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自己的20年青葱岁月(连载一)

我不知道该把这篇文章放在哪个区里,小说?好像不是,虽然个别地方有演绎的地方,但主线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个人的感受。情感?好像也不是,它更多地是诉说自己的经历和感受,虽然有情感的东西,但不是主要的。最后觉得可能在里边会涉及到空军的很多东西,况且自己这20年确实也是奉献给了空军的建设,还是回自己的娘家吧!发在空军论坛里,小编如果觉得不合适,请把它调整到合适的版面。

2013年对于我的人生来讲必然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我结束了肆意挥洒20年青春的军旅生涯,准备开始新的一段人生旅程。
离开军营的心情是复杂的,即有着一种莫名的忧伤,又有着对新的生活道路的向往和忐忑。尤其在刚刚确定要离开在家里等待命令的时候,一股股忧伤和不安不停的向我袭来,甚至影响到我的生活,妻子和孩子都说我的脾气变得暴躁易怒,经常因为一些小事与妻子争吵。其实,我自己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变化,平时一个脾气温和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如此暴躁易怒,我分析主要是受两种情绪的影响:一是对离开写满自己20年青春记忆的军营的不舍;二是对未来新生活的不确定性的担忧。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我这一生中最为宝贵的20年青葱岁月就在直线加方块儿和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度过了。在每一个阳光充足的下午,坐在自己家里的阳台上,泡上一杯香气四溢的清茶,点上一支香烟,闭上双眼时总是能看到一列绿皮火车由南至北呼啸而来,它带着一个18岁少年的所有青春和梦想以不可阻挡的气势冲向了绿色的军营。从此,它结束了一个18岁少年的全部关于生活的现实想法,开启了一段全新的人生旅程。作为当时的我来讲,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次离家的远行会走的这么远,走的这么长。
对于未来不可知的人生旅程的恐惧和担忧是人的本能,正如我在二十年前踏上那列北去的列车时的心情一样,不过当时是对军营生活的恐惧与担忧,如今是对重新回归地方生活的担忧与忐忑。当初年轻时的表现是嚎啕大哭,现在回忆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苦,只记得是鼻涕眼泪一大把的嚎啕,现在回想大概是为了发泄对离开亲人朋友的舍不得和对未来军营生活的恐惧的两种心情;如今再次面临相似的选择,随着年龄的增长,年近40的我肯定不会像当年18岁时以嚎啕大哭来面对对未来生活的担忧,所以表现出来的是脾气性格的变化。
20年军营生活的经验告诉我,新生活并不可怕,只要你有一个勇于尝试和敢于面对的心态,有一个善于适应环境和改变自己的态度,就一定能够新的工作和生活环境里创造美好的未来新生活。于是,经过自我的心理调整,对于未来生活的担忧和忐忑逐渐的淡出了我的想法,学会以一颗坦然的心面对未来生活,终使我这颗浮躁的心得到了一点平静和安宁。
后来,就是对20年军旅生活的怀念和对自己青春岁月的回忆,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可以让我老的不能回忆时仍然可以帮助自己记起那20年中可爱可敬的人们和有趣的事情,妻子告诉我,写一些东西吧,即可以帮助你回忆自己的青春又可以在你老的不能回忆是帮助你回忆。好主意,写点东西吧,决定写很快,真正动笔时却很难,文字功底比较差的我能写好这些文字吗?好在是写给自己的,贵在真诚吧!
拙作的名字就暂时叫做《回忆我那20年的青葱岁月》吧!看到的朋友如果有好的建议和意见,请随时联系我,谢谢。

第一章

新兵连

第一节

我为什么当兵

第二节

周文

第三节

连长

第四节

指导员

第五节

区队长

第六节

过年

第七节

小站

第八节

专业课

第九节

分配

第十节

离别

第一节

我为什么当兵

每次提起这个问题我都会感觉到有一点的羞愧,当初离家当兵的提议和决定都是我的父亲做出的,用他老人家当时的话说就是:“我宁愿花点钱把你送进军营(当时我们那里想要入伍除了要具备一定的基本条件外,还是要走些小后门的),也不愿到时候花钱把你从派出所往外捞。”当时为了反抗这种“歪理邪说”,我是据理力争并且动员了我的爷爷、奶奶加入我的阵营,反对老爹把我送入听说毫无人性、惨无人道的军营中,但最终反对无效,我被父亲大人义务反顾的送上了开往“军营”的列车。
其实,我也没有父亲说的那么坏,到派出所花钱捞人的事儿也从来没有在我的身上发生过,至于为什么父亲会有这样的想法,我无从得知。但就我在九十年代初的豫中小城中的现实表现而言,也确实不是什么听话读书的“乖宝宝”。初中时学习成绩尚可,在班级和学校也算排名靠前,后来考入一所重点高中,我现在想来,也许就是踏入这所重点高中的第一天碰到的一件事,彻底改变了我。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对于这件可能是改变我一生的事情,扔然是记忆犹新。当时是我第一次走进这所学校,报到入学,走在这所在我们当地还算比较出名的重点高中里,看着自己在新的班级里前十名的入学成绩,不禁有点飘飘然的感觉。办完入学手续,交完学费后手里大概还剩了10块钱左右,兴高采烈的走进了学校附近的一家电子游戏厅内,正在我聚精会神的投入到电子游戏中的时候,突然两个人过来一左一右的夹住了我,把我带到了一个角落里,抢走了我身上所有的钱,并且打了我的耳光。
被人欺负的屈辱让我一路不停的抹着眼泪回到了家里,正在我家里玩的小叔看到我泪眼和脸上的指印,问了我事情的经过后,就出去了。我的小叔比我大4岁,是我三爷的小儿子,我父亲的叔伯兄弟,当时的他刚刚高中毕业,没有考上大学在家待业,上学时以仗义在我们当地小有名气,他的朋友特别多。我本以为被抢钱这件事儿就这样过去了,但没想到在我小叔的导演下,这件事发生了戏剧般的变化。
在学校开学的第一天,放学的时候刚走出学校门口,两名被打的像猪头一样的社会小青年就拦住了我的去路,
“你是武天吧!”
“是我”
“小志是你叔?”
“对呀,咋了?”
两人扑通一声跪在了我的面前,大声哭喊着:“哥,我错了,你饶了我吧!”虽然我有点吃惊,但我基本上可以断定这两个是抢我钱的两位,一定是被我的小叔找到了,让他们来给我道歉,但没想到它们选择如此惊人的道歉方式。
其中的一位从兜里掏出一把零钱递给我,我拿过来看了一下,数出它们抢我的钱数,其他的又仍回了递钱那位。
“我会告诉我小叔经过,让他放过你们。”
“谢谢,我们就在这条街上混,今后学校有什么事儿,就找我们哥俩,保证随叫随到。”
这件事儿后,我发现学校里的同学看我的眼神和对我的态度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学习好的同学看我的眼神是恐惧,学习差的同学看我的眼神敬畏,当然从那件事起到我退学在学校里没有人敢于来主动招惹我了,包括高年级的朋友。通过这件事我得到的最大的启示就是在学校里有两种方式可以让你的到尊重:一种是学习成绩,一种是解决纠纷的能力。当然学习成绩优异得到的是真正的尊重,但是要付出相当的努力才能换来大家的尊重;解决纠纷的能力得到的只是表面的尊重,但他不需要付出太多的努力,只需要走在一个“老虎”的身后,就可以了。从此,我致力于帮助同学们解决各种纷争,在学校发展了一批所谓的兄弟跟在我的身后,俨然一副老大的嘴脸了,没少帮助同学们“平事儿”,自以为得到了同学们的信赖和尊重,由于整天忙于干这些了,学习就以自由落体的速度直线下降了,仅仅一年,两次考试,我就光荣的从入学时的班级前十名变成了升年考试时的班级倒数第二名,呵呵!我同桌是倒数第一名。
后来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在给我同桌的朋友“平事儿”的时候,遇到了几个不开眼的“二百五”,一点面子不给,当时放下狠话,让他们放学后小心点,我会在学校门口等着他们,没想到对方哥几个兵分两路,一路找了三个社会青年,放学后把我堵在了胡同里,动用了九十年代初在我们当地比较流行的“二扣”(就是用发令枪改装的可有射出钢珠的装置)拖住我,“知道你小叔不好惹,我们也不打你,只是让你少管闲事。”这是三个人留给我的话。另一路集体行动,全部手持螺纹钢对我的同桌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殴打,我获得“自由”后,看到被打的同桌时,顿时血顶脑门,带人在马路上追上了7名螺纹钢,并与他们展开了血战,战果是我方除我同桌外,又增加两名伤员,一名头被开瓢,一名胳膊被螺纹钢打肿。对方伤势如何不得而知。反正,事情是闹大了,学校对双方领头人进行了处理,我被勒令退学。
退学后,本来我的爷爷动用关系给我联系了县里的一所中学,已经联系好了让我完成高中学业,但出现了开头父亲所说的话,我被父亲强行送进了军营。
当时,非常不理解父亲的决定,我认为就算我无法上学,仍然可以在家里干一些事情养活自己,当兵不是我要走的路。但是现在,我非常能够理解我父亲的决定,我觉得父亲之所以让我去当兵,一是通过军营的锻炼,改掉我身上那些吊儿郎当的习气;二是父亲对儿子的一种保护;三是通过入伍为儿子寻找一条谋生的道路。虽然不喜欢,但是不可否认,父亲的想法是对的,我也按照父亲设计的道路顽强的走了20年。记得又一次我喝醉了,和母亲唠叨起当初当兵、考学、结婚等往事,母亲问我是否后悔,我的回答是不后悔,这就是我的命,注定该如此,但希望父母多理解我。关于今年转业的事征求父母的意见,两人均一致认为:你已经大了,应该自己做决定,从此放手,不在干涉我的决定了。突然觉得很悲哀,父母老了!
这是我第一次说出我当年当兵的原因,上边这些话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在结束自己的军旅生涯时,回忆当初的决定,并以它作为自己作品的开篇,我更想通过这篇文章告诉我的父母,不管当初你们的决定是否是我想要的,但出发点肯定是对我好,我也坚定的按照你们的要求做到了,还是那句话,我不后悔!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仍然会坚定的按照你们给我选的道路,继续走下去。当然,我也没有任何埋怨我的小叔的意思,我知道小叔是怕我在学校受欺负,故意导演了放学路上的一幕,让我在学校立威。
谢谢您!我的爸爸妈妈!还有我的亲人们。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