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观察当前的世界和中美局势,大家不应忽略了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两人。另外,资本动向方面罗杰斯和索罗斯分别代表了两种路线。

事实上,自中美建交以来,美对外和对华政策一直深受两人影响,总体看,基辛格是亲华派代表,布是遏华派代表;对世界的整体构想方面,基主张现实外交,布追求单边霸权;基的主张更多关照美普通民众的利益,布的追求反映了垄断资本和极权阶层的意志。

奥巴马的政治导师是基辛格,他的内外政策不可避免地打上深深的基氏色彩。只要看看08年以来基辛格访问中国的频度、得到的礼遇及他的言行著述,相信大家对当前的世界和中美局势会有一个更加清晰的判断。对于一个九旬高龄的老人,他不是旅游来的,接见他的都是我们的高层或者核心智囊,而且近年我高层出访美国,几乎无一例外都不忘拜访他老人家。为什么?仅仅是礼节需要吗?据个人观察,自从基辛格与我老一辈革命家接触之后,对于世界和中美关系、对于人类前途的构想和追求,他老人家与我们是有不少契合点的。

奥巴马就任于美霸权衰落的转折初期,他能够上台并成功连任,本身就已反映了国内外的力量对比的变化。然而,历史的发展自有其逻辑轨迹和强大惯性,08至今年初,奥巴马的内外政策一直处于对抗与和解的摇摆状态——和解是现实力量对比变化的需要,符合美国家和世界的利益;对抗是霸权惯性,反映了垄断资本和极权阶级的意志。直至叙化武达成协议,奥巴马的摇摆状态才有望结束。

如果说,2003年以来世界博弈的主线是中美俄欧间的霸权与反霸权的斗争,那么,叙化武达成协议之后,世界博弈的焦点将转向和平力量与垄断资本和极权阶级的较量。这个转折发生于习奥庄园会至叙化武达成协议这一时期,这是一个极其重要的分水岭。

四大强权的和解必将导致旧格局的彻底颠覆和新格局的重构,除了和平力量与垄断资本和极权阶级的较量这条主线之外,还将大范围地拉动二三流国家的集中表演,这些都是旧格局剧烈颠覆和新格局重塑应有之兆。无论怎么看,小日本的下场都很悲催,恐怖势力更是面临灭顶之灾。

人类的和平事业虽开了个好头,但前路依然艰辛曲折,某些国家或利益集团从来也不乏邪恶的冒险念头,和平力量斗争的弦仍一刻也不可放松,奥黑、基辛格等人更要多注意人身安全。英法日韩以色列沙特等国家也都有两把力气,垄断资本和极权阶级绝不甘放弃既得利益,它们间一定程度的勾结合流必不可免。强盗间的联盟不可能牢固,资本逐利、极权倾轧的天性注定其貌合神离,以力遏之、以利诱之,分化瓦解、各个击破,削弱其抵抗意志是可行的。连阿三这个最大的骑墙者都已被和平阵营所拉动,就算它们折腾出花来,充其量也就多苟延残喘些时日罢了,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