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上小学时,学校里一工宣队员是从15军退役的伞兵。听他讲过第一次跳伞的经历。

他说的第一次跳伞是从“一个大气球下面吊着的一个筐子里”跳下的(热气球?)。有害怕的,有被踹下来的。落地后有摔得鼻青脸肿的,有头破血流的(夸张?那位工宣队有一张能吹的嘴。)。

第一次以后,就再没害怕的。

据说,当时从飞机上伞降训练还是有指标的,不是大家都能上(也许是当时训练经费太紧张?)。每到有上飞机训练的时候,大家都写决心书争着上(跳得好有立功机会,可以入党、提干啊)。

后来,我一同学(也是当年一同听过那位工宣队讲故事的)参军,很巧,也在15军,后来从15军调到八一跳伞队。再后来踢球时不慎小腿骨折,退役。

那同学说,在八一队,有时一个星期从飞机上跳下来的次数比他在连队3年的次数还多。

他说,在连队时,总是在地面上练,连以前听说的热气球都没有,至多也就是从伞塔上下来,“不好玩!”(在八一队玩过的人,当然觉得那些学前班不好玩啦)

他们第一次从飞机上跳下来,也很紧张。虽然事前做了充分的动员,而且要写决心书,上飞机前还宣誓、表决心等,但到了真要跳时,还是有人犯怂,被班长踹下来——没有坐飞机落地的——让自己的兵坐飞机落地,是班长们的耻辱!

同样的说法:第一次以后,再也没人犯怂,包括那些第一次犯怂被踹下飞机的!

当然,我那同学说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的事情,正是总设计师说“军队要忍耐”的时候。现在的训练应该大大改善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