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核心提示:当部队追到海边时,鬼子却从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了。部队分头寻找,可就是不见鬼子的踪影,于是杨运星和战友们在海边“安营扎寨”,以防鬼子再次袭扰。“有一天,我和战友们一起外出,在路上偶然遇见了一位会说中文的华侨,闲聊中我们得知他是从云南迁过来的,他还告诉我们,这里距新加坡只有10多英里了。”

远征军老兵:我们追击日军差点追到新加坡

本文摘自:《梅州日报》2010年8月13日第8版,作者:《梅州日报》编辑部,原题:《杨运星:远征兵梦回烽火岁月》

人物档案:杨运星,1924年生于大埔县百侯镇帽山村,1942年冬参加中国第二次抗日远征军赴印缅作战;抗战胜利后随陈明仁起义投诚,归顺了、薄一波的部队;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复员回到帽山村,此后一直生活在大埔。

日前,记者第三次前往大埔探访了我市86岁高龄的抗日远征军老兵杨运星,老人向记者更详细地追忆起那一段深埋心底的峥嵘岁月。

“深山作战,差点葬身茫茫林海”

1943年8月,远征军接到攻打密支那的命令。此后3个多月,杨运星和战友们不仅要跟鬼子厮杀,还要在原始森林中与野人、野兽周旋,食物及枪支弹药则由美军运输机空降。

原始森林野人山地形复杂,部队经常迷路,随队的10多个美国侦察兵也联系不上美军侦察机。无奈,排长闷头想了几天,最后决定用战士们随身携带的刀砍倒一片树木,腾出一块空地,向侦察机发出求救信号。将树木去掉枝丫后,战士们一起用树干搭成“人”字形,并在自己头上系上白色的布条,向美国侦察机求救。可是,足足等了一个星期、求救人群换了好几批,也没有效果,只能眼睁睁地望着侦察机从头上掠过。正当大伙都以为要葬身茫茫森林时,一架美国运输机发现了他们,在其指引下,地面部队一路狂奔,最终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回到了大本营。

“连发两炮,我把鬼子炸得粉身碎骨”

走出迷途回到营地后,杨运星随部队继续追击鬼子,却再次遭到偷袭。侦察兵发现是从前面灌木丛中射出来的,排长命令杨运星亲自出马,杨运星迅速拿出一个火药包系在炮弹尾巴上,把火药包的导火线拉出炮筒。一片死寂后,步兵冲上去时又遭到一阵扫射,“为啥一个火力点摧毁后又响了?”排长很纳闷,只得再用炮轰,杨运星连发两炮,炸得鬼子粉身碎骨。杨运星瘫坐在地上,脑子一片空白。战斗结束后才发现3具鬼子的尸体,原来,狡猾的鬼子在兵力不足时,一个火力点附近还隐蔽着2个鬼子,炸掉一个后,附近兵力又在原火力点上埋伏,而进攻的我军往往以为鬼子被炸掉了,他们就是利用我军这一点采用连续扫射的方式,造成我军100多号人伤亡。

“那一战,我们差点打到新加坡”

1945年,杨运星随部队从曼谷一路对鬼子穷追猛打,然而他们竟然没有发现队伍已经快要走出泰国边境。当部队追到海边时,鬼子却从他们眼皮底下消失了。部队分头寻找,可就是不见鬼子的踪影,于是杨运星和战友们在海边“安营扎寨”,以防鬼子再次袭扰。“有一天,我和战友们一起外出,在路上偶然遇见了一位会说中文的华侨,闲聊中我们得知他是从云南迁过来的,他还告诉我们,这里距新加坡只有10多英里了。”两个月后,部队接到命令,要求全体战士结束战斗,从曼谷驻地乘飞机返回广西梧州。

抗战胜利后,杨运星跟随大部队到广州接受日本投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