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用擦亮猎枪来对付安培狼是最现实的

朋友来了,有好酒,要是那豺狼来了,就用猎枪。这是一首老歌里的歌词。

的确,对付那些没有人性和人情,又听不懂人话,并有目的冲着自己而来的虎豹豺狼,用好酒欢迎,用劝说沟通,用打口水仗与忍让求和是没有用的;最好的方法就是拿起刀枪,作好给它迎头痛击的准备,只有这样,虎豹豺狼才有可能因知难而退,或因怕死而放弃袭击阴谋。

同样道理,在对付有意冲着我们而来的美国虎、日本狼时,用呼吁其讲理性、讲和平,不要张牙舞爪和乱咬人,用忍让求其坐下来商谈和理解,是没有用的,最多只是拖延一点时间而已;虎狼既然瞄准了我们,如果又让它发现我们没有准备,没有反抗能力,它迟早还是会扑过来的。

所以,如果我们要想让虎狼退缩而脱离虎爪狼口,唯一的出路就是放弃幻想,拿起刀枪,勇敢的准备进行战斗;只有这样,也许还能让虎狼知难而退;如果只顾单纯的求和与忍让,只会招来虎狼更快更早和更大胆的进攻。

我国近来的三十多年,一直就执行祖师爷韬光养晦,与虎豹豺狼求和相处的教晦,但是虎豹豺狼并没有被我们感化,它们也并没有改变到处吃人的凶恶本性,更没有放弃欺凌我中华民族的企图;相反,我们的忍让与示弱,反而引来更多虎狼之狸朋狗党对我们的虎视眈眈。

近几年,那个在历史上曾多次残暴的侵略过我国,且每次都得到我们原谅的小日本,如今残余的军国主义份子得势执政,他们不但对自己的侵略历史和对我们的恩情不买账,反而事事与我们作对,并且准备要恩将仇报了。

安培一类日本右翼份子,至所以对多次受他们伤害,又次次都放过他们,原谅他们的中华民族,为何会如此仇恨,如此不知好歹呢?原因就因为中国人太善良,太好欺,太会好了伤疤忘了痛了。

而我们的这种善良和不记仇、不报复,在日本右翼份子看来,反到认为中国人怕死和好欺,认为中国人打不过他们,又不会象美苏那样心狠手辣的进行报复,所以他们就选择中国作为欺负和出气的对象。

因此说,中国在二战后的对日方针政策,基本上可以说都是错误和失败的。如果说,在几十年前,是因为当时的中国没有条件和能力教训日本侵略者,还情有可谅,可在发展了的中国这几十年,继续对日实行无原则忍认,那就是明知故犯的恐惧之失策,或无能之失策了。

不管从历史和现实来分析,我看日本这个民族(当然不是所有日本人),是最没有人情味和人性的,也是最不知好歹和最不讲理的,他们奉行的是最典型的欺软怕硬,弱肉强食之丛林法则;如果我们不狠狠的打痛它一次,它是不会悔改和死心的。

所以我认为,在面对日本安培政权,明显地向军国主义一步步前进时,并明显把矛头对准我们时,我们不主动抓住日本复辟军国主义之舆论制高点,不向世界疾呼日本军国主义复辟之危险性,并明确向世界声明,中国为防备再次被日本侵略,所以我们必需大力扩军备战之主动权;而是仍然热衷于围着日美恶人先告状的议题打转,进行那毫无意义的口水战,是非常严重的失策;这样下去,我们将会越来越麻烦,越来越被动。

有网友说,中国为什么在国际信任度上还不如日本呢?这点的确很奇怪,一个爱好和平又多次受侵略的大国,在争取世界民心上,还搞不过一个臭名昭著的小小侵略者,这点真不可思义。

但是,只要我们好好的回顾一下,并认真的想一想,就会发现这奇怪之中的不奇怪之根源;那就是中国精英和媒体,不懂得主动权和话语权之重要性。当然也有美国霸权的因素。

我的看法是,中国现有的涉外舆论精英,包括一些战略精英、决策精英和媒体人在内,在制造议题和抓住对手弱点上,根本就不是安培一伙日本右翼政客和日本右翼高参的对手。比如说,单安培一个人就提出了价值观外交,积极和平主义外交,安培主义经济学,安培集体自卫权逻辑说等等……

加上最新的安培防卫三支枪,和过去日美制造的中国威胁论,等等眼花缭乱之议题,那一条不都是对着中国来的?那一条不都是抓住了中国精英爱被动接招之软肋?那一条不都是让中国的精英和媒体忙得团团转?而中国的精英、权者和媒体,主动提出过自己的议题吗?没有!除了对别人的议题进行解释、打口水仗之外,什么也没有。

一个国家之精英和媒体,连自己的主动议题和话语都没有,只是被动的跟着别人的话题打转,并在自己被人打了耳光时,还笑脸相向而不敢吭声,在别人磨刀霍霍准备杀过来时,还只顾向对手进行解释而不敢高举拳头,又不敢向世界疾呼,这种表现,能吸引世界的眼光吗?能得到世人的理解和支持吗?

如果在舞台上,有人在高声的唱歌,有人在尽情的表演,而另一个人只是木纳而低调的在不停的唠叨,他能得到观众的注视和喝彩吗?

所以,在中日较量中,中国唯一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尽早作好强军备战,准备好对敢于挑衅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给于新仇旧恨加在一起的重重一击,以雪中华民族百年之耻辱!让日本军国主义者知道新中国人之利害。

在这个还存在讲理无用和弱肉强食之世界上,示弱和讲理,只会招来更多的麻烦和欺负,这点不但可以从美国和西方的霸道与不讲理中,从俄罗斯的强硬中看到强势的好处之外,我们还可以通过对毛泽东时代外人对中国之敬畏,和习李新政上台后,外人对中国之态度明显有好转的改变中,看到示强与示弱的不同效果。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如果不是在这几十年执行了示弱与忍让的韬光养晦政策,中国那有这几十年的和平发展时机,这是不顾历史事实的屁话;如果中国没有新中国老一辈革命者和中国军民,在革命战争中,在抗日、抗美战争中,在维护国家领土、领海主权的战争中,打出了军威国威,中国能有几十年的和平吗?

如果没有新中国老一辈革命者和中国老一代工农兵,及老一代科技工作者们的无私奉献和艰苦奋斗,为后人打下了坚实的工农业和国防工业的发展基础,中国的改革开放能这么顺利,能发展得这么快吗?

事实是,正是近几十年的示弱和忍让,才使得中国处处受人欺,使得中国处于一盘散沙之状况中;而这些正是习李新政所要面临的难题。

有所谓的专家说,日本至所以把矛头对准中国,是因为中国发展得太快了,经济实力上超过了它,所以日本人不服气,这是一种自欺欺人的缪论,过去日本几次侵略中国时,有那一次是因为中国超越了日本才惹得它对中国不服气的?没有吧。

其实,真实的情况是:日本民族中有不少政客和精英,都是一些大国幻想主义,大国沙文主义份子,他们一心想着做大国梦、强国梦,所以处处喜欢用“大”字,如大和民族,大日本帝国,大东京都,大东亚共荣圈等等……

只可惜,摆在这些贪大好强的日本右翼政客,和日本右翼精英面前的残酷现实是,日本国之领土却是一个既缺少资源,又支离破碎的小小岛国,这种岛国现实与大国梦想之间的巨大反差,才是日本右翼势力产生心理失衡、心理变态和心理焦燥的真正原因;也是日本历来喜欢抢岛、造岛,和不断向外侵略扩张之原因所在。

因此说,只要日本右翼势力不承认侵略罪行和失败事实,不遵守二战之后的有关条约和二战后的日本和平宪法,不克服和放弃贪大求强的幻想,日本实行向外侵略扩张的政策和行为,就不可能改变和停止。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邻国如何对待它,它迟早都会找借口向邻国发动侵略扩张之战的;除非邻国在军力上能永久压制住它。

所以,对付象安培这类日本右翼势力的复辟行为上,讲理是多余的,也是无用的,只有用构建能压制日本右翼势力冒险的,能给日本军国主义者致命一击的强大军事力量,才是我们的正确选择;也是唯一有可能阻止日本右翼势力冒险的做法。

大直言 2013.12.20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