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自由主义的私有化——私有化便宜了谁

卢泰然

新自由主义是当代西方庸俗经济学的杰出代表。批判新自由主义,就批判了西方庸俗经济学。要批判西方庸俗经济学,就要批判新自由主义。

现在批判新自由主义的一个核心结论——新自由主义最推崇的私有化。

私有化的鼓吹者总是有意在制造一个误区:私有化就是让私人拥有更多的财富、让老百姓变富,私有化可以让社会资源配置更加合理。

事实是:私有化只是让有钱人更有钱,让社会中绝大多数人更穷,最终出现1%和99%的两个巨大反差的阶层。

前苏联崩溃后的私有化是非常经典的案例,也是最近在眼前的案例,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都亲眼看到的。拉美国家在70年代的案例也非常经典,但是离得远了,很多人难以有深刻的感知。两者之间可谓大同小异。

在苏联垮台后的私有化浪潮中,真正在私有化中分得好处的只有70-90万人,最后能够分抢到最大蛋糕的只是极少数,这就是金字塔顶尖上不足2000人。即使按照100万人获利来计算,也不足1%。

那另外的99%的人呢?他们从私有化中得到什么?

在俄罗斯私有化第一阶段发行的私有化证券:1张私有化证券=俄罗斯70年社会资产总量÷全体居民总数=10000卢布。

两年后变为:1张私有化证券=面值10000卢布=7美元=1公斤香肠。

1公斤香肠,这就是99%的人所能得到的。

发行“私有化证券”只是一个“过桥”的手段,紧接着的恶性通货膨胀、高失业率,很快就让普通老百姓手里的“私有化证券”贬值到“1公斤香肠”的水平,而拥有权力和资源的权贵阶层,则通过内外勾结,让自己成为新的寡头。

掌握权力和社会资源的人,也就是权贵阶层,他们会这么高尚,让每个老百姓都来分享私有化了的社会财富吗?其实,私有化本来就是他们做的一个“局”。

最后,连俄罗斯自由改革派代表人物叶·盖达尔也承认,俄罗斯的私有化实际上是“权贵阶层对国家财产的私有化”,私有化只不过是将“官员手中掌握的公有财产合法化”,私有化是为“权力转化为资本”履行了法律手续。

1992年以后,俄罗斯社会出现的“暴富群体”,与社会大多数居民的贫困化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随着资本收益几何级数的增长,老百姓变得更穷,拥有资本权益的寡头们变得更富,俄罗斯社会的贫富分化将更为严重。

观察俄罗斯私有化的进程,可以得出结论,私有化没有带来经济发展和企业效益迅速提高,相反却引发了财产争夺战,导致国有资产严重流失;一些工业部门衰落,经济衰退。

一个国家,即使经历战争、地震、洪水、海啸,这个国家的财产也不会缩水到这种地步,这个国家的人民也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里一下子穷到这种地步。

现在,在让我们一起去观察一下私有化的美国。

美国是私有化的国家,可是普通美国人有钱吗?美国的财富集中在谁的手里?99%的美国人民是美国的主人吗?是谁在控制美国政府?美国政府保护的是99%还是1%?

按照私有化的鼓吹者有意无意地误导,好像私有化就会让老百姓变得更富。私有化只是让美国最富裕的一小群人变得更富,而不是让全体美国人普遍地变富。

最近三十年来,美国普通老百姓是变得更富了,还是更穷了?扣除通货膨胀的因素,美国普通老百姓实际上是变得更穷。

寡头——无论是金融寡头,还是产业寡头——不是善财童子,他们是为自己的利益奋斗,而不是为美国人民。他们拥有的财富、地位和政治影响力决定了他们是财富分配的赢家,普通老百姓变穷是必然的、唯一的结局。

资本主义的、私有化的美国,最大矛盾还真是中共一直所说的“阶级矛盾”,资产阶级和广大普通美国人民之间,在财富的分配、社会权利的占有方面,天壤之别,而且不可调和,矛盾永远无法解决。

中国社会近年盛行的某些私有化舆论充满了欺诈,最常见的就是把国企与公众利益对立,在“增进公众利益”的旗号下鼓吹实际上只能令少数人得利而剥夺大众利益的举措。

如以“国有垄断企业”分红少、损害了公众利益为由主张私有化,且不说前些年国企分红少系1990年代国企极度困难时期的遗留问题,我们不能竭泽而渔,这种逻辑总结起来就是“因为国企暂时分红少,普通公众受惠少。所以,为了让普通公众增加受惠,应当把国企改为私人所有,让利润进入少数私人私囊,从而剥夺普通公众从中受惠的可能”……这是什么样的逻辑?

大量私有化鼓吹者,为了证明私有化的好处,已经达到了利令智昏、满嘴胡话的程度,他们为后台老板服务的心情实在是太急切了。

举个例子,几年前有一篇某知名评论家谈论民营资本进入教育领域的文章,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因为其论证逻辑实在太过强大。那篇文章逻辑可归纳如下:“教育收费高昂、全社会怨声载道,必须改变——教育收费高昂是因为投入不足——为增加教育投入,应吸引民营资本进入——为吸引民营资本进入,应取消对教育的价格管制,准许提高教育收费!”

还有的说“国企赚钱的时候和老百姓没关系,国企亏钱的时候要全民买单”,弯曲事实已经到了不值一驳的程度。美国的汽车公司华尔街银行赚钱和美国老百姓有关系吗?他们惹祸之后,是谁在给他们买单?

类似的忽悠做法同样也体现在关于财政问题的争议上。主张私有化的人多数也指责中国财政规模过大;事实是中国财政占GDP比例低于大多数发达国家和许多发展中国家。

正由于充满欺诈,许多与私有化主张一脉相承的主张完全违背经济学基本常识,如“将外汇储备分给全民”之类的主张居然是知名学者提出,居然能够走红。

他们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低估了大众的智商。这些人就是我所说的庸俗经济学家,他们的屁股有立场,所以他们的脑袋就不好使了,就会满嘴昏话。

面对私有化并没有给美国老百姓带来真正的财富改善这样的事实,面对私有化给俄国老百姓带来巨大灾难这样的事实,仍然有人在鼓吹全面私有化,不禁令人产生怀疑。

他们真的这么傻,还是他们的动机根本就不是为了老百姓的利益?

他们最有说服力的借口是,欧美国家是全球最富裕的,欧美国家都是私有化的。

这个理由其实不值一驳,欧美国家的相对富裕是建立在几百年的殖民掠夺,正如我以前所论证过的,他们是“抢劫+欺骗型”国家,他们依靠科技暴力来维持他们整体上的富裕。这种富裕与他们国内的私有化制度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他们国内的私有化制度,恰好是这些国家的劣势所在,是这些国家内部各种矛盾的根源。

也就是说,欧美国家的富裕是依靠“抢劫+欺骗”,不是靠私有化。而欧美国家国内的各种弊端的根源却恰好是私有化所致。

私有化不是在给老百姓送钱,而是从老百姓手里夺走命根子,这些命根子就是大型国企。当老百姓变得更加贫穷的同时,一大批寡头攫取了巨大财富,成为这个国家里面最富裕的人群。但是获益更大的是国外资本集团,没有他们的作用,私有化不可能完成,他们也顺理成章地拿走大头。这就是苏联私有化的结局。如果中国也搞私有化,结局和苏联不会有本质区别,顶多是在形式上有中国特色而已。

当然,公有制为主体的中国也不是什么都好。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弊端是两个问题,一个是腐败问题,一个是分配问题。过去几十年的中国经济发展,老百姓分享到的好处太少了。如果中国实行私有化,老百姓分享到的好处还会更少。

而在公有制为主体的体制下,改善普通劳动者的利益分配,还是有道路可循的,这一点是公有制与私有制的本质区别。

国家控制的大型国企,最终会成为改善中国普通老百姓生活质量的现金牛。我们需要时间去完善公有制,控制公有制体制下的内部腐败,这是一个有希望的过程。

为私有化唱赞歌的逻辑,违反了常识、违背了常理,私有化没有这么好。我们要用三常主义(常理、常识、常情)来反对他们、反对中国的私有化。

欢迎来我的新浪博客看看,有更多的精彩分析哦!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721961197_0_1.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