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式转型:失败才是共识

俄式转型:失败才是共识

高连奎

近日,一篇讲述苏联痛苦转型的文章遭到热议,引起争议的还主要是俄罗斯对经济数据和社会福利的不同解读。其实按照经济学规律,俄罗斯的转型确实不可取,在学术界,如果真有什么共识,追求“无波动增长”和“帕累托改进”才是共识。

数据显示俄罗斯已经成为了高收入国家,高收入国家与世界银行是按人均国民总收入对世界各国经济发展水平进行分组。通常把世界各国分成四组,即低收入国家、中等偏下收入国家、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和高收入国家。按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2008年的最新收入分组标准为:人均国民总收入低于975美元为低收入国家,在976至3855美元之间为中等偏下收入国家,在3856至11905美元之间为中等偏上收入国家,高于11906美元为高收入国家。按购买力平价,中国人均GDP已经超过13000美元,也已经是高收入国家。成为高收入国家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尽管按照世界银行的标准,苏联已经是高收入国家,但衡量国家发展水平的还有另外一个标准,那就联合国和经合组织常用的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划分。按照这些组织的标准,俄罗斯还远不是发达国家,而苏联解体前,苏联和东欧的很多国家就早已经是发达国家了。因为要成为发达国家人均GDP起码要达到两万美元,目前俄罗斯还没有达到,而且即使达到了人均GDP的标准,国际组织也并不一定将这些国家视作发达国家。

因为较高的国内生产总值并不意味着就有较先进的科技水平(比如沙特阿拉伯开发石油,瑙鲁开发磷肥等)。目前被联合国明文确认的发达国家只有美国、日本、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等44个国家或地区。其实俄罗斯的高收入主要靠出卖资源,而非真正的产业,像这样的发展方式,即使人均GDP超过4万美元也不被看做是发达国家。

经合组织提出来的发达国家:美国、法国、英国、日本、德国、加拿大、意大利、瑞典、芬兰、丹麦、挪威、荷兰、比利时、瑞士、奥地利、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韩国、希腊、冰岛、爱尔兰、卢森堡、葡萄牙、西班牙。同样的道理:中东石油国的人均国民产值非常高在80—90年代甚至排世界前几名,但是从来没有被认为是发达国家,此外还有文莱。原因是他们的经济结构和发展中国家一样。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定义的发达经济体(AdvancedEconomies)共29个,和经合组织的结论略有差异,分别为:美国、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荷兰、比利时、奥地利、芬兰、希腊、葡萄牙、爱尔兰、卢森堡、日本、英国、加拿大、韩国、澳大利亚、中国台湾省、瑞典、瑞士、香港(特别行政区)、丹麦、挪威、以色列、新加坡、新西兰、塞浦路斯、冰岛。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在2010年11月4日发布的《2010年人文发展报告》对世界各国的分组进行了重新的修正,修正后,发达国家或地区的数量由2009年的38个,上升的2010年的44个,增加了6个。如下: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的发达经济体(28个国家):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捷克、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冰岛、爱尔兰、意大利、日本、韩国、卢森堡、荷兰、新西兰、挪威、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西班牙、瑞典、瑞士、美国、英国;

非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中的发达经济体(16个国家或地区):安道尔、巴林、新加坡、巴巴多斯、文莱、塞浦路斯、爱沙尼亚、以色列、列支敦士登、马耳他、摩纳哥、卡塔尔、圣马力诺、斯洛文尼亚、阿联酋、中国香港。

俄罗斯的发展已经退潮

俄罗斯的经济目前并不好,比如以前在中国在苏联援助下建成了第一个拖拉机厂,第一个汽车厂,而目前俄罗斯则每年从中国进大量的大马力拖拉机,俄罗斯人要向中国学习大马力拖拉机的制造技术,同样在汽车领域也是一样,中国车企进入俄罗斯是比较晚的,但在俄罗斯的销量已经比较可观,况且进入俄罗斯的也是中国实力较差的民营企业,比如奇瑞,吉利,比亚迪,力帆等,而在俄罗斯卖的最好的汽车竟然是中国人很少问津的力帆汽车,这是一家在中国以生产摩托车出名的企业,从中可见俄罗斯的消费水平并不高。很多从俄罗斯回来的中国人也证实俄罗斯街头的汽车无论从品牌还是档次都不如中国北京。总之中国在综合国力和工业水平方面远远强于俄罗斯,而俄罗斯除了在几种武器方面占据优势方面,其实方面已经非常落后。

俄罗斯这些年经济确实恢复了很多,比如在苏联解体时期,连棉大衣都不能自给,都需要向中国购买,当时也富了中国一批“倒爷”,不过这些情况近年来没有了,说明是俄罗斯经济的确在进步。可这些进步并非因此私有化所致,恰恰是普京上台后实行了与之背道而驰的反私有化、反自由化、反叛国的政策,很多私有化的企业被重新收归了国有,那些肆意丑化国家的行为被定为了非法,这样俄罗斯才稳定了下来,如果俄罗斯仍然走叶利钦的老路,俄罗斯不可能恢复。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最正确的决策就是没有将社保机制私有化,如果按照一些极端经济学家,比如美国的芝加哥学派,奥地利学派的哈耶克主义等开药方,最先应该进行的就是教育私有化和取消社会福利,那会使俄罗斯变得更惨。这几年俄罗斯的高增长热潮已经退却,俄罗斯的国内生产总值在2010、2011年的增长率为4.3%,但在2012年增长率掉到了3.4%,今年第一季度的年增长率仅为1.6%,尔古斯经济发展部已将2013年的增长预测从3.6%调到2.4%,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更是将预测降到了1.8%。可以说,1999至2008年俄罗斯年均7%的经济增长率是受益于全球商品繁荣的大潮。

住房免费并非真实情况

俄罗斯住房免费是子虚乌有之事情,俄罗斯的新房根本不免费。网上流传的每人18平米的免费住房,是免费私有化、连卖带送,可中国房改的时候,公房收费不也是象征性的吗?而且俄罗斯将住房私有化是为了征收新的房地产税,另外业主不得不用自己的钱来维修住房,也为政府省下不少钱。

俄罗斯官方机构发布的数据显示,莫斯科房价曾一度高居世界第二,有统计表明,艰苦的住房条件已经与酗酒、吸毒并列成为导致俄罗斯人婚姻破裂的三大主要原因。2007年初,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一项社会调查的结果显示,有60%的俄罗斯人表示“急需住宅”。根据俄罗斯不动产市场研究中心的报告,目前莫斯科市中心的平均房价大约5万美金一平方米,如果连郊区也算上,大莫斯科的平均房价也已达到了每平方米5300美元。都远远高于中国的北京上海。而俄罗斯并非中国、日本这种寸土寸金的国家,俄罗斯的高房价主要是由于贫富分化条件下富人投机所致。

网上还流传一组民主数据,大概内容如下:韩国民主元年:1979年,人均1500美元,2012年为23000美元。台湾民主元年:1989年,人均为5000美元,2012年人均20000美元。日本民主元年:1950年,人均112美元,2012年人均46000美元。俄罗斯民主元年:1989年,人均低于200美元,2012年,人均为12700美元。

这组数据其真假先且不论,其比较方法首先不对,因为反对党上台,才被认为是民主确立,如果以反对党上台为界,韩国是1997年,之后韩国就没太大的增长,台湾是陈水扁上台,他上台后台湾经济陷入停滞,也从亚洲四小龙的龙头变成了龙尾,日本民主化应该是以民主党上台为标准,这些年也一直倒退,俄罗斯上世纪就是发达国家了,现在还没恢复。另外菲律宾曾是亚洲最被看好的国家,也是最先民主化的国家,亚洲开发银行的总部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设立在菲律宾的,但民主化的菲律宾几乎是亚洲最失败的国家,也是亚洲人最瞧不起的国家。民主不能促进经济增长,这早就是经济和政治两届学者的共识。

虽然在一些政客的推波助澜下,国际上也炒作出了诸如“华盛顿共识”之类的概念,但这仅仅是政治概念,而非学术概念,国际主流学术界从来没认可过这些概念,更没进入过主流经济学教程,而且这些概念也已经退潮,在国际主流学术界都是被批判的。

中国的学界也经常爆出“中国需要牺牲一代人”,“中国需要一场大衰退”,“中国先让经济增长衰退到3%,然后再反弹”,“中国不要害怕硬着陆”等论调,但发出这些论调的大多是有海外投行背景的人,或者曾经参与过福特基金会课题的学者,而真正受过完整经济学训练、而思想独立的学者绝对说不出这种话,世界主流经济学家一直在追求经济的无波动增长,和社会领域的帕累托改进,要说有共识,这才是主流学界的共识,可以说上文提及的那些人不仅无知,他们的言辞更是破坏了经济学家的形象。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GaoLianKui/2013_08_07_163843.shtml


本文内容于 2013/11/19 20:30:53 被小编a3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