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兵:远征军成排和敌人同归于尽的 不是一例两例

核心提示:在远征军里,成排成排的和敌人同归于尽的,不是一例两例,你攻我的阵地,绝对不让你攻下来,就跟你死拼, 最后你攻上来,我拉手榴弹和你一块儿完蛋,就是这种民族精神,为了不当亡国奴,为了胜利,才干出这个事,很多部队都有这样的例子。

老兵:远征军成排和敌人同归于尽的 不是一例两例

本文摘自:《1944-1948我的战争:原国民党少尉口述历史揭秘真相》,作者:黄耀武,出版社:春风文艺出版社

不是为了,是为了国家

进攻瑞古,首先要突破伊洛瓦底江,先头部队已经打下了渡口,李涛师长、傅忠良副师长赶到江边,指挥部队渡江攻击,刚好轮到我们三排跟随师长到前沿,负责保卫师指挥所,大家特别高兴。距离日本人最近的地方有三四百米,一点不紧张,就是兴奋,心想我能上去多好,不知道害怕。渡江用的橡皮船都安上了发动机,安好先不下水。

这时天上已经没有日军的轰炸机、战斗机,他们上来一架就掉下去一架,整个制空权都在我们掌握之中。

战斗一打响,炮火开始轰击,敌军滩头阵地顷刻就被我军炮火全部摧毁。枪炮声听得清清楚楚,连敌人的活动都能看到,步枪、机关枪有效射程一千米,全能够着。敌人开始垮了,一声令下,橡皮舟全部下水,一个橡皮舟可以装一个班的人,发动机打着,万舟齐发就上去了,渡江船只布满江面,我们在师指挥所看得清清楚楚,兴奋得大喊大叫。

对手还是号称森林之王的日军十八师团,但抵抗一下就不行了,士气太弱。担任主攻的六十六团率先过江后,一鼓作气把瑞古也拿下来了。日本鬼子撤退时,派出监视哨观察我们动向,了解我们下一步的动作,结果被六十六团逮住三个,送回来交给特务连看管。

我们找到一个半地下室,里面有一个关野兽的大笼子,就把这三个人关进去了,吃饭的时候给他们送大米饭,不限量随便吃。那时候已经看出他们没有士气了,不是很堆,但是没有神,问他们什么都回答。

当年日本人的武士道精神挺凶,但后来我们总结了一下,武士道精神其实也是唬人。

中国人没文化,没受过更多的教育,不一定懂得更多的道理,但是不当亡国奴这种民族精神,这种很淳朴的爱祖国精神,武士道精神真比不了。我们有个同学就讲,武士道就是宁死不投降,就是杀人很凶,但我们不杀人。蒋介石说日本武士道精神赶不上黄埔精神,我觉得他说得不到位,是赶不上我们的民族精神。

我们很多参加过打昆仑关的、第一次远征的士兵,就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从当士兵开始跟日本人打,一直打到当上班长、排长,他那是什么?就是不愿意当亡国奴的民族精神,很淳朴。国家到了危险时候,最紧要的关头,我就跟你拼死。在远征军里,成排成排的和敌人同归于尽的,不是一例两例,你攻我的阵地,绝对不让你攻下来,就跟你死拼,最后你攻上来,我拉手榴弹和你一块儿完蛋,就是这种民族精神,为了不当亡国奴,为了胜利,才干出这个事,很多部队都有这样的例子。

不是为了什么主义,也不是为了蒋介石,就是为了国家,为了民族的生死存亡。我们在学生大队的时候,就经常唱这样的歌:向前进,不后退,牺牲已到最后关头,把我们的热血去拼掉敌人的头……

渡过伊洛瓦底江后一路进军很顺利,和敌人一接触他们就撤,撤得很快,他打不过,认输了,不像第一次远征那么困难。

师长、副师长带着师前线指挥所领着前卫团就往前追。尽管不像前面的步兵班、排、连那样离敌人那么近,但是遇到开阔地有时也能望见敌人,师指挥所不能距离敌人太近,不知道什么时候,旁边出来一股人就容易把你收拾了。

部队按照命令向北行进,遇到没有路的地方,如果的指北针就在眼前的位置指着北边,就得砍树开路,我们一人一把缅刀,只要行军需要就砍。前卫团和前卫营负责开路,第二天前卫团轮换,新部队上去继续开路。

部队行军的安排,前卫团走在最前面,团前面有前卫营,营里还有尖兵连、尖兵排,排前面还有个班,班前面还有伍,一层一层各有各的任务。向前推进的时候,发现情况都是鸣枪,不用人跑过来报告,那就晚了。营以上才有无线电,连一级只有有线电话,但行军的时候挂不了,所以最前面出情况肯定是鸣枪。

师长、作战副师长、参谋长组成师指挥所跟着前卫团在前面,师部在后面,后勤副师长、政治部主任、各个处长在师部。师特务连有三个排,轮流跟着师长、副师长上前沿,今天一排去,明天二排去,后天就是我们三排,每三四天我们能轮到一次。轮到我们跟着师长到师指挥所,碰到前线有战事,就看得一清二楚。

一个团向前进攻时的布局是,前面放一个主攻营,一个营做预备队,一般布置在师前线指挥所后面做保护,还有一个营摆在主攻营的左右,主攻营打不下来,伤亡太大时,就撤回来上预备队。师指挥所前后左右都有部队,中间是我们特务连的一个排保护。

在缅甸,我们师部没有遇到过险情,特务连没有正面跟敌人发生战斗,我们的机枪要响了,那就是敌人打到师部了,说明前面的步兵团、步兵连顶不住了,我们没事就说明前面打得好。

每次跟着师长李涛到前线我都有这种感觉:必胜!

指挥官的指挥很有条理,一点不慌乱,部队发起进攻的时候很有层次,没看过我们的部队像一群发了疯的疯牛似的进攻,都是很有层次。这个连向前运动,另一个连帮你掩护,用重机枪进行火力支援,打击要攻击的目标。你这个连攻上去到达指定地点,再用火力帮我压住对方,我再过去,很有层次不慌乱。

这都是黄埔军校步兵操典规范的,是战争经验的总结,美国也这样打,不然伤亡就大。当然后来在解放战争时就不适用了。

指挥官用无线电指挥战斗,如果预定今天拂晓进攻,进攻之前先用无线电喊话,在指挥所站岗时就能听到,他们互相喊话不叫名字、不叫职务,都叫:“朱先生吗?我是李先生。你到达什么位置?现在什么情况?”敌人离你多远?准备好了没有?有什么问题没有?尽管他已经知道情况,但还要再摸摸。

进攻前询问一次,枪响以后,很快再次通话,询问顺不顺利,需要什么支援?

炮火支援很重要,军一级才配备榴弹炮团,师一级有战斗任务需要炮火支援,就把榴弹炮团一共六门榴弹炮都配过来,榴弹炮主要是打敌人纵深的指挥部,山炮、八一迫击炮、四二迫击炮还有一些较小的步炮打敌人阵地工事。发起主攻前,进入位置。炮位架好、标点好目标,步兵都在前进的位置站好,等待出击命令。炮轰之后,马上询问还有没有问题?还需要轰

多少?还有哪些主要工事需要继续打击?马上通过无线电下达命令。

二十二师的传统是六十五团专打迂回,潜入到敌人后方埋伏,专门打敌人的增援部队、辎重部队,掐断补给线。团长周璞是个小老头,善打这个仗,他不是黄埔的,都四十多岁了,按理说不能提升,但上面舍不得让他走,又不能老让他当团长,到东北后提升了副师长,很不容易。他专门琢磨、研究这个,是这方面的老手,很多战斗都把他放在那个位置,先派他包抄,每次都很有效。

二十二师当时的干部政策是团级军官要黄埔十三期毕业、参加过昆仑关的。黄埔十三期是一九三八年毕业,一九三九年打昆仑关时他们也就是个排长,经过了昆仑关、第一次远征、第二次远征,这些军官每一个人的个性特点都表现出来了,当初来二十二师一大批,最后选中当团长的,只留了两个。

其他的也够资格当团长,但是在二十二师当不了,没有位置,只能调到别的师当团长。十三期留在二十二师这两个当团长的周九皋、余汝干,都是比较有脑筋,比较沉稳,比较有把握的。六十六团留的余汝干,这个人很聪明,非常能干,也很能打。

打马拉关的六十五团团长傅忠良,也是因为留不下,到东北后升任青二师少将师长,小矮个,挺沉稳,资历够、能力够,但是在二十二师升不上去,只能到别的师当师长。六十四团团长李平,资历也够,打昆仑关、第一次远征、第二次远征都有他,很不错的,也升不上去,后来到别的师当副师长。

营、连级也同样如此,很多连长调到别处当营长可以,在二十二师就干不上,能力也够,不能耽误他,就让他上别的师当营长去。留下的必须是硬手,老乡啊、同学啊,拍拍肩膀就行了,这个不行,打仗是玩命的,涉及部队的生存问题,不敢感情用事,非常慎重。

团一级番号是国防部给的,营一级是本师定。

还有的是先安排个闲职,比如十七期的已经当了三年排长,到别的部队早就当连长了,这里没位置提不起来,又不想放他,就先做连指导员,将来有机会了再安排。连指导员不是政工干部,也是军事干部,但是没有兵权,连队是连长说了算,二十二师没有副连长,营里是有副营长,是营长的助手,帮助搞训练、写训练计划。这是廖耀湘带兵的特点。

六十五团团副邱钟岳是湖北人,黄浦十四期的,昆仑关以后来的,他当连长的时候就很厉害,曾经在他阵地前面数出来过二百多具日军尸首。他后来当过我的营长。

这人很有个性,非常傲,很能打,有战功,谁都瞧不起,目空一切,眼睛长到额头上去了,这是不行的,友军之间互相协同作战很重要,谁都看不起,有困难的时候,人家就看热闹,增援你的时候我走慢几步、枪响了我慢点接火,那你就受损失了。战场上瞬息万变,可能耽误十分钟,你的营就被歼灭了。考虑这个,没留他,最后在东北调他到六十师当团长。

编者注:百贼河战斗,一九四四年一月,六十五团第六连官兵在连长邱钟岳指挥下,向日军猛烈攻击,全团此役总共歼灭日军官兵七百余人,第二营在此战役中仅伤亡官兵六十人。总指挥将军,很怀疑百贼河的战果,命令六十五团不要把敌人尸体埋掉,等他亲自看过才掩埋。次日上午,史迪威将军到达百贼河。指定要主攻连连长邱钟岳陪他巡视攻克的敌军阵地,待清点敌军尸体后连声赞美:“打得好,打得好,我要为你们向最高统帅请奖。”

因为要等待友邻部队跟上来,我们就地在瑞古住了五六天,瑞古是个挺大的村镇,很多建筑是英国式,有英国人在这里经商。我们学生兵跟一般士兵不一样,对我们比较宽松,吃完饭

没什么事就溜达。

有一天我和卓干成、李子琛、卓贯能几个同学在街上散步,看到有两个上年纪的中国人,一搭话,还是广东人,他们在缅北已经生活三四十年了,老人很热情,邀请我们到家里坐会儿。一看他们生活得挺贫穷、挺困难,穿的衣服没什么像样的。我就跟卓干成说,咱们去给养站给他们弄个降落伞。

空投物资时飘下来的降落伞很多,我们的衬衣、衬裤本来一人两套,因为是棉线的,有的穿穿就坏了,降落伞是绸子的,各种颜色都有,就拿来一个做内衣,我们不会做,段班长会做,给他盒烟,他是个大烟鬼,给他烟抽就干了。

我们到给养站要了一个蓝色、一个白色的降落伞给了这两个广东老乡,降落伞很大,拉开了比房子还大,可以做衣服、裤子,他们感激万分。

部队每个月发给我们十六个卢比加上十二个安的印度币,有钱可是没有花的地方,都在森林里打仗,没商店也没城市,只能是看到合适的东西就买点。爱抽烟的可以买烟卷,烟卷不是商店卖的,是跟美国兵买,美国兵有烟卷,骆驼牌、太阳牌,跟他们一比画就卖你了。美国人什么都卖,我们大部分同学都不会抽烟,有的同学钱攒得差不多了,遇到美国兵向他腰上一比画,要买美制手枪,美国兵也卖。中国兵不行,发给你的枪要是卖了那要杀头的。手枪很漂亮,是打冲锋枪子弹的,我看了都很喜欢,但觉得买这东西没意思,那都是用的,我们平时用冲锋枪、机关枪,比这个顶事。

我就找老百姓买鸡去,跟老百姓一说,人家摇头,说没有。

当地人白天都找不到鸡,他们是散养,大白天鸡都不知道走哪儿去了,让我到晚上黑了再来买。晚上再去,鸡都飞在树上睡觉,鸡到了晚上看不见,拿竹竿一打掉下来一个,我留着钱也没用,拿一块钱给他看够不够,卖鸡的直点头。

鸡有了还没有菜,他们房前屋后都种辣椒,不像我们一棵秧子上面没几个辣椒,他们都是密密麻麻的那种朝天椒,拿个篮子,一块钱,随便摘。我不要那么多,吃不了就坏了,捧两捧就得了,他也赚钱,我们也没多要东西,都很高兴。

顿顿吃牛肉罐头没胃口了,把辣椒洗洗,去掉把儿扔到茶缸里面,放点盐,用树棍捣碎了,一辣就开胃了。老吃罐头受不了,得改善一下胃口,弄只鸡,弄点辣椒,花不了多少钱。

我过去也挨过饿,按道理应该什么都能对付,但始终不行,吃东西比较娇气。有一次晚上生篝火,卓干成说吃点什么呢?我说吃啥啊,牛肉罐头像草一样。他就把牛肉罐头扔到火里,噼里啪啦地响,时候差不多了,用根树棍拨出来,拿衣服包着打开,里面的油都烧化了,这个罐头和平时炒的就不是一个味,特别香。牛肉罐头油多,脂肪也挺多,一个人对付一个罐头,补充点能量,站岗时多少能解决点御寒问题。

我买辣椒、买鸡从来不讲价钱,要多少给多少,人家也不多要。给钱的时候一直给到他直点头,那意思说够了、不要了为止。

我对钱毫不珍惜,买辣椒、买鸡都是我掏钱,年龄大的同学都把钱攒起来了,回国后到银行换成国币都成了小富翁,这时我才发现,同学里面最穷的是我。

缅甸人吃饭用手抓,我们就教他们拿筷子,训练的时候教过我们几句常用的缅甸语,用手比画他也明白。

他们的竹筒饭很有风味,把米倒在竹筒里,加上水,筒头塞上木塞,放在火上烧,烧好了剥开竹筒,米饭被一层薄薄的竹衣包着,蘸点白糖,吃起来很清香。

国内的兵有很多吃不饱肚子,规定每人每天一斤半米,但是当兵的都是青壮年,每天很辛苦就不够吃,也给几个菜金,可物价很高,买不到菜,就吃咸盐水。

在印缅没有限量,随便吃,中国兵刚到这儿感到很舒服,每天都有牛肉罐头,就是午餐肉,但有一个缺点是没青菜,顿顿是南瓜炖牛肉罐头,时间长了就不爱吃了,不爱吃也比咸盐水好,但就不觉得香了。

部队出发时每个人要背五天的粮,粮食有的是,但道路不行没车给你运,就得靠自己背,一天的量是一斤半,背五天的就是七斤半,谁能多背更好,还要携带武器、弹药、行李,粮食就只能背五天的。出发第四天就需要空投粮食了。部队行进到一个位置,推土机就上来作业开出一块空地。每个营有一个美国联络官,电报发出去,说明部队行进到什么位置,有什么标志,很快降落伞就下来了。

有次师里把守给养站的任务派给特务连,我们到了那儿看见有好几种颜色的降落伞,白色、绿色、红色。因为我们老吃牛肉罐头,就觉得肯定不止一种罐头,白的是牛肉罐头,还有饼干盒子,肯定是我们的了,那绿的呢?红的呢?大家一商量刺刀扎上去就打开了。一开是豌豆罐头,再开还有鸡肉罐头,大家一尝挺好,就捞来什么开什么,开什么就尝什么。鸡肉罐头我们平时吃不着,是给团长、师长的,我在师部站岗时,干部在帐篷里吃饭,厨师端菜的时候从身边经过,所以都看到了,青菜的、牛肉的、鸡肉的,各类罐头都不一样。捡点干树枝点火烧一烧,大吃一顿,大的有八磅一罐的,还有小的,吃剩了就扔了,谁也不带,有的是。

后来一看还有麻袋,大都是米。有次我们打开个麻袋,一看是砂糖,我们就留了一麻袋。美国钢盔比较长,里面一个套,外面是一条固定在脖子上的带子,就把美国钢盔洗干净烧上水,也不会做面食,把面和完,搓成小团往水里一扔,煮熟了再倒点糖,吃起来很甜。那一麻袋糖,吃不多少,也不能带走,就扔掉。扔掉的也浪费不了,缅甸人就捡去吃了。

这段生活虽然很辛苦,但是很有趣。缅北的气候和印度相差悬殊,印度是晚上倾盆大雨,白天晒死你,钢盔戴一会儿就烫手了。缅北比印度凉快点儿,也可能是季节关系,这时候已经深秋了,天凉了,森林也多。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