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自由主义的自相矛盾和历史性危害

卢泰然

新自由主义是三十年来经济学界的“显学”,在每个混乱或衰败的国家都能看到新自由主义的身影。新自由主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新自由主义的内涵,一言以蔽之就是三张神主牌: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

所谓“市场化”是基于对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崇信,主张把生产要素、产品和服务都交给市场去自发调节。

所谓“自由化”是指反对一切政府干预和宏观调控,主张让市场自由地配置各种资源。

所谓“私有化”是基于公有制天生效率低下的偏见,主张国有企业的私有化以及公共服务的私有化。

新自由主义的这三张牌的实质是什么呢?

第一张牌“市场化”的实质,是对市场的迷信,新自由主义认为市场能够解决所有问题。他们从来不告诉我们这种信心是从哪里来的。他们也从来不去论证自古以来哪种经济是完全市场化运作而能得到好的结果。他们只会提供某段时期内、某个局部的个例,然后就推导出这样全范围的大结论。这些人的逻辑是不是超级强大?

第二张牌“自由化”的实质,是反对政府干预经济活动。我要问新自由主义者几个问题:第一,如果政府干预经济是不好的,是不是意味着经济好坏不是政府的责任?经济情况不好、失业率很高时,老百姓要不要找政府?第二,如果政府不管经济,政府该管什么呢?一个国家需要政府,难道就是为了让他们去管管市容市貌吗?

第三张牌“私有化”的实质是,反对公有制,反对政府拥有企业,也就是反对以全体国民的名义拥有企业。我们知道,某些行业天然垄断特质、某些行业躺着也能赚钱,如果政府不再这些行业控制公有制的企业,那这些钱会被谁赚走呢?谁有这么大的福气,世世代代赚走这些钱,放在腰包里面,再传给子孙后代?

总结一下的话,这三张牌其实就是:权力的资本化,资本的权力化,资本和权力合作联盟一起发财。

在这三张神主牌的后面,藏着同一个逻辑:政府不要干涉市场、政府不要干涉私人活动,因为政府的干涉都是有害的,“政府不能解决问题,政府是问题”。

把政府的因素去除之后,还剩下什么?剩下的就是一个个的企业和一个个的个人。

如果市场上都是他们在博弈的话,谁会赢?谁会得到绝大多数的社会财富?

答案是:大资本家。

反复强调要“重新界定政府的职能”,这实际上是新自由主义“小政府化”的要求,用心极其险恶。

政府如果没用,我们还要政府干什么?

美国金融危机之后,无论是华尔街的金融集团,还是底特律的汽车公司,不还是要政府来救助吗?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不说“政府是个问题”了呢!

新自由主义者其实只是反对政府妨碍他们挣钱,怕政府拦了他们的路。因为政府,无论是威权政府、还是民选政府,总是或多或少要考虑国家利益、老百姓利益的,否则政府就无法生存。

而资本家们则从来不会、也完全没必要考虑国家利益、老百姓利益。所以,资本家才会彻底地唯利是图,同时还担心政府妨碍他们发财,只有踢开政府才能更好更多地赚钱。这就是他们推崇小政府的原因。

其实资本家为了自己的利益,并不完全排斥政府的作用。如果能够通过与政府合作,合作“寻租”发大财,资本家也会毫不犹豫地与政府合作。看看默多克新闻集团多么深地介入英国政治、看看美国军工集团如何影响美国政府,就知道这些大资本家反对的到底是什么、追求的又是什么。

新自由主义还为欧美资本集团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剪羊毛提供了理论武器。

70年代以来,在欧美国家形成与推行“华盛顿共识”,“华盛顿共识”就是以新自由主义为理论基础的,本质上就是国际垄断资本的经济范式和政治纲领。“华盛顿共识”与全球化的结合,就成为欧美资本集团在全球各地剪羊毛的政策工具。

美国资本集团在世界各国剪羊毛的时候,最怕这些国家的政府管制,所以,他们反复用新自由主义来洗脑,让对方解除思想武装,最终解除政策武装。当这些国家的政府无力采取政策管制国家经济、管制经济中的恶意投机后,资本集团就可以如入无人之境地去洗劫。

如果这些国家的政府不就范,CIA就会及时地策动军事政变、策动颜色革命,甚至暗杀不听话的政治人物。反正为了达到“市场化、私有化、自由化”的目标,资本集团不惜采取任何手段践踏人类公认的道义原则和国际关系准则。资本集团赤裸裸地利用国家公器来达到自己发财的目的。

欧美体系对其他国家长期实施技术封锁和贸易保护,这时,他们从来不信奉什么“市场化”、“自由化”,而是赤裸裸地干预技术贸易。本质上,新自由主义只是反对政府干涉资本家自由赚钱而已。

一旦资本家赚不到钱,一旦资本家揭不开锅,他们还是会来找政府帮忙。美国金融危机后,三大汽车公司不是就跑到美国国会借钱吗?华尔街的那些银行、投行不也是找美国政府借钱吗?这时,他们就闭口不提“自由化”了,好像这张神主牌从来就不存在。

普通老百姓是不可能来使用国家公器的,而寡头集团则有这个能力。让大众与资本家进行平等的竞争,后果只能是大众的贫穷,社会更加贫富分化,形成两个壁垒森严的两级社会。新自由主义鼓吹私有化,私有化便宜了谁呢?

对中国来说,要打破世界列强的技术封锁市场封锁资源封锁,最重要的是自己要通过对国内各个行业进行全行业内部的集团化、垄断化资源整合,来彻底打破国内相互分割的各个关联制造业企业间的“自身技术、核心竞争力的封锁”,形成统一强大的竞争力。

未来中国在世界上的竞争力,也需要通过“集团化方式”整合中国核心跨国制造业集团和核心金融集团,一起去打开国际市场,占领国际市场。这都需要政府这只“有形的手”公开或半公开地来组织协调。欧美资本家害怕的就是这个,而我们要干的也是这个,我们做的还很不够,将来还要继续强化这只“有形的手”。

中国也要搞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但绝不是新自由主义所推崇的那种市场化、自由化、私有化。

如何在国内让大众共享财富增加的利益,如何在国际上开创繁荣与和平,这是摆在中国人面前的一个艰巨调整和光荣使命,我们要走我们创造性的道路,而绝不是与新自由主义同流合污,更不是当他们的牺牲品。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