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信息心理战

1.拉住手指按下一瞬间 二次世界大战因为核武器的出现,打破了原有的军事平衡,围绕这种强大的,足以左右整个局势的威慑力量,产生了一系列新的逻辑判断体系,成为军事思想的主导。 刀锋相对,杀意临身,这使得各方坐卧不安,在种族主义余波未平的情况下,人们甚至要考虑亡国灭种的可能,不得不激发潜力,拿出十二分的小心积极备战。 当大国集团纷纷掌握核武器之后,核平衡理论也应运而生,阐述死亡制约下的和平规则。通俗点说,就是死前也能拉对方垫背,因此互相忌惮,不敢动手。 在这一理论支撑下,人们虽然仍受到核弹的威胁,却因为彼此的制衡,稍稍放心下来。 而为了维护这一理论的可靠性,人们必须保证,在受到第一轮核打击之后,仍能有力反击,因此狡兔三窟就显得必要了,这也促进了核弹数量的增长。 人们处在互相能够攻击但又不能完全摧毁的区间中,勉力维持,进入了长久的冷战时期。 这一时期,虽然没有正式的战争,但是技术和理论的发展,都没有止步。 而任何意图突破此区间的行动和可能,都会引起对方的猜忌和疑虑,并作出相应的反应。 比如导弹防御系统的发展,相应的就促进了分弹头的研究和列装。 在关乎性命的问题上,双方都不敢掉以轻心,只能在对方容忍限度之下,尽力的提高己方的安全系数。 当然,理论上的推演很容易进入到二次核打击的范畴,直到一方力量的彻底耗尽为结束,但是更为关键的却是,假象中的核战会如何开始。 这成为理论研究的重中之重,因为一旦开始就容易走向毁灭,所以人们实际上连第一次核打击都不可承受,在确定有反击之力的情况之下,人们更关心如何避免第一次攻击的出现。 毕竟没有人能完全把握未来,核制衡的平衡总归是在理论层面的,它既然无法走入实际操作的流程,就永远也无法在现实中得到完全的证明,人们总还是有所疑虑的。 能实现核反击就能避免被核打击吗?显然这种推断要建立在对方无法承受核反击的后果之上,而且要求对方要具有清晰的后果意识和对形势的正确判断。 这种取决于对方的条件当然是令人不舒服的,没有人可以百分百的打包票,毕竟战争中含有非理性的因素,同归于尽的情况在自然界也不是没有,有些事情会在双方都没有想到的情况下发生,这是完全有可能的。 而这种游离于理论之外的可能性,就像悬顶之剑一样,令双方都不可接受。 关乎存亡,他们必须要追求近乎绝对的可靠,而不是寄希望对方的理性判断,放任危险存在。 所以关于核平衡理论的研究不但没有因为已有的平衡状态而停止,反而在各国秘密的得到了独立的发展,走出不同的道路。 而他们的针对对象,都是人。 要知道,核武器是威慑性的武器,不是轻易能动用的,而且其存在不但对对方有威胁,对自身也是有威胁的,万一产生了意外的自爆,那种乌龙产生的损失当然是不可估量,不可接受的,而且有可能引发误判,挑动大战。 因此,核武器的发射有着极严格苛刻的条件,不像普通人想象那样按个按钮就发射了,它有机器启动和人为启动两个方面。而机器和人,都有不可靠的因素,不是完全可以信任的,两者的启动必须是绑定的,才能确保万无一失。但是另一方面,在战争中,两者又都是有可能被破坏的,因此又必须要求单一条件满足也可以发射,也就是说在机器被破坏的情况下光有人也可以启动,当然这个时候对人的要求就更苛刻了,不会是输入密码点个确定那么简单。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必然有个一人或者一批人,要掌握这个权力,而不能完全依靠机器。 那么这个人或者这一批人,真要执行发射操作的时候,他们必然会先有自己的判断,是不是遭到了核打击,信息是否确定,是不是应该发射。 而这些判断则要依赖于他们固有的知识和认识。 而掌握这一重任的人,也必然是经过挑选的,有正常反应的人,尤其是其中的一号,在他产生决策之前,他对整个世界的认识,他的经验教训,都会对结果的出炉起到作用。 即便千万次的演练,在真实发生之时那种心理和感受也会是完全不同的。 在手指按下的瞬间,也许有某一意识就突然跳出,产生延迟或者发生阻止。 毕竟核反击的存在是为了威慑核打击,使其不敢发射,而当核打击真的发生时,也就意味着它的威慑作用已经失效,剩下的只是报复而已,而随着报复的发生,发射者也将无立锥之地,他按下去的,也将是自己的未来和一切。 因此,他的思维产生自行阻止是完全可能的。 而这种可能,就成为对方研究和努力的方向。 让对方的领导人,不敢于或者不愿意按下核按钮,这是第一目标,当然也是最困难的。 让对方的领导人,潜意识的抗拒和排斥按下核按钮,这是第二目标,相对难度要低一些。 让对方的领导人,根本不考虑启动核按钮的可能,这是第三目标,难度也要低一些。 当然,领导人,尤其是对方阵营的领导人,是完全没办法接触的,想直接威胁门都没有,搞不好还起反作用。更不可能对其进行思想教育,洗他的脑袋。 所以直接针对对方领导人的意图不但难以实现,而且易于被发现,被反制。 所以人们将目标扩大,大到整个群体,经营其群体意识和思维判断,以达到己方的目标。 毕竟领导人也生活在社会中,受到时代潮流的影响,这是无法避免的,当群体的意识确定下来,他也就难逃其外,而且这种方法是一劳永逸的,对后续领导人同样有效。 而要达到这种效果,需要的不是冷战,而是交流,只有在交流中,才存在引导和改造对方的可能。 而要引导和改造对方,就需要有文化优势,有理论优势,通过信息的传播,在心理和思想上潜移默化,长久经营。 这就是所谓的软实力,信息心理战。 当俄罗斯的理论研究先行一步,超越冷战的范畴之后,秘密的形成了高层决策,随后而来的举动,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格局。

本文内容于 2013/10/15 15:54:55 被小编a4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