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的庸俗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家

卢泰然

庸俗经济学庸俗在哪里?庸俗经济学家庸俗在哪里?

中国的庸俗经济学庸俗在哪里?中国的庸俗经济学家庸俗在哪里?

总结起来共三点:第一,错误的立场;第二,机械的方法论;第三,扭曲的价值观。

经济学界应该反“三俗”。

第一,错误的立场:

经济学是有立场的,因为经济学涉及社会财富产生和分配的方式,注定了经济学必定会有政治立场,特别当经济学家建议某种经济决策时,他们就更不可能是完全客观的。

为富人捞到更多的钱、还是为穷人争取到更公平的财富,为眼前的经济增长、还是为长远的经济利益,这些方面的抉择,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不仅仅是经济学的问题,而是社会利益的问题、也是政治问题。所以,经济学必有立场。

所谓错误的立场,就是站在极少的一小群富人立场上、站在短期的政府政绩的立场上,刻意地无视大多数人的经济利益,刻意地忽视未来的长期发展的危机。

很多经济学和经济学家,实际上是站在错误的立场上,鼓吹的那一套仅仅对少数富人有利、对眼前的政府政绩有利,牺牲了是经济可持续的健康成长和绝大多数人的福祉。

这就是庸俗经济学,这就是庸俗经济学家。我们反对的就是这样的庸俗经济学,反对的就是这样的庸俗经济学家。

更加令人齿冷的是,他们不承认他们的立场有问题,反而总是装作一副公正的样子、一副尊重科学的样子,但是骨子里推销的还是他们的那一套“富人经济学”,新自由主义就是庸俗经济学中的典范。

第二,机械的方法论:

经济学不是什么科学,顶多是有点科学性。

如果拿什么相似的东西和经济学做类比,绝不是物理、化学、数学这种科学,而只能是股市里面的波浪理论、道氏理论、江恩理论、蜡烛图技术等。

经济学大致也就是这样的,总结过去的数据,去预测未来,通常是不准确的。但是多少也有一些参考价值。

今天中国的主流经济学,完全移植于西方以论证自由市场制度为世界上唯一有效率的制度为核心内容的新古典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的全部结论都建立在两个基本假设之上的:一是假设人都是“理性经济人”;二是假设所有的信息都是完全透明的,并且可以免费获得。但置之现实生活,就会发现这两个假设都是错误的。

我们不能完全否定经济学在政策指导中的参考价值,但是要反对纯粹的机械主义,把经济学的一些原理、方法当作普世价值,不考虑其适用性,到处照搬,不可能不犯下大错。

令人遗憾的是,很多经济学家沉浸于他们所研究的某个领域,把个别理论或个别方法当作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那是很可笑的。

很多经济学家在研究经济时,基本上不关心现实经济中的具体问题,不关心民间疾苦,不探讨社会不公,不顾及国计民生,在冷冰冰的数字里转圈。把利用数据、构建数学模型当作经济学的普世价值去追求,坠入了做学问的走火入魔的邪路。

由于与现实完全隔膜,许多经济学者对于经济问题的看法非常肤浅,甚至不如许多深入实际的新闻记者深刻。有的所研究的问题细小而琐碎,没有实际意义。有的所研究的是西方国家现阶段所面临的一些问题,跟中国的事情毫无关联。有的是故弄玄虚,本来很简单的常识问题,却使用一连串的数学公式推导,以显示其“科学性”,最终得出的结论不过是人所共知的常识而已,并未有任何的定量化的精细。

事实上,把西方经济学研究中的数学模型生搬硬套,研究中国的经济问题,是经济学殖民化、庸俗化、去政治化的重要表现,包藏了御用文人的险恶用心,是一个很大的误区。这就是我们所要反对的、经济学研究中的大忌:机械的方法论

第三,扭曲的价值观:

经济学家首先应该是一个有基本良心的人,说人话,但是现在有两类庸俗经济学家:一类是像郎咸平这种财经演员类型的,一类是普世价值类型的。

第一类“郎咸平式”的喜剧演员,他们其实是不研究任何问题的,而是大众关心什么,他们就说什么,危言耸听,赚取眼球和钞票。这种人影响的主要是大众,鱼目混珠,售卖私货,引人误入歧途。

第二类是“普世价值型”的,他们误导的是国家政策,所以危害更大。他们无论谈什么经济学问,最终都要落足于对现行体制的攻击、对中国的攻击。他们鼓吹的的东西,翻来覆去还是西方主流的那些庸俗经济学,最热门的当然就是新自由主义。吴敬琏、张维迎、茅于轼等人均是如此,还有“美国白求恩”陈志武。

这些人说来说去,就是自由化、市场化、私有化三张神主牌,但是他们从来无视美国政府是如何违反这三张神主牌的。例如,这些人总是讲,我们要学习西方的“小政府化”,要实行“政企分开”,“政经分离”等等。可是,事实上,美国政府管理经济的部门大大小小多达180多个,欧美还有专门针对其他国家的技术和贸易壁垒,例如巴统组织。

庸俗经济学家一贯采取双重标准,贩卖自己私货的时候,从来不管不顾欧美的相反的事实,选择性地无视,然后一味地批判中国,他们开出来的药方,永远都是:“一切都是体制的错”。

西方的繁荣不是建立在新自由主义上,也不是建立在古典主义或其他什么经济学之上,而是建立在科技暴力和滥用科技暴力之上,这就是欧美“抢劫+欺骗”型国家的本质。他们贩卖到中国来的庸俗经济学,不过是他们屡试不爽的“欺骗”招术中的一招而已。

我们反对庸俗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家,目的是不要做西方“欺骗”手段的牺牲品,不要成为西方下一个“抢劫”的目标。也只有反对庸俗经济学和庸俗经济学家,才能走出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经济学理论建设的道路,整理出能够解决中国经济问题的经济学理论,培养出能够解决中国问题的经济学家。


本文内容于 2013/12/21 19:47:31 被小编a36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