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在**看见一个帖子,题目是“没有海军的德国更安全”,其主要内容如下:当年宰相的思路无疑是清晰、理性、因地制宜、顺应时势的。冥冥中总感觉今天TC的境地与当年宰相的德国极其相似。首先,今天的亚洲更类似宰相统一帝国前的欧洲,而绝非门罗主义之前的美洲;其次,既然我们已经明确将扩大内需作为未来经济增长的支柱,那么今天这种资源、市场两头在外的经济架构就会发生巨大改变,我们对海外市场的依赖程度将会下降,海外资源产、非资源产地地对我们技术、产品、资本、市场的依赖也都将会上升,以米蒂为保安、以TC作为经济引擎的世界秩序中,航行自由将成为三个世界各类国家的共同利益;再者既然现在TC已经承认了米蒂制下的和平。那么是不是没有海军的TC更安全? ? 只以近未来而言,星辰大海伍的,大家都期待,但是按照提尔匹兹的走法会不会距离目标 越来越远呢?

看完之后,感觉到马汉大大的“西方中心海权论”真是流毒无穷啊,有些话如噎在喉,不吐不快...俾斯麦就一定是正确的吗?老宰相在铁血统一汉斯的过程中是明智的、高效的,但是作为一个容克地主出生的老派贵族,他对殖民地、产业革命、海权对国家力量以及国家命运的重要性,不仅缺乏清醒认识,伟大的公海舰队如何在邪恶的盎格鲁撒克逊轴心以及分裂易变的国家海洋政策的影响下,一步步滑向毁灭的深渊。

至少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很欣赏作者的一个观点,舰队是拿来用的,而非仅仅是“存在”在哪里的。 当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后,像德国这样缺乏资源、缺乏战略纵深的国家,仅靠本国的人力物力是无法满足那些贪婪的容克地主与新兴资产阶级的胃口,“阳光下的土地”与“生存空间”并不是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的独创。也许德国与英国一个是所谓的陆权国家一个是所谓海权国家,但是,要满足资本家贪婪的胃口,要缓和国内尖锐的阶级矛盾,国家必须要发展,而发展的前提就是能在世界范围内占有资源并寻找市场,从这个角度来说,德英冲突似乎在所难免。

有没有可能避免这种冲突呢?虽然历史不能假设,但当年确实存在这种可能,与一般人的观念相反,并不是“没有海军的德国”能避免,而恰恰相反的是当年的公海舰队还不够真正强大,再加上使用决策的失误,才导致了第二帝国的毁灭。其原因展开来讲比较复杂,但简单阐述下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1、作为海权国家,英国对海权的迷恋与敏感近乎病态,例如当年的“两强标准”,但无论是海军还是海权,说到底还是要以综合国力作为基础,一战前夕英国工业实力先后被美、德超过,虽然德国有陆权的牵制,但以一战前德国国力支撑,建设一支相当于英国大舰队8成的公海舰队,是没有问题的(提尔比茨确实计划如此,但萨拉热窝的枪声没有给德国时间),这是基础;2、海权对于英国这样一个典型的海岛国家,是命脉、是全部,但对德国未必是,没有海军,就没有大英帝国,即时倾其全力拼光了公海舰队换来大舰队的毁灭,德国还有陆军,但英国还有什么?这是能力;3、面对这样一个可怕的结果,即使是像丘吉尔这种极端仇德的政治家,也会掂量下其后果,这个局面正是公海舰队威慑作用最充分的体现,可惜无论是时间、政策还是德国海军领导层近乎SB的“保船”的战略的影响,才导致了最后在斯卡帕湾那道“彩虹”。

总而言之,简单的说,正是因为公海舰队没有真正强大到足以威慑到英国的程度(也反映了两国的综合国力的差距没有真正拉开),再加上诡谲的国际形势、轻率的结盟政策、错误的海军战略,才导致了公海舰队的悲剧,进而导致了第二帝国的终结,错误的海权战略,导致了整个国家战略发展的崩盘,这样的深刻的教训对于当今的TG,还不足以引起我们的深思与反省吗?

另,有人也许会说MD没有依靠殖民地,也一样成为老大,但是要看到MD这种几乎占有半个大陆的特例,其洲际规模的内在的资源与市场,足以支撑他在真正强大起来以前,避免和欧洲列强发生冲突。

本文内容于 2013/10/17 19:27:26 被小编a32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