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新兵站夜岗 拿枪也怕鬼

刚看到一个新兵把倒塌围墙当门站一夜岗的小趣事,我想起我在新训时候的第1次站岗。

那是1986年的冬天,早上天还一片晴空万里,虽然微风轻摇树枝多少给南方的山丘地带来了冬天的信息,营区边上的小池塘薄薄地凝结了一层冰,老乡家的老黄狗在营区食堂边跑动着,远远地我们能看到它呼出的气息化成淡淡地白雾。

中午饭后,班长把全班新兵集合起来,我们班长中等身材,皮肤白白的,一双不大的眼睛总笑眯眯的,看上去斯斯文文,如果不是一身有些退色的军装,我们还真不把他当老兵看,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总队纠察队的班长,天生一种怎么也晒不黑的皮肤,和别的班长不一样。但他的军事素质是比较高的,战术、队列动作干净漂亮,就是喊口令的声音不怎么洪亮,有一点尖。

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从今天起你们可以像一个真正战士一样站岗了。班长讲到,岗哨位置营区大门口,你们11人分两班,五人站白天,六人站晚上。。。。。。

我分在晚上两点到四点的岗。下午,老天爷突然把脸一变,漫天下起了小雪粒,一颗颗像半透明的小米粒,打得树叶唰唰响,有的落在地上弹起一尺多高。大约一小时后雪粒变成一片片雪花从天而降,气温急剧下降,西伯利亚寒流好不客气给我们这群新兵带来了冬天的问候。

我们的营区在一个离小村庄500米的丘陵小丘上,营区的大门有条宽5米的土质简易公路,南方特有的红色泥土里面裹着白色的石子。由于没有排水沟。路面被雨水冲唰得高低不平,有些弯曲地通向远远的小县城。公路的两边参差不齐地长着高大的宽叶树木,风一吹沙沙作响。

营区的大门有两个红砖砌成一米见方的门柱,约三米高,两扇锈迹斑斑大铁门斜斜歪歪挂在上面,门上的铁皮有些脱落,风一吹哗啦哗啦响。大门离营房约30米,中间长有数十棵十几米高的树。营区围墙成四方形把营房环绕,我们的训练场就在营区后面山洼洼里。

晚上,我感觉刚刚睡下就有人轻轻摇我,(我们没站岗的兵照常训练累个半死)小李子穿着军大衣浑身雪白地站在我头边,一身寒气向我迎面扑来。喂!兄弟该你了。他一边轻轻跺着脚,一边摇着我说。

我刚躺下你就叫,你是不是站了半小时就来了。我往被子里缩了缩不耐烦的说道。这小子拿出班长的手表晃了晃说:两点就差五分钟,你穿上衣服就到点了。

我是一万个不愿意的慢慢穿好衣服,接过他手中没子弹的步枪,推门走了出去。一股寒风夹着大雪呼的一下灌进了我的衣领,我打了个冷颤。把身上的军大衣用武装带紧了紧走向了营区大门。

营区大门向外躺开着,两盏路灯一左一右在高大树木的缝隙间忽暗忽明,一种恐惧感不由自主的在心中升起!我紧张地向四周望望,就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狂风卷着雪花的大门边,眼光所到之处黑的白的影子到处乱晃,像黑白无常跳着舞蹈。风从铁门上的破铁皮中穿过,发出拖着长长声音‘呜···呜···呜’怪叫还夹杂着铁皮咣铛咣铛响声。我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阴森森山坡怎么这么让人害怕,听老兵讲过,这里原来是乱坟岗,后来被部队推成了教导队,现在临时改成新训场。

我脑袋里在不断地闪现自己能想到的恐怖场面,我心里更害怕了,手中紧握的枪也不由自主在抖动,接着人也跟着发抖。我嘴里不断的念叨:世界上没鬼!世界上没有鬼!谁见过鬼!我拼命的跺着双脚,尽量不去听风刮在铁门和树上发出的怪声。

我借着忽暗忽明灯光看了看班长的手表,时针指向2点13分, 时间怎么过得这么慢,我感到过了好久好久。

不知过了久,一束淡淡手电光东晃一下西晃一下从营区走来!我双手把枪紧紧地在右侧握着,枪口对着拿手电的人影。声音颤抖着有些变音地叫道:谁!

你那班的!远处传来孙副连长熟悉声音!这声音听起来那么亲切,和在训练场上嘶哑吼声一点都不一样。我五班的xxx,我回答道。

哦!孙连副哦了一声。又转了回去!我的大爷呀,你好歹陪我站一下呀!我眼巴巴看着他远去背影,心里像猫抓了一样。我又孤独地站在营区大门口,这岗站得,我好像站得比我成长得18年时间都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9/26 21:00:19 被一生微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6楼 修行之舟
恐怖片看多了吧,怕鬼,哈哈

其实坟地我也逗留过,骷髅墙前也呆过,没什么好怕的。

其实吧,我个人感觉,如果要算吓到我情况,唯一的一次是在新疆一废弃的石油小镇上,整个城镇就你一个人,晚上睡觉,大风一吹,到处玻璃窗响,门叽叽嘎嘎,你知道方圆几百里没有人烟,但是就感觉街道上有人,或者感觉有人要推门而入,大风吹得垃圾在街上滑动或者撞击的声音,回荡起来也叫人不自在……一晚上没睡踏实

7楼 一生微笑
就是那风过破铁皮的鬼叫声让人胆战心惊!加上光线昏暗!我确实好害怕!现在都记忆犹新!

单纯的鬼叫声我也习惯,在魔鬼城也扎营过,长时间的怪叫习惯了就好。

废弃城镇里面,一会风停一会风起,悉悉索索的声音,像人步行到面前戛然而止的声音,好像有人推门的声音,这才是最刺激神经的!青藏高原那样狂风呼啸,宁静夏夜的溪水旁虫儿鸣,都是享受!

感觉很多人,对视觉的恐怖大多能够承受,比如战士面对猛攻的敌人,哪怕黑压压的人涌来,枪林弹雨往往让人肾上腺素猛增,即使身边的战友不停在倒下,很多战士不但不害怕还奋起杀敌报仇! 如果战士进入丛林,搜索潜藏的敌人,看不见敌情,只听闻偶尔的冷枪,时不时身边有战友倒下,有的人会崩溃的乱扫射,或者吓得挪不开腿……潜藏的心理恐惧给诱导出来,才是最恐怖的!

题外话,有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叔叔辈,也笑谈过他们班有的兵,冲锋陷阵都不怕,晚上站岗也不怕,就怕猫耳洞的大老鼠,甚至宁可让洞里有蛇(捉蟒蛇或者其他蛇进来,都不能够有老鼠!但是又让怕蛇的战友快崩溃了,哈哈!


恐怖片看多了吧,怕鬼,哈哈

其实坟地我也逗留过,骷髅墙前也呆过,没什么好怕的。

其实吧,我个人感觉,如果要算吓到我情况,唯一的一次是在新疆一废弃的石油小镇上,整个城镇就你一个人,晚上睡觉,大风一吹,到处玻璃窗响,门叽叽嘎嘎,你知道方圆几百里没有人烟,但是就感觉街道上有人,或者感觉有人要推门而入,大风吹得垃圾在街上滑动或者撞击的声音,回荡起来也叫人不自在……一晚上没睡踏实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