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2月26日上午11点40分左右参拜靖国神社,成为自2006年时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后,首位参拜靖国神社的在任首相。在参拜后回答记者提问时安倍称,这次不仅参拜了靖国神社,同时也参拜了镇灵社,哀悼了在过去战争中牺牲的其他国家的国民,还在神灵前表达了日本不再走上战争道路的决意。

日本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引发的外交后果,安倍不会不知道。中曾根康弘、桥本龙太郎、小泉纯一郎以公职身份参拜靖国神社,都曾引发中日、中韩关系的阶段性紧张。小泉纯一郎6次参拜靖国神社,还使中日关系出现了从政冷经热到政冷经冷的大倒退。安倍在第一任首相任期内没有参拜靖国神社,显然深知这一点。此次,在得偿所愿后,安倍不仅无视外交成本付出,反而强调不针对中韩人民,甚至借机表示希望有机会与中韩国领导人会晤,不免令人感觉错愕。

拿参拜作中日韩外交解冻的时机,安倍不是异想天开,而是另有谋算。其一,是想为参拜靖国神社正名化。安倍在时机和参拜方式的选择上,都透露出煞费苦心的痕迹。时机上,日本政客通常选择与二战战败日相近的秋季例行大祭期间参拜靖国神社,此次安倍参拜,则选择的是春季大祭期间。方式上,安倍同时选择了参拜镇灵社,以此为其参拜靖国神社脱敏。脱敏一旦实现,日本近代侵略扩张史的原罪也将实现部分脱敏,日本的海外之举,也就可以减轻来自东北亚邻居的外来牵制。

其二,是继续为其所谓““以先发制人维持和平的策略”寻找定义。11月以来,通过《特定秘密保护法案》、新的长期《国家安全保障战略》等途径,安倍已经着手为其将日本变成“正常国家”进行内部的制度清障,结合舆论上废弃和平宪法的造势,日本政治生态正在异化。但是,在日本以外,日本仍然面临许多制约。这种制约既来自中韩等国的历史和现实关系,也部分来自美国。解除这些制约,实现所谓“先发制人”的“和平策略”,就必须实行“先发制人”的外交刺激,以此来探求外部的反应有多大。在中国设立东海防空识别区时,日本曾指责“中国想强制改变现状”,事实上,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才是想以先发制人之态,强制改变现状--在这件事上,中韩美具有少见的接近性认识。

其三,是强化建立长期性政权的基础。安倍建政已满一年,通过具有短期效益的“安倍经济学”以及对外强硬姿态,安倍初步摆脱了近年日本短命内阁的宿命,夯实了建立长期政权的基础。2013年,日本内阁成员和国会议员前往靖国神社参拜者创造了8年新高,因此安倍参拜的国内政治风险很小,相反,可以进一步密切与政治圈的关系。

总之,安倍参拜之举,与改善对华、对韩关系没有半毛钱关系。参拜后关于不刺激中韩人民、改善与中韩关系的表态,因此也如瞒天过海。中国和韩国就此发表的严厉警告,虽然是旧话重提,但也具有戳破安倍谋算的意图包含其中。

需要提醒的是,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引发的新风波,只是中日韩关系的局部折射。中国严正表态就已足够,无须被类似的小动作吸引而顾此失彼。国家战略资源,需投放于战略性的整体应对中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