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所谓美元的“全世界池子”,并不是美元现金(M1,最多扩大到M2)的池子,而是美国M3广义货币的池子。这个池子包括美国三大股市总市值20万亿美元,当前国债余额17万亿美元,美国当前M2约10.4万亿美元。总额47.4万亿美元,是其GDP,15.8万亿美元的3倍。

这个大池子之所以没有淹没美国,是因为美国股市的持股者以及美国国债的债权人不会轻易变现。同时,美国M2中商业贷款部分(M2-M1),多数为流动性短期贷款,而非固定资产投资性长期贷款(后者主要依靠股市融资),所以具有较高流动性。所以,有流动性的,润滑美国经济的美元,比那10.4万亿的M2多一点。而如果美元稳定性和美债信用受到怀疑,这个流动性会迅速爆增到20万亿美元以上。就是说美元将贬值到现在币值的一半。而以美元计算的美国GDP非但无法相应倍增,反而会因为企业逃离而下降。所以美国必须维持这个池子的稳定性。保持在股市和美债里的广义美元的冻结状态。

而中国,沪深股市总市值194982亿人民币,合3.12万亿美元。当前国债余额13.42万亿人民币,合2.15万亿美元。中国当前M2约97.42万亿人民币,合15.62万亿美元。总额合20.9万亿美元,是中国2012年GDP 519322亿人民币,合8.33万亿美元,的2.51倍。但是,中国的M2-M1,大部分投资到了固定资产投资上面,被硬性冻结。中国的流通货币事实上远低于M2。即便中国股市和国债信用大受打击,人民币流动性的增加不会超过15万亿,对流动性的冲击不超过30%。而且中国可以操纵国有银行将这种流动性波动大部分冻结,例如存款准备金什么的。

所以事实上人民币的抗冲击能力强于美元。

19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中期,中国国有银行由于国企改制,呆账爆发发生严重危机,国有银行如果独立运作,将全部破产。国家通过所谓剥离不良资产,资本重组,事实上是通过印钞对消呆账亏空。事实上导致人民币对美元迅速贬值到原来的不到1/2。虽然以人民币计的GDP上升了180%,但以美元计仅仅上涨24%。但是因为中国当时并不依赖国际贸易,加上人民币贬值后大大增加了对外资的吸引力,中国经济才走上第二轮上升通道。而如果从1980年算起,到1996年人民币停止贬值,中国GDP以人民币计膨胀到了15.6倍,平均年率18.7%,但以美元计仅上升到2.83倍,年率6.7%。差距5.5倍。人民币16年贬值到了原币值的18%。这绝对称得上“人民币信用崩溃”。中国的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国企有序改制”,事实上是一次经济上不亚于导致苏联崩溃的“休克疗法”。但是中国依靠共产党强大的组织能力和维稳能力,顶住了当时社会不满和痛苦度上升孕育的混乱和压力,成功实现了经济转型和对外开放,让中国走上了腾飞的道路。

但是如果美元也如此贬值,美国经济可能进入类似的上升通道吗?

可能性微乎其微。因为美国既没有廉价劳动力红利,也没有人口红利,也缺乏工业配套体系,还缺乏高级科研和技术人才的忠诚性。唯一丰富的,恐怕和俄罗斯一样,就是地大物博矿产丰富了。美国有可能走普京道路,可是他甘心吗?

所以一旦美元和美债信用崩溃,美国将被迫进入中国式或者俄罗斯式的休克疗法。但是因为美国经济缺乏增长点,加上其联邦对内行政能力远低于中国,它更可能步俄罗斯后尘而不是中国后尘。

就是因为这个,美国必将全力维护美元的稳定性和美股美债的信用。而这种努力将大大占用美国两党,议院,和联邦政府的精力,资金,和能量,导致美国全球行动能力走上下降通道。这就是美国的宿命。

那么,美国可能通过发动战争扭转局面吗?

美国现在的工业产值已经只有中国一半。如果以产量计算,很多和可持续性军力相关的关键工业品的产量已经不足中国的1/4。军品元器件大量依赖亚洲盟国的产能。虽然初始攻击力仍然远高于中国,但核武器的存在使得全力打击等同于迅速毁灭。有限打击将越打越弱。再加上俄罗斯能必然的在后黄雀,战争绝非可行的选择。

同时,美国如果解体,或者美元失控,导致中国持有的美元财政储备,美债,变成废纸,导致中国产品的美国市场大幅萎缩,是不是同样对中国致命呢?

很多人都在用这个吓唬中国,似乎中国没了美元,没了美国客户,也会死翘翘。

但事实是,中国的美源投资额不低于中国持有的美元和美债。如果美元或者美国崩溃,这些投资人失去美国庇护,保留财产的唯一途径就是移民中国。这个足以抵消中国的美元和美债损失。还有赚。

同时,中国还有两亿多农村剩余劳动力没有城镇化。中国的服务业比例还偏低。到时候中国发挥国家的组织能力,对产能和财富再分配,在解决产能富余的同时解决贫富差距。中国经济非但不会被美国拖累死,反而会迎来又一个机遇期,彻底进入发达国家行列。同时世界的物流将更加向中国集中,美国努力几十年的目标,世界范围内的产业分工,将以中国为枢纽实现。

“中国梦”将美梦成真--如果美国选择任何自杀方式的话。

所以,即便为了推迟这一天,美国也只有选择慢慢地老去,而不是选择任何休克或者自杀手段。这样下去,美国在GDP和军力被中国比下去之后,没准真能成为一个合作者,而不是一个敌人。而让世界迎来永久和平。

2楼 fancia
中国、日本这些持有大量美元资产的国家仍旧没有重大风险。因为美国政府仍旧可以劝说这些大债主延长贷款期限,将短期贷款置换为长期贷款。反而因为美国政府信用下降,新贷款利率将升高。只要美国政府不彻底崩溃,美国国债收益就有保障。

即便两个最糟情况,一个是美国解体,国债全部作废,这点搞垮美国的代价还是值得的。另一个美国赖账,美元信用崩溃。美元大幅贬值。这种情况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将在人民币迅速国际化中得到补偿。仍旧利大于弊。

如果老美有意识 针对性的赖账怎么办?

首先,“针对性的赖账”缺乏技术可操作性。因为美国国债可以在世界证券市场上自由交易。如果美国提议“针对性的赖账”,那就等同于要求全球证券交易市场在进行每一笔美国国债交易时,必须先将债券交由美国政府鉴定。这大大损害世界各地证券市场的独立性和运作效率,导致美债基本无法继续发放。美债信用大跌,利率大涨。这对必须借新债换旧债运行的美国政府是灾难性的。

如果美国仅仅拒绝偿还中国政府和中国籍法人手中的债券,而不要求全球证券交易市场在进行每一笔美国国债交易时,必须先将债券交由美国政府鉴定,则中国政府和法人仍可以通过在国际市场上销售美债收回大部资金,并将资金转化为非美元形式。只要中国售价低于美国政府卖出价,世界上的美债收购者就会优先收购中国手中的美债,而不是美国政府新发行的美债。这同样在中国所持美债售罄之前,取消美国政府销售新债的能力。这对必须借新债换旧债运行的美国政府同样是灾难性的。一旦美国崩溃,各国手中的美债将成为瓜分美国的筹码。中国做为最后一个超强,当然不会吃亏。大股东啊。

如果和中国闹翻挑起局部战争,那么因为不存在中国军事力量够不着的美国目标,即使双方克制,中国仍旧可以谋求对等摧毁。而美国工业产值只有中国的1/2,钢产量只有中国的1/10。美国限于平坦的地理环境,军工基地的防护能力远低于中国,美国的任何对等损失都是相对比例更大的损失。

美国选择停手是输,选择加码到全面战争还是输。选择低烈度继续打下去,越打越输。而中国在美国资产有限,而美国很多公司的盈利凭借中国代工工厂的生产能力。一旦战争,这些代工工厂都翻牌成为中国品牌,而美国必须新建工业基地。这就输在起跑线上了。正是因为有这些资产的存在,美国更无法通过美债赖账或者对中国发动战争来损害中国。因为那恰恰给与中国一个最恰当的借口将这些资产国有化,包括那些移居国外的中国富豪在中国运营的财产。

一旦中美交战,美国无法指望任何国家为美国当炮灰,火中取粟。因为所有国家都明白,只有中美两败俱伤,他们才有机会。所以中美只要还有一线生机,都不敢动手将对方拖入战争。哪怕是局部战争。因为都怕对方输红了眼。

7楼 春江
重要的重要是美国手里有印钞机,美国不会违约的,我也想不通美国为什么要违约呢?你要多少钞票美国印给你就是了!!!!
10楼 fancia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美国为什么宁愿借债也不愿无限制印钞,就像津巴布韦那样?

理由是,印钞的直接后果就是通货膨胀,印钞的潜台词就是隐性无差别加税。这两者,前者直接导致工薪族生活水平下降,间接导致金融业贷款价值缩水,最终导致民间和财团的共同反对。这对一个总统和议员民选产生,候选人有财团赞助的政治体制而言,对当政者是自杀性的。后者导致美企竞争力下降,对美国的实业是摧毁性的。所以印钞机不能随便用。

而举债,则是用利息支出换取通货膨胀输出。举债不造成流通美元增长,但是却将债主的购买力名义冻结,置换为美国政府的购买力。而债务在债券市场上的自由流通,又使得债主之间可以通过债权交易而保持适度的资金流动性。这种债务美元比钞票美元对美国国内物价的冲击小得多,也和缓得多。同时,政府的付息负担迫使政府必须谨慎债务膨胀,对政府财政支出失控的约束力大得多。

可是,如果美国通过印钞票回购国债来避免违约,流通美元就会大大增加,数十年积累下来的通货膨胀压力就会爆发。美国就会物价飞涨,美元贬值,进口货同样物价飞涨,维持生存必须的工资水平随之飙升,依靠国外代工的企业,为了避免死亡只能彻底迁出美国,实业产业和高端工作机会迅速流失,人才也随之外流,美国就会步津巴布韦的后尘,经济崩溃和贫困化--而人才和高端企业仍旧在世界其他地方开始他们新的幸福生活,将美国这片土地留给社会寄生虫和失败者。美国引以为傲的军事能力也会因为无法负担的开支而分崩离析,锈蚀损毁。各州为图自保只有纷纷独立。

所以,美国只能“提高国债上限,借新债还旧债”,而不能“咱不借债了,印钞票还给你”。

---- 直到美国的财政收入无法负担利息支出的那一天。美国政府的终极目标之一就是不惜一切手段避免这一天到来。

做为一个可持续政府,联邦税收难以超过25%GDP。美国现行的财政支出结构中,62%用于福利和医保,31%用于政府运作(含军费,科研教育,环保,和国际事务等),7%用于支付利息。

在极端情况下,政府也许能把福利压缩到45%,政府运作压缩到25%,而不致政府崩溃。这样最多可用30%财政收入,或者说7.5%的GDP支付利息。如果有办法将利息压低到2%,则绝对的国债上限可达375% GDP。而现在的国债上限只有不到110% GDP。这就是美国仍然对增债压力不大的底气。

但是,如果美国国债哪怕短期技术违约,则国际债券市场将拒绝购买低息美国国债。举债成本将飙升到6~7%年息或更高。这样,随着美国旧债到期,如果必须用高利率新债置换,美国的偿付能力必将迅速被淘空,绝对国债上限将迅速降低到一倍GDP水平。如果到那时,美国就不得不在发动战争,解体,或者痛苦紧缩中选择。可惜的是,任何一样都是美国梦的彻底破灭。


11楼 春江
但美元的池子是全世界,不象炮党的金元卷的池子只有全中国,明显美元的承受能力大得多,“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麻烦”,若美国真的无路可走的时候我认为美国真的会走出这一步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