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猪肉白菜炖粉条

阿译长官挖的一个坑,但这个坑填进去的却是一帮兄弟、袍泽,烦啦的粉条(虽然偷的,很不要脸)、要嘛的烂白菜(让小弟吃草的下士,终究还是比不上向县太爷叫嚣的拜把子上等兵)、不辣的白菜(衣服都当了、不愧是向县太爷叫嚣的人)、阿译的猪肉(把父亲留给他的唯一遗物-手表卖黑市了)、兽医的油(这油跟伤员有关)、蛇屁股的菜刀(切肉必备)、康丫等人的力气(搭灶台、找山泉水),最后,真正被填进坑里面的,迷龙的酱油和牛肉罐头(这黑市上要值不少钱)。一群袍泽弟兄就这样开始凝聚起来。

去了,你们的

虞啸卿挖的第一个坑,把收容站的一帮溃兵忽悠进去了(应该有好几百),烦啦不要脸的威胁、不辣的手指还有迷龙的家当以及阿译长官的花。要嘛他们还算辛运,平安降落机场,但估计被冻死的也不少;烦啦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在空中就折损近半,但飞机还是着陆了,遇上了团长;还有最不幸的,全飞机都坠毁了。但这个坑却给死啦创造了一个舞台,成全了南天门上那断子绝孙的一战。团长和炮灰们的填坑,最终成就了虞啸卿、成就了虞师、成就了虞家。

大战在即,铁定成仁个

孟烦了给自己挖的一个坑,把他父母给坑进来了,当了汉奸,把自己也坑进来,当了逃兵,一个五十步,一个百步,最后两个都笑不出来。连累了小书虫子和一帮红脑壳,虽然没这事他们活命的几率也不大。就像不辣说的,烦啦你真是个孽畜子。

祭旗坡,川军团

团长给自己挖的一个坑,逆流而上的勇气,漏船载酒的运气,团长本想咸鱼翻身一回,但最后还是臭虫一个。良药苦口、忠言逆耳,团长想找回我们的魂、想让事情是它本来应该要有的样子,想让大家都从安逸中解放出来,但最后还是一个虚无的结果。唯一得到的,就是虞啸卿的王麻子理论。

小泼皮碰上老无赖

迷龙给自己挖了一个坑,差点在马路牙子上吃喝拉撒睡一年,最后老无赖想叶落归根,迷龙才填上(那晚酒真是……)。终于给了炮灰们第二个家,也给了烦啦一个最后的家。

以虞师之力拿下南天门

团剧里面最大的一个坑,虞啸卿挖的第二个坑,不过这次差点把自己和虞家都搭进去了,死啦救了他又害了他,南天门上全军覆没是避免了,但军令状立了,却无限期停止进攻,上峰终究会怪罪下来,最后依然没好果子吃。自杀、下跪,最后因为兽医的死,炮灰们为他填上了这个坑。但转瞬间就被虞父和唐基还有钧座再挖了个坑,虞啸卿、团长、炮灰和精锐都填进去了,极其惨烈的填满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