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P> 舰载直升机在空中俯瞰,战舰从海面抵近巡视,歼击机组成空中突击群……从23日开始,由南海舰队联合机动编队井冈山舰和玉林舰组成的井冈山舰兵力群到达南沙海域,并从空中和水面,对目前由南海舰队官兵驻守的渚碧礁、南薰礁和东门礁展开巡航。未来几天,井冈山舰兵力群将继续对我驻守的赤瓜、永暑、华阳等礁展开立体巡航。 “井冈山”号机动编队在南沙进行编队训练在井冈山舰兵力群巡逻期间,由南海舰队联合机动编队兰州舰和衡水舰组成的兵力群,与预警机、歼击机、歼轰机、轰炸机等多型岸基飞机组成的空中突击群,进行了合同突击海上机动编队演练,锻炼提高了各级指挥员基于信息系统的指挥作战能力。海军装备部表示,新型船坞登陆舰、气垫登陆艇、舰载直升机的成功列装并迅速形成战力,标志着我军登陆装备形成多平台立体化格局。

可同时搭载气垫艇、两栖坦克和舰载直升机的船坞登陆舰成为未来登陆作战的“多面手”

一路向南,海水越发湛蓝。演习第二天,平静的海面下危机四伏。一大早,我们跟随编队指挥员、南海舰队司令员蒋伟烈,登上停放在井冈山舰坞舱里的某新型气垫登陆艇。

这种被誉为“海上野马”的气垫登陆艇是人民海军由海到岸抢滩突击的关键装备之一。它由国产大功率燃气轮机、垫升风机提供稳定动力,具有速度快、掠水而行,而且不会触发水雷冲抵岸滩等特点,不仅可以搭乘大型船坞登陆舰远距离输送,而且自身能搭载重型装备和登陆兵抢滩登陆。由于是刚刚入列,这是它第一次在海上与母舰进行配合训练来到开阔的海面上,气垫艇显示出野马的本性:20节,40节,45节……导航仪上的航速指示不断攀升,两侧的海面飞速倒退。2个多小时的高速航行、大舵角转向等科目的训练后,气垫艇开始返航。此时海上风向突变,返航的旅程成了顶着风浪航行。此时,指挥所请示:由于涌浪较大,气垫艇舵效差、方向难以控制,为了安全,是否改为舰艇在静止时进坞?“我们组织训练,标准就是‘能打仗、打胜仗’,脱离实战、一味保安全,如何砥砺部队?按计划执行!”某支队支队长纪洪涛坚定地拒绝。

100米,80米,50米……井冈山舰坞舱越来越近,涌浪不断顶来,艇首左右摇摆。坞舱宽度与气垫艇仅相差不到一米,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碰撞。 艺高人胆大。气垫艇中队队长刘伟手握舵轮,牢牢把握着前进方向。在艇与船接触的一刹那,气垫艇一个小角度转向,“野马”驯服地对正艉大门,准确进入坞舱。

据了解,海军装备部近年来积极完善近海主战装备体系,助力海军立体投送和登陆作战能力快速提升。可同时搭载气垫艇、两栖坦克和舰载直升机的船坞登陆舰成为未来我海军登陆作战“多面手”。

反潜战斗持续33小时

“全程没有敌情通报、没有预先方案,全凭指挥员自身综合分析战场态势,感觉就是在打仗”

就在井冈山舰兵力群对D岛发起立体攻击之际,在大海的另一侧,一场复杂条件下的反潜战斗也在紧张进行中。

“在我舰左舷××度发现目标回音,距离××链!”凌晨2时许,兰州舰声呐技师肖迎春,突然发现“敌”潜艇信息后,立即向群指挥所报告。群指挥员、某驱逐舰支队支队长陈岳琪在进行反潜部署的同时,将联合反潜任务下达给所在兵力群的玉林舰和衡水舰。

10多分钟后,3艘舰艇合兵一处,组成单横队,对“敌”潜艇展开拉网式搜索。然而,9个多小时的搜索,“敌”潜艇就像是在海里蒸发,杳无踪迹。

编队变换搜索队形。玉林舰和衡水舰上的直升机利用吊放式声呐经过轮流搜索,终于捕捉到潜艇活动信号。可就在各舰想联手一举击沉“敌”潜艇时,玉林舰声呐室里突然响起了“嘀嘀……”的报警声,双眉紧锁的玉林舰声呐技师谭新华说:“狡猾的‘敌’方潜艇已悄然绕到了我舰的侧翼。”

“报告!发现‘敌’机!”屋漏偏逢连夜雨,就在兰州舰和衡水舰欲解除玉林舰威胁之时,各舰雷达几乎同时发现了数架来袭“敌”机。

兰州舰兵力群指挥所决定将计就计,让兰州舰全力负责兵力群的区域防空反导任务,掩护衡水舰低速隐蔽机动至玉林舰一侧,双舰联合将潜艇牢牢锁定……

33个小时的紧张缠斗,让衡水舰舰长彭固良感受颇深:“像这样全程没有敌情通报、没有预先方案,同时遭受水下和空中威胁,而且全凭指挥员自身综合分析战场态势,长时间、高强度的‘背靠背’对抗演练,感觉就是在打仗!”

绷紧战备弦贴近实战练

“如果说以前训练处在‘过去时’的战斗准备,那么现在的训练就是‘进行时’的准备战斗。”

蒋伟烈接受采访时表示,此次训练较好检验了新装备在远海复杂海况下的作战效能,加快登陆舰、气垫艇、主战坦克、陆战队四位一体的登陆能力建设,为维护国家海洋权益提供保障。

我们注意到,此次远海训练中,绷紧战备弦,贴近实战练,已成为编队官兵的自觉行动。

井冈山舰作战长王魁说,以前出海,甲板上的武器装备经常罩着帆布罩,这样不易受腐蚀。现在,全程戒备,全系统使用,这帮“老伙计”脱得光光的,任浪打风吹。为了确保它们能正常工作,我一天要保养好几次。

兰州舰导弹指挥仪女兵王叶也有同感。“现在训练强度特别大,除了完成必要的更次值班,一拉战斗警报,所有人都得上战位。刚回住舱,还没来得及洗漱,又要投入另一场战斗。”

编队副指挥员兼参谋长张文旦坦言,在他当舰长时,像这样跨昼夜、满负荷、大强度的对抗训练还并不多。“很多训练在近岸近海范围内开展,时间也不长。”但是,近年来,他明显感到这种“背靠背”的实战化对抗演练越来越普遍,“如果说以前训练处在‘过去时’的战斗准备,那么现在的训练就是‘进行时’的准备战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