什么

去年比武前夕,记者发现,空军某飞行试训基地某团十几位参赛选手,没有像往年那样围坐一起,翻阅战法“大部头”,而是人人对照一张记录着数据和方程式的表格,针对对手的装备特点和武器性能,一笔笔在计算着什么。

团长于和杰说:别小看这张表格,里面蕴含着杀机——

对手逼近,机载设备告警,就在对手准备进攻的千钧一发之际,他们施放电磁干扰,全身而退;回旋反击,雷达扫描截获,在对手发现并且将要摆脱的瞬间,他们果断发射导弹,精准命中目标……

这些精彩战例,都离不开飞行员们事先对这张表格的深入研究和对空战数据的精确研判。“同样的数据,蕴含不同的门道。如果人家能举一反三,你却只能举一反二,那么没有上天就胜负已决。”连续两届以微弱差距败于该团的广空某团团长田鲲鹏感叹道:如今空战对抗高手对决,善变为王。

说起“以变应变”,田团长坦言:“于团长是我的老对手,第一届输给他们,不服,回去把他们研究透了,想着来年翻盘,没想到又输了。”

“为什么每次交手你们总有新战法?”田团长曾忍不住问于团长:“说实话,你们是不是留了一手啊?”对此,于团长的答复是:“如果真留了一手,那就是一句话:研究,研究,再研究!”

打仗,不进步就挨打,进步慢了,也挨打。“用上一届的战法打下一届的对手,赢的几率很小。”蝉联两届“金头盔”的成空某团参谋长蒋佳冀对此深有感慨。同样,沈空某师3个团此番考核全部胜出,既没有套用上一届的成功之法,也没有照搬别人的现成经验,而是“把战法变成算法、把战术变成算术”,把握对抗精髓出奇制胜,尽管两个团首次参战,依然拔得头筹。

四问:高手“对决”到底比什么

放眼空军,“金头盔”比武掀起的“头脑风暴”越刮越烈——

“飞行员在空中对抗,实际上是团队整体实力的较量!”曾在首届空战比武中失利的沈空某团副团长程远森回顾说,当年我们的教训,就是把对抗单纯理解为空中格斗,对信息先导、要素集成、装备挖潜等体系力量开发不足。

“高手对决,胜利看似在空中,决战其实在地面。当你深刻了解了对手的装备、思维、习惯和性格,拔剑之时,胜负已见分晓。”首届“金头盔”获得者、南空某团飞行大队大队长颜峰说。

全军第三届“金头盔”飞行员比武比出的“四个问” 中国空军在成长

据报道,今年装备“太行”发动机的国产战机已可以参加无限制空战演练,最大过载可达8G

高手“对决”,到底比什么?评估组专家、空军航空大学教授刘璘认为:在装备性能相当、人员武艺相当的前提下,归根到底比的是战斗素养。

“所谓素养,乃是平素之养。平时是小鸡,打仗绝不可能变成老鹰。”“金头盔的光彩,绝不是一天镀上的。”此次比武互为对手的空军某飞行试训基地飞行大队大队长陈小平和成空某团团长崔浩,感悟不约而同。

“‘金头盔’比武,是增长见识的大课堂、切磋技艺的竞技场、展示风采的大舞台”“争夺‘金头盔’,双方比拼的不光是技术,更是眼界”“‘金头盔’的奥秘,就是实战化训练的真谛”……与前两届采访不同,今年的选手们对“金头盔”的理解更趋理性。

“金头盔”的涵义到底是什么?作为连续3年空战比武考核的组织者,空军军训部原副部长徐敏杰试着阐释了“金头盔”的涵义——

“金头盔”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象征。它象征着扬弃和超越,象征着开放和自信,象征着一支部队能打仗、打胜仗的追求、品质和精气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