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你的思维很客观,大家基本属于同道中人,其实没太大分歧。你并不不是本楼的对立面,你不否认组织的作用,甚至不否认先决作用,我和顶我的网友也没有否定个人的作用,真没多少可争拗的,有的只是说辞上的补充。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人,不是武器。这是哲学高度的论断。没错的。

决定战争胜负的是以战争为目的组织起来的人,或者说人财物的组织决定战争胜负。这是战争实践层面的,把握战争、驾驭战争的方法论上的论断。这是此帖的中心思想,也是网友支持本帖的根据。这个方法论符合高一级的关于人决定战争胜负的哲学论断。

你所挑理的是个人也可以在组织中发挥突出作用,或者说,组织也应该有个人发挥自由意志的空间。我再给你发挥一下:越能很好地发挥个人价值,就越是好的组织。这时讨论涉及的,是组织这个具体范畴,思考组织与个人关系问题。这和上面的论断比是更加具体的更下级的问题。

谁不知道最好是既组织强力,又个人意志得到尽力舒展?这是文青们最喜欢的主题。但是这是个伪题。就像讨论人能不能飞一样,能飞固然好,可是目前不借助外力,人还不能飞。说人有能飞的可能,这是对的,只要鸟能飞,人就也可能飞,进化嘛~但是现在不能飞,这是现实,你就是再论证能飞好,也是白扯。实际上,组织目标有多大程度能够包容、融合个人意志,本来就是也应该是一个组织是否高效的评价指标之一。拔河比赛很能说明问题。表面上看,决定拔河输赢有两个要素,一是参赛个人力量大小,二是每个人的力量加诸在合力上的效率多少。都知道100%合力最理想,但是做不到,事实上是个人力量在合力上发挥的作用是随人数的增加而递减的。因为十几二十个人合在一起,每个人力量发挥的效率很低,所以通常会拔河的都在发挥效率上动脑筋,而不是只靠选大胖子。当然大胖子还是要选的。而拔河效率这个问题,落实到具体组织上,也不是在是否发挥100%效率上做文章,而是如果一般组织10%,我看能不能发挥15%,这才是现实的拔河组织方案该考虑的问题。你非要和我说100发挥肯定最好,我只会觉得这叫正确的废话,根本不搭理你。在拔河这种简单事上容易看出不着边际,在社会问题上,人家不但不着边际,还各个都挺牛,你拿他一点没办法。那些反思历史,动辄迫害的观点,很多都是这种不承认组织对人的约束是必然的,只要有不公都算在错误头上,当成组织邪恶证明或某个人邪恶证明的脑白痴观点。而那些在文革中真正被冤枉、遭关押十来年,出来以后还去给毛主席行礼的老人们,人家才是把组织与个人的事情分得清的人,可他们的看法受到当下所谓反思历史的人的尊重了吗?有这些谬误存在,就有强调组织概念的必要性。同理,也正是共和国过去历史上对个人压抑太过,这形成了现在社会强烈个人意识的主流偏向。当然我认为这种偏向还不够。

在我眼里,关于个人与组织的关系,这正是共军这个组织处理得好的地方。这里大概就有共军组织高效的密码。当然,一定不是李云龙式的。在官兵平等里面,军事民主里面或可找到些端倪。李云龙这种,即便存在也是特例。实际上不太可能。过去曾经有口号,叫:团结紧张,严肃活泼。这里很明显有处理个人与组织关系的意识。这大概就是他们对组织的理想。应该归类为:严肃紧张,团结活泼。这样概念就清晰了。

硬要把组织和个人分出个轻重缓急来,我推组织。组织在前,个人在后。因为组织是为达成一个群体目标而建立的,以目标做先导当然要约束个人服务目标。当然个人服从组织,也要通过组织完成目标达到个人目的,为个人利益服务。但在形式上,程序上,肯定是组织在前,个人在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另外还有一个纠结的问题提示我们当今社会对组织问题概念是模糊的,那就是拿和平时期的标准衡量战时组织。说战时面对敌人的压力,生死问题完全是压倒性的,没有给个人其它需求留多大空间,连人的生命都是为战争服务的,因此,为战争形成的组织,对个人的要求必然是苛刻的。因为苛刻,因为个人权利被挤压到可以忽视,压制人的理由多而且强大,对个人的不公就必然多,个人也不应该超乎众人生存需要搞多少更多的个人要求。而战时的这个压制的合理性如何,不是由人来评价的,而是由战争的胜负决定的。这个你不能拿和平时期来比。相应的,和平时期,无论是面对个人生活需要,还是社会发展需要,个人需要和个人意志的释放都是首要的,因此无视个人权利,依然用战时组织形式来搞和平社会,必然不适合,这是一个注定的错误。现在的人回望战争历史的时候,拿和平时期个人权利主张去品评战时组织的优劣,那一定是驴唇不对马嘴,必然会误评战争史。理性起来,估计没多少人会这么干,问题是现在大家都很感性,懒得理性。为现代观众服务的迎合观众价值取向的作品,对历史做感性编排,注定产生曲解历史,背离客观规律的作品。这也是为什么本来很简单明确的事情,现在讨论起来误解歧义一大堆。正因为如此,当我们回过头来去把历史抽象出来的时候,想去从历史中总结点什么的时候,应该把组织强调一下,把组织这个概念在理性定义中清晰地提示出来,这才会有一个把人们从惯性的感性思维提点出来的效果,告诉人们:嗨,现在是理性时间,醒醒。

33楼 横折竖
同意楼主观点,电视剧一味突出李云龙的无组织无纪律,固然对塑造人物性格有帮助作用,但却动摇和伤刺了这支军队的灵魂——服从命令听指挥。因而,李云龙用个人英雄主义代替革命英雄主义,以老子天下第一代替讲组织纪律性,在部队的实际事实中是不允许的。确实,电视剧编导给观众创设了一个并不存在的误区。
34楼 陆战雄风
李云龙这号人物反映了谁,谁的神化,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这部剧表达当时抗战队中肯定这号性格人物特点的人存在,而对于李云龙这号人物做事动机,客观上讲不是简单说成是“无组织无纪律”!!未加入革命队伍前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物,什么样的农民等等,只要他加入共派组织,就必须受到组织性上纪律的制约,如果制约不了,别说是发展到八路军,就在红军时代早就滚蛋了,不是吗,而剧中表现出来的李云龙这号人物已经是到八路军抗日时代,“无组织无纪律”只是剧中出现该剧独特的一个特点,你想过他所谓无组织无纪律动机是什么吗,是在抗战条件艰苦中,通信报到条件差,后勤发展补充基本靠自已!一旦战机出现,这性格特点人物在受到条件影响下,就表现出自我判断,果断出击!!同时发展武装自我,!!同时剧中,他也说了,陪本的买卖他不干!而奇袭哪个叫什么店来着,就得到一个骑奇营兵马匹,战后在组织制约下,无奈的只留下一个骑兵连!受益的又是组织,这个举动就是有组织性的,只是在这号人物,组织纪律在他这号人物看来,只要不是原则问题,是有轻重之分的,从客观上讲至少你得考虑当时条件和人物做法的动机是什么!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就是功过相抵!不要一棒下去就是无组织无纪律,不允许什么的!!!同时,组织性的纪律制约这号人物客观上讲也是不让他们太过于昌狂而已!把纪律当成是死的定律,往往战果都是指挥高层可预期的,而那些在艰苦条件下,必要时自寻战机,主动出击的,往往在组织里看来,又何尝不是意外之“喜”!!!!事件总是有正反两面,剧中在八路军总部评价李云龙这号人物时,客观点已经明确了出来,只是很容易被网友们忽略Q


本文内容于 2013/11/24 12:37:13 被陆战雄风编辑

本文内容于 2013/11/27 14:27:21 被小编a4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