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与日本千年的邻居,地理位置的关系,这是注定的,改变不了的,但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可否改变?

千年为邻居,两者的关系自然要从历史说起。从历史上看,中日关系有起有落。从唐代日本派遣唐使来中原学习我中原文化与技术开始, 中国与日本一直是国与国之间的交往关系。但日本为何会派出使者来中原王朝呢,原来在唐朝强盛时期,日本正经历由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的转型,而我中原唐朝已是封建社会的强盛时期,这时期的日本来我中原是学习我中原先进的文明。两百多年的遣唐使学习,使得日本接受了我中华文明,并以之为蓝本开启了日本历史上的大化革新,这段历史对日本来说是可以说是极为重要的,直到今天,我们依然能在日本文字中看到我中华汉字的出现。

随着中原王朝的交替,中国与日本的关系可以说随着中原王朝的实力而走,当中原王朝实力强大实,日本便称臣纳贡,当中原王朝实力衰弱时,日本便化身为盗,祸乱中华。在这种时战时和的历史中,日本养成了崇拜强者的民族性格

直到近代西方工业文明的兴起,东亚以中国为首的封建社会受到强烈冲击。中日两国都受到西方列强的侵略而寻求强国之路,在向工业文明转变的过程中,日本成功了,而中国则以失败收场。这就造成了一个新的局面,千年以来以臣自居的日本第一次比宗主国强大,特别是工业、科技以及军事力量。长久以来,日本居于狭小岛国,向外扩张的意愿可以说是超越任何国家,这是岛国的天性,与生俱来,但受困于地理因素,日本除了向西以外别无他途。但中原王朝实力如此的强大,就算是在中原动乱衰弱时期也不是日本能对付得了的。这种受制于国家实力而被压制了几百年扩张的意愿有多强烈,这恐怕是我中华民族很难想像得到的。当近代日本完成向工业文明的转变之后,日本的实力第一次大幅超越中原王朝,因惧怕中原强大而被压制的扩张意愿随着日本国力超越中国而彻底的迸发出来。

在完成向工业文明的转变的同时,日本文化也在向着西方靠拢,脱亚入欧成为日本沿袭至今的一种国家理念。受西方的影响,用战争为日本的扩张开道已经在日本社会形成了共识。但是虎死威犹在,何况是中华千年来的强大对日本造成的心理阴影。战在于治气,不破除这种畏惧中华强大的心理阴影,日本如何能激起国民的士气来发动以千年来的宗主国为自己扩张目标的战争呢?日本开始从文明着手,当时正值西方工业文明上升时期,在东亚,中华文明与西方工业文明的交手之中,中华文明失利了,西方工业国强开中国国门,中华民族进入了百年屈辱的近代历史时期。在看到中华文明的失利之后,日本崇拜强者的心态便体现出来,日本便借此机会开始在国内贬低中华文明,甚至于对中国的国名也以支那这种带有歧视性的词汇代替,这种文化上的贬低直到今天,日本依然在做着。当中国被西方列强联手压到最为衰弱的时候,日本举起了屠刀,由此,中华民族遇到了中华文明历史上最大的浩劫。

二战结束之后,中国以战胜国与战败的日本一起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在二战之中,两国都被打成了白地,特别是中国,还在二战结束后打了四年的内战。两国可以说是在同一起跑线上同时起跑,但两者起跑前所做的准备工作,以及起跑后两者的环境可以说大相径庭。在战后的几十年里,日本经济快速发展,迅速由一个战败国重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经济实力上大为超越中国。面对经济建设的傲人成果再对比当时因为各种因素发展落后的中国,日本在内心里依然看不起中国,再加上日本崇拜强者的民族心理(日本至今只承认打败他们的只有美国一家)以及战后对军国主义分子的网开一面,为今天日本社会的整体右转铺好了温床。当中国在改革开放进入高速发展的二十年里,日本得到的却是一纸广场协议以及随后而来的失去的二十年。

今天,中国力压日本,成为继美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伴随着经济实力的增强,中国在政治和军事方面已完全超越日本。反观日本,由于是二战的策源地以及战败国之一,日本在战后的政治和军事力量都受到了美国强有力的制约,虽有强大的经济实力,但摆在日本人面前的日本却是一个经济上的巨人军政上的侏儒,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当中国国力超越日本之后,日本对中国的那种优越感一下子荡然无存,在贬低中华文明这一国家理念下成长起来的日本人无法适应这种新的情况——自近代以来,一直可以俯视的中国以及不屑一顾的中华文明突然超越到需要仰视的高度。于是,在美国围堵中国,日本自身整体右转的背景下,日本再一次站在了中国的对立面,阻碍我中华文明的崛起。

回顾历史,再看今天的钓鱼岛危机。中日两国之间的恩与仇已持续千年之久,在近战中华文明的转变过程之中,日本更是以中国为祭品完成了向工业文明的转变。如今,在中国重回世界强国之列,中华文明重新崛起的关键时刻,日本这个千年邻居再一次站在了中华民族的对立面。中国与日本的关系似乎是历史的重现。这种历史的怪圈难道无法脱离吗?这种历史的宿命难道无法摆脱吗?

现在网络上许多人把今天中日关系的紧张归结于当年二战结束后美国对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刀下留情。看看今天的德国,再比较当下的日本,两者同为二战策源地和战败国。但两者的国家面貌却截然不同。西方强国主导的胜利者阵营对同为西方国家的德国进行了彻底的肃清,纳粹残余一扫而空,但对于东方的日本,却对军国主义分子网开一面,大批军国主义分子脱下军装,进入日本各界,为今日军国主义在日本的复活留下了恶种,这也是西方社会对于东方文明的一种钳制和分裂。

这种观点确实有合理之处,本人也认为中日两国的关系在今天无法绕开美国,但本人还有一点看法。从历史上看,日本是一个岛国,在接受我中华文明之后,日本像我中华一样,有着极强的家族观念,这样就导至了长期以来日本人多地狭的矛盾。在日本尚未统一时期,连年的战争掩盖了这一矛盾,但是当日本统一之后,这个矛盾就扩大了。深感人多地狭,生存空间极为狭小的日本,天生就有一种向外扩张的欲望,这种岛国民族的天性,是我居于广大中原地区的中华民族所无法体会的。也就是说只要日本依然信奉着师从中华文明的日本文化,这种民族天性中的扩张欲望就不会消失,但受困于地理因素,日本向东是一望无际的太平洋,因此日本扩张的唯一方向就是向西,向着我中华而来。因而中日两国之间就会像历史上一样,时战时和。今天的日本,人口达到惊人的1.26亿,是我国的十分之一,但日本的国土面积却只有我国的二十五分之一也就是说,日本国民的生存空间比我国国民的要小的多。中国以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养着十三亿人口已是有些力不从心,但日本的人口密度比中国更大,平均到每个人的人生存资源更少。在生存压力下,日本内心的扩张欲望不但没有随着二战的失败而消失,反而随着战后人口的增长而更加强烈。战后在美国的主导下,日本的经济实力迅速恢复,并上升到全球第二的位子,军事实力虽然因为美国的因素呈现出一种畸形的发展,但同样是因为美国的因素,日本的军事技术水平并不低。

以日本的国土面积,人口数量,经济和军事实力,放在欧洲那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强国。但现实是悲剧的,隔着广阔的太平洋是超级大国美国,北方则是前超级大国苏联、现今界世大国之一的俄罗斯,西南则是强大了数千年虽在近代落后,但在今天重新强大起来的中国。日本可以说是被世界上的三个大国包围着,而且三个大国对于日本来说都不算友好近代日本把俄罗斯帝国打趴下了,二战时又同时惹了中苏美三个国家。虽然战后美国出于政治考量把日本绑在了自己的战车上,但心底并不信任这个当年敌人,这可以从当今日本被美国阉割的军事工业和军事力量可以看出来。所以说,不管是日本民族内部的生存压力,还是外部的国际局势,日本人内心深处的扩张欲望从未像今天这般强烈。向北是极地气候的苦寒之地西伯利亚,向西南则是温带季风气候最适合人类居住的中国,扩张方向,不言自明。

了解到这里,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何战败后的日本总是变着花样,巧立名目的发展一些进攻武器了,像潜艇,火箭技术,特别是近些年日本发展的固体火箭技术,还有直升机航母等等,虽然我们总是戏称日本的武器是用黄金堆起来的,同样的东西总比外国的贵,但日本却不为所动,就算拼着用黄金堆,也要保持他的军事工业。这背后的透出的野心,让人心里发寒啊。

结合这些,本人得出的结论是日本向外扩张是必然的,这是日本岛国民族的天性,而世界和平则是相对的,战争看似离我们很远,其实也没有想像的那么远。一个国家往往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当今世界能保持大体上的和平可以说是几个大国保持相互之间可以核平对方的力量平衡产生的结果。但对于日本来说,扩张是日本由切身感受而产生的欲望,这种民族的欲望并不是可以轻易消除的,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中日两国持续千年的恩仇史了。其实自从新中国掌握了导弹核武器之后中日之争的主动权就从日本转移到了中国手中,自那以后,时间就站在了中国一边,因为从中华文明的传承来看,统一、独立、自主、自强特别是在遭受了百年西方奴役的屈辱历史之后,这几点对于中华民族更是有着切身的感受。有了这几点,再加上自古以来祖宗留个我们的遗产(国土面积、人口、自然资源)可以说是相当丰厚,中华民族的崛起只是时间问题,就像打牌一样,中国目前只是输的多,但打到最后中国总是赢家,就算对手花样玩尽让我赢不了,我也有掀翻桌子重新开局的能力,导弹核武器就是这一能力的强力保证,但如果日本也有掀翻桌子重新开局的能力,这场牌就不好打了。所以我才说和平是相对的,战争并没有我们想像的那样远,中日之间能保持目前争而不战的局面除了美国在背后操纵之外,也是因为日本无法拥核,美国自己也知道日本拥核的后果,因为美国也吃过日本扩张的苦头,对于日本内心的扩张欲望,美国人也是一清二楚,当年的夏威夷之争和后来的二战,就是最好的证明。虽然美国为把套在日本脖子上的绳子放松了很多,但拥核这一条,美国始终锁的死死的,至少在美国国力还能控制日本的时候是不会放松的,但美国的国力不可能永远保持强盛不衰,盛极而衰,月盈则亏这是自然定律,何况今天的美国已然有些力不从心的迹象,中国所要做的就是在美国国力衰落到这种程度之前解决日本问题,就算没有解决,也要有强大的实力威摄日本,让它不敢在脱离美国之后越过拥核的红线,还是前面那句话,月盈则亏,盛极而衰,就算我是一名中国人,我也不能说中国登顶世界之后会一直强大到宇宙毁灭的那一天,那太不现实了。

中日间的恩与仇要完结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日本自身除去扩张欲望,因为正是日本的扩张欲望导致了中日持续千年的恩仇。前面我说过,这种岛国民族的天性不是能轻易消除的,因为这来自日本文化的本身,日本文化导致了日本人多地狭的矛盾,而这种矛盾正是日本扩张欲望的根源。人口的数量是变动的,虽然日本现在进入老龄化社会,人口呈现下降的势头,但这是由于社会原因造,日本的民族文化主流并没有变。随着人类的发展,社会型式的转变,在教育和政策的引导下,一个国家的人口要增长起来也是有可能的。做为一个中国人,把日本主动消除扩张欲望建立在日本人口减少这种不确定因素上,这个希望有点不切实际。另一种方法就是中华文明强大之后吸收日本成为中华文明的一分子。这个方法看起来不切实际,但操做得当,却能收到很好的效果。中国兵法说到以奇胜,以正合。首先从文化上讲,中华文明到日本文华有着天然的吸引能力,因为日本文化师从中华,两国文化虽有差异,但这个差异并非不可弥补。从发展上讲,中华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里算得上是一个大民族,且整体处于上升阶段,反观日本在失去了二十年后,发展的后劲依然看不到。民族文化的强势根植于国家实力的强大,当中华文明重新崛起为世界最先进文明的时候,以日本崇拜强者的心态,它肯定会想靠过来,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中华文明之所以传承至今,正是来自于它自身强大的包融并蓄的能力,中华文明的的强大就是正招,堂堂正正的阳谋。其次要有强大的实力,包括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要有一种让日本心中无法生出反抗之心的强大实力,就如历史上的中原王朝,要让日本重新产生对我中国的心理阴影,以达到屈服瓦解其民族意志的目的。在达到这一点之后呢,是像许多网友想像的那样来一场战争彻底清算?不,至少本人不这样认为,战争只是一种手段,一种达到目标的手段。我们要用强大的实力使日本按照我们的意愿一步一步接受我中华文明的分解吸收让日本文化重回我中华文明,成为我中华文明茁壮成长的养份之一。在这个过程中,日本肯定会反抗,这时候强大的国家实力就是执行这一过程最好的保证,在反抗动作不超过红线时,可以用其他手段使就犯,一旦超过红线,甚至偏离既定的方向时,我中国就可以用暴力战争使其回到我制定的路线中来,这就是以奇胜的奇招。以正合,以奇胜,当这一过程完成之后,日本已成为我中华民族的一分子,中日由两国合为一国,把日本民族移民大部分至内陆与我中华民族混居,移民部分内陆民众上岛,以使岛上民众不在有生存空间狭小的危机感,这样日本民族有生存空间,而我中华民族在吸收日本之后也就完全消除了所谓的中日之争,从而不在受日本为祸之苦,结束这千年恩仇史。所以我说战争只是一种手段,并不是我们的目的。本人所想的目的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中日之争,让中日持续千年的恩仇史以中华民族吸纳日本民族,两国合为一国,最终以日本民族成为我中华一大少数民族一员而结束。

这就是本人对于中日之争的终极解决方法,要想这一方法得到实现,最重要的就是我国实力的强大,因为今天中日争而不战的局面完全是因为日本受美国压制无法拥核,一旦日本拥核,而中国却无力阻止,这必将打破现在这种争而不战的局面。只有当中国强大到一定程度,使得日本在脱离国力衰弱的美国监管之后也不敢拥核,这对于中国来说才是和平的道路,也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我中华民族所面临的日本问题的关键所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