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些朋友仍然纠结于美货币贬值对我外储价值的那点损失,其实,相比于美元放水过程中RMB的攻城略地所带来的巨大收益,这点损失可谓微不足道,欧元也是这一过程的获益者。

货币有放就必须有收,否则再强势也有变成“金圆券”的那一天。放水确实可以稀释债务,但如果放水规模达到严重损害美元长期信誉、并不可修复的程度,那么它这种稀释就存在变成最后一票子买卖的可能。由于国际社会的有力应对,现在美元面临的困境就是回收已非常非常的困难!退出QE可以制造全球资金的大流动,不过很遗憾,它已完全没有能力掌控资金的流向,这样,回流美国的资金量恐怕已远远达不到它所需要的规模,因为RMB和欧元区可能更有吸引力。放风退出QE与对叙动武都兼有测试资金避险目的地选择的意图,大家看看美元兑RMB、欧元、英镑的汇率走势,资金避险地的选择次序即一目了然,所以,缩减QE条件不成熟。但美的经济状况,又绝不容许股市房市债市大幅下挫(后果堪比08金融海啸甚至超过),所以美只有冒着货币信誉继续滑落的巨大风险而维持QE规模。

这么分析,朋友们应当明白美维持QE、继续扩张债务规模实属无奈之举,奥黑内心的焦虑可以想象!既然如此,为什么驴象两党还要为拨款而闹到政府关门呢?真的只是演戏吗?事情远没这么简单。在退出QE的路线选择上,美国内早就分成完全对立的两派:一是现实派,寻求国际协作(主要是中欧),以创造缓慢退出的条件,这一派以奥黑、基辛格等为代表,影响力呈上升趋势;二是顽固派,妄图延续惯用的金融攻击路线,以驱赶和吸引资金回笼的方式来完成QE的退出,这一派的主要代表是华尔街及其利益代言人,影响力呈递降之势。

前面说过,放风退出QE与对叙动武的测试结果表明,缩减QE的时机不成熟。那么,如果按顽固派的路线,今后还有没有可能创造出成熟的退出条件呢?我的答案是:绝无可能!这条路线只会把美利坚带入深渊!在QE退出的路线选择上,现实派与顽固派的力量对比情况,09至12年底,顽固派占据明显上风,现在正慢慢反转过来,力量对比转换的关键期就是习奥会至叙化武达成协议这段时期。

在叙化武事件上,现实派与顽固派找到了契合点,但两派各自的构想却南辕北辙,简单说就是:顽固派希望以叙化武和埃及为抓手激化中东局势制造恐慌,从而达到恐吓资金大流动的目的;而现实派的构想是以叙化武为抓手来拉动世界主要国家参与进来(参与国家有主被动之分)、并以此为平台展开广泛的利益交易和国际协作,为其中东收缩与力量东移战略创造有利条件。目前为止,局势的演化轨迹没有偏离现实派的剧本。

另外,很长时间以来,“叙利亚冲突主动外导”、“以伊朗核爆作为止损措施”说在网上很有市场。我不敢妄测东方的用意,但此类构想非常的危险,一旦实施将没有赢家!

自始至终,叙利亚冲突中,消耗最大的一直都是美、欧,中俄应对游刃有余,根本就不需要“冲突外导”,更没必要以“核爆”这等激烈的手段来”止损“。相反,“冲突外导”、”核爆止损“只会把大好局面拱手相让。利比亚、叙利亚都是美为构建西方金融攻击中国的统一战线而支付给欧洲的代价,东方对此判断非常准确,其根本错误在于对双方力量对比态势的判断上出现了完全相反的结论,可以说美完全落入了法德精心设计的陷阱,而英国老早就看了出来并借机大获其利。

确实,法国借美之手暂时拿下了利比亚,但它真的有能力消化吗?别哪天消化不良加倍吐出来!更不要说叙利亚了

本文内容于 2013/12/24 14:40:04 被小编a46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