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亚

12月10日至13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会议提出,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9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四国时,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本质上就是从中国开始,沿着丝绸之路途经的国家及两侧附近的国家,从亚洲一直到欧洲,构建一个经济发展走廊。丝绸之路在海运替代陆运后逐渐没落,但随着陆运的重新兴起,其无疑会再次闪耀光芒,而中亚则是这里的咽喉。

2013年9月4日到13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中亚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并参加了G20峰会和上合组织峰会。

9月7日上午,习近平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作重要演讲,提出共同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所谓“丝绸之路经济带”,本质上就是从中国开始,沿着丝绸之路途经的国家和丝绸之路两侧附近的国家,从亚洲一直到欧洲,构建一个经济发展走廊。从“丝绸之路经济带”所容纳的国家和地区,我们可以看出这正符合欧亚大陆经济整合的大方向。沿着这个大方向前进,将惠及将近世界一半的人口,是中国提出的庞大战略计划。

陆权回归时代的中亚

自西欧大航海时代开始,海运就开始替代陆运成为世界经济贸易的主要通道,陆权时代也因此宣告结束,世界进入海权时代。

相比海运时代到来前的陆运,海运有成本低、运货量大、安全等优势,所以海上运输一直是近代世界经济的物流命脉。但是,随着铁路的出现及约两百余年的发展,这一情况在21世纪的今天,正在开始从量变转向质变。高速铁路的普及与重载铁路的建设,正在改变过去几百年海运一统江湖的局面。

高铁和重载铁路的普及,一方面会将陆运速度快的优点凸现出来,另一方面海运成本低、货运量大和安全的优势也将被对冲甚至某种程度上被超越。如此一来,过去海洋贸易的绝对主导地位将在未来三五十年受到严重挑战,陆权在海权统治世界几百年后正在回归。

未来,陆权和海权将会逐渐形成平衡发展的格局,直到技术的发展再次打破这种格局。一旦陆权重新回归,那么陆上的物流贸易必然大幅增加。在这种情况下,谁掌握陆上贸易物流的主动权,谁就有了对商品的定价权和话语权。

中亚是东亚陆路到欧洲北线的必经之地,也是最近的一条路线,第二欧亚大陆桥就是由中国出发,经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再过俄罗斯、白俄罗斯、波兰、德国,最终抵达荷兰的鹿特丹港。第二欧亚大陆桥还将辐射中亚的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以及中东、欧洲的其他国家和地区。

中亚更是古代陆上商业贸易路线——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我国从汉朝开辟由古都长安(今西安)起始,途经中亚、西亚和北非,并最终抵达非洲和欧洲的丝绸之路。这条路在海运替代陆运后逐渐没落,但随着陆运的重新兴起,无疑会再次闪耀光芒。而中亚则是这里的咽喉。这就是中亚在未来欧亚经济整合当中的战略意义。

对中国来说,中亚的商业咽喉地位尤为重要。原因有二:

中东在未来较长时间内仍难太平。从当前的国际局势上看,中东和平显然还遥遥无期,中国通过中东地区经土耳其进入欧洲的路线暂时还不现实。

第一欧亚大陆桥不经中国,东线全在俄罗斯境内。第一欧亚大陆桥完全被俄罗斯掌控,若通过这条陆路线路通向欧洲,中国必受制于俄罗斯。

基于上述两点,中亚不但是中欧陆路贸易的必经之路,还是唯一安全的路径。在欧亚大陆经济趋于整合的大趋势下,其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中亚对中国的战略意义显然不止于此。在笔者看来,它对中国还有三重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中国的能源战略仓库

中亚地域广阔,但人口却不密集。包括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中亚五国,国土面积约400万平方公里,但人口却只有6420万,其中2890万人口都居住在乌兹别克斯坦。

中亚地区富有矿藏,其中哈萨克斯坦不但石油天然气储量丰富,还有预测储量高达1640亿吨的煤炭,铬铁矿也高达2亿吨(仅次于南非和津巴布韦,居世界第三位),另外还有其他一系列黑色金属、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矿藏。中亚地区富有石油、天然气资源的国家还有土库曼斯坦。中亚石油、天然气资源主要分布在里海东海岸和湖底,土库曼斯坦地处里海东岸,地理位置优越。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水资源则非常丰富,尤其是塔吉克斯坦的水电资源达6400万千瓦。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对外能源依存度越来越高。在不得不通过进口来满足能源需求的情况下,为了保障能源安全,中国战略上必须保证石油天然气的顺利进口和进口渠道的多样化。中亚距中国近,且陆路相连,通过石油管线输送油气效率高、成本低。从政治和军事意义上考虑,中国也相对容易控制。如此一来,石油、天然气、煤炭等资源储量丰富的中亚,显然可以作为中国获得能源的重要渠道之一。

事实上,中国已经建成了中哈原油输送管道和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中哈原油输送管道从2003年已陆续投产,规划年输油2000万吨。习近平访问哈萨克斯坦期间,中石油公司又以50亿美元收购哈萨克斯坦国家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所持的卡沙甘油田权益,双方将合作开发里海油气田。卡沙甘油田发现于2000年,被认为是近50年来世界上发现的最大油田。该油田石油地质储量为480亿吨。除丰富的石油储量外,卡沙甘油田还拥有1万多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储量。中哈这一协议,除了中国获得了相关油气田的权益外,更重要的是中国由此介入了里海油气开发,此举具有战略意义。

中国入股里海的油田,意味着中国可直接将哈萨克斯坦里海石油通过中哈石油管线直接输送到中国,增加里海向中国的输油量。未来,甚至有可能通过里海将油气管道延伸到阿塞拜疆、伊朗、伊拉克、叙利亚,甚至沙特等国,从而使得我国更加容易获得包括中亚、中东的石油。

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自2004年开工,A线于2009年年底投产,B线于2010年实现通气,C线将在2013年竣工,D线则正在规划。加上习近平在2013年9月刚刚与土库曼斯坦签署的年增供250亿立方米天然气购销协议,中土已经签署年输送65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协议。预计到2020年左右,土库曼斯坦每年向中国出口天然气总量可达650亿立方米以上。

另外,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还经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2012年8月已开始向中国输送天然气。习近平访问乌兹别克斯坦期间,中乌双方签署由中国石油公司与乌兹别克斯坦国家油气公司的合作协议,由双方建立合作公司共同开发乌兹别克斯坦油气田。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也正准备向中国输送阿塞拜疆的天然气。

从当前趋势看,中亚不但可以作为战略上的能源仓库,还可以作为战略性的能源输入通道,其对中国能源安全的战略意义可见一斑。

中亚的地缘战略价值

中亚对中国来说,除了上述能源战略意义外,还有极其重要的地缘战略意义。

——缓冲俄罗斯对中国的地缘政治压力。

在苏联时期,中国整个北方地区都在苏联的辐射之下,对中国构成了巨大压力。如今,苏联解体,中亚国家纷纷独立,在中国西北方向中俄之间隔着国土面积达272万平方公里的哈萨克斯坦,这使得中俄边界接壤在西北方向大为减少。如此一来,哈萨克斯坦客观上成了一个缓冲带,有效地缓冲了俄罗斯对中国的地缘压力。

战略缓冲对中国具有非常重大的地缘政治意义,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经济联系越紧密,政治上的互信就越强。如此,当然就更有利于中国化解俄罗斯对中国构成的地缘政治压力。特别是当“丝绸之路经济带”发展得越来越好的时候,其意义更加重大。

——打击东突恐怖主义组织分裂祖国的活动。

近十多年来,新疆分裂势力东突伊斯兰运动有愈演愈烈之势,对我国构成了很大的安全威胁,在新疆连续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主要由该组织发动。该组织主要通过走私贩运毒品、武器弹药和绑架、敲诈、勒索、抢劫等有组织犯罪方式筹集的经费,同时还从西方相关组织获得大量活动资金。

这些以分裂祖国为目标的恐怖分子,其活动范围从土耳其经中亚一直到我国新疆。在这种背景下,我国要想有效打击东突组织,就需要中亚国家进行有效配合。因此,与中亚国家保持良好的关系,有更多的共同经济利益,有利于我国打击东突势力。

——向中东辐射影响力。

中亚南面与阿富汗、伊朗相邻。从战略上看,阿富汗是中东地区的战略要塞,伊朗更是当前世界中东博弈的战略核心。中国与中亚国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有利于中国向中东地区辐射政治、经济和军事影响力。在当今国际政治秩序重组的大背景下,这有利于中国在未来的国际博弈格局中获得更有利的博弈位置。

未来,随着欧亚大陆经济进一步整合,中国还可以通过中亚地区,和中东国家进行贸易往来,展开更深入的经济合作。而随着经济合作的深化,国家安全合作的空间也会加大。

中亚粮仓

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我国耕地在不断减少,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需求却在不断增加。于是,我国粮食安全就愈发显得重要。在不得不进口粮食的情况下,我国在过去一二十年的粮食政策是保主粮生产,油料大量从国外进口。但是,从最近几年开始,我国的主粮也不得不开始进口。粮食安全是一国战略安全之本,在不得不进口粮食的情况下,我们必须选择更为安全的进口地。

哈萨克斯坦自1991年独立之后,耕地面积以每年5%—7%的速度增长,如今可耕地面积约2120万公顷,苏联时期其耕地面积曾达3000万公顷,未来耕地面积至少应该也可达到3000万公顷。以每公顷15亩计算,哈萨克斯坦可耕面积空间将达4.5亿亩以上。我国人口超过13亿,耕地面积却仅有18亿亩,而哈萨克斯坦只有1702万人。

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主要粮食出口国之一,2011年粮食产量翻番增长,共产粮约3000万吨,出口1600万吨。哈萨克斯坦还是世界产棉大国,棉花种植区域遍布全国各州。据估算,哈萨克斯坦农业生产最大极限可养活10亿人。哈萨克斯坦极其重视农业,将农业作为国家最重要的产业来发展。

对中国来说,这无疑是个福音。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是邻国,粮食贸易除了运输方便外,还能保证战略上的安全。以哈萨克斯坦的农业现状,简直是未来中国的天然粮仓。未来,一旦中国自身的耕地无法满足自身的粮食消费需要,中国完全可以通过对哈萨克斯坦农业进行投资,加快其开荒进程,并提高其粮食产量,来尽量降低中国粮食安全的风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