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间隙在休息的德军空降兵

从1944年5月开始,在德占区法国科唐坦半岛南端的卡朗唐地区,居民们发现不断有德军增援部队抵达。更加令人不安的是,这些新来的德军不是以往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兵、敞着风纪扣的守备部队或懒洋洋的炊事兵,他们一下火车就排成整齐的队列,尽管脸色有些疲惫,但看起来士气旺盛。缠绕着伪装网的煤斗型头盔下面是一张张年轻的脸,他们还穿着富有特色的迷彩服和低帮战斗靴--这是精锐的德国伞兵。

这些伞兵属于德第6伞兵团,团长是空军少校弗雷德里希·奥古斯特·弗雷赫尔·冯·德·海德特。第6伞兵团调入卡朗唐地区,是西线德军为应对可能到来的盟军进攻而采取的措施。诺曼底登陆行动打响后,第6伞兵团身处首轮激战的中心地带,也造就了二战中难得一见的伞兵对决。

“入侵已经开始!”

1944年6月5日夜,海德特少校坐着指挥车出城,前往法国北部城市雷恩,参加沙盘推演。他在卡朗唐以南的佩里尔设立了团部,把3个伞兵营依次配置在了卡朗唐南郊大约20千米长、15千米深的地域里。至于盟军袭击的警报,几乎每天都有,但接着每天都会取消。

海德特少校的座车在半路上拐往郊外的一处法国大宅,那里住着德军的马可思将军。两人本打算结伴同行。结果一个警报突然传来,称发生了紧急情况,并要求军官们“待在指挥部里”。海德特次日清晨赶回佩里尔时,那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参谋官们一拥而上,报告说夜里发生了多起破坏事件,但没有更多细节。德军在此区域的无线电联络通信量激增而陷于瘫痪,无法给他们更多的情报。

部下报告说,已经在卡朗唐外围抓了一些俘虏,全都是美国人。海德特亲自审讯后发现,6月6日零点之后的几个小时里,美国伞兵从天而降跳进了他的防区。第1伞兵营报告“落下了100~150人”,第3伞兵营报告“落下了500人”,至于敌军的番号,应该是第101空降师501团和506团。

“入侵已经开始!”海德特立刻向靠近海岸线配置的第91空军野战师发出警报。海德特于1907年3月出生于慕尼黑一个贵族之家,他曾在克里特岛指挥伞兵营最早冲进该岛首府干尼亚,并为此得到了一枚骑士十字勋章。德军当中可能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如此规模的伞兵空投意味着什么了。

海德特紧急制订了作战计划,把指挥部从佩里尔推进至卡朗唐以北的小镇圣科莫杜蒙,同时命令各营立刻往北运动攻击。

圣科莫杜蒙是一个小小的交通枢纽,途经此地的公路连接着法国内陆和科唐坦半岛北端的海滨地区。海德特下令伞兵把守住路口和路旁倒灌了水的田野,“不能让美国人取得任何突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军机枪阵地

“本团正投入交火”

在新指挥部里,海德特正式向上级第2伞兵师师部发报:“本团正投入交火。”

根据海德特在6日紧急发布的命令,该团第1营朝圣科莫杜蒙以北疾进,打算抵达正对着海滩(犹他滩头)的暗堡群阵地;第2营也向北行动,准备与第795格鲁吉亚步兵营会合,后者是当时法国“东方师团”的一部分;第3营则留在后方担任预备队。

第6团最大的资本是富于战斗经验的指挥层。海德特在克里特之役后转战俄国和北非,曾经是传奇的拉姆奇伞兵旅中一员。阿拉曼战役后,海德特麾下的伞兵教导营在没有任何车辆的情况下徒步长途跋涉回到突尼斯,连隆美尔都觉得惊奇。

第6团的3个营长全都是伞兵老手。2营长罗尔夫。梅格尔少校来自第1伞兵团,获得过不计其数的勋章,但别在他制服左边口袋上的金质近距离战斗奖章却十分稀罕。整个二战中有633名德军官兵获得过这种奖章,伞兵部队只有2人。

全团有1/3的军官和1/5的士官参加过东线或意大利的战斗,成为这个重建时间不长的部队的骨干。团里的士兵大多来自伞兵学校和空军野战师,平均年龄还不到18岁,如同第12SS装甲师“希特勒青年团”师一样年轻、一样狂热。

第6团是个满编团,全团共有15个连。其中3个伞兵营各辖4个连,包括3个伞兵连和1个重装备连。每个伞兵连配有18挺机枪和3门80毫米迫击炮;重装备连配有12挺重机枪,4门80毫米迫击炮和2门步兵炮。每个连还有数量不等的“铁拳”反坦克火箭筒。

团部直辖重装备连、反坦克连和工兵连各1个。其中第13重装备连配有9门120毫米迫击炮和8挺重机枪,第14反坦克连有4门75cm反坦克炮、34具“坦克杀手”反坦克火箭筒和6挺机枪,第15工兵连则有2门80毫米迫击炮和6挺机枪。

刚开到诺曼底时,第6伞兵团的兵力为3457人,D日(1944年6月6日)时总兵力已升至4500人。

即使如此,第6伞兵团的火力标准也只能算是“标准配备”,因为它没有什么重武器,迫击炮的弹药数量也很有限。最麻烦的是缺乏运输车辆,支援武器都得靠人力扛着。伞兵们对此有不少怨气。有人说:“我们就像中世纪战士那样全靠两条腿走来走去,还要拖上反坦克炮和迫击炮!”

此前盟军的情报机关并未重视第6团,情报相当混乱。先是认为它的战斗力可能仅比“东方师团”好一些,后来却又把它称作“整个诺曼底地区装备最精良的德国部队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德军80毫米迫击炮正在射击

“我部现被包围”

海德特在圣科莫杜蒙找到了一处绝佳的观测位置,那就是矗立在镇中心古老教堂的钟楼。从6日下午开始他就在钟楼上面凝望,希望尽可能多地掌握战场上的情况。他的两个营正按计划向北前进着。由于美国伞兵散落地区很广,德国伞兵向“前方”开进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不断和“后方”之敌进行近距离战斗的过程。

第1营在原本要前往W5暗堡群,但在距离W5约6千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暗堡已被美军攻占。面对大批刚刚登陆的美国步兵,第1营决定在低矮的灌木丛间观望一段时间。这个决定极不明智,因为晚上大约有150架滑翔机把第101空降师的机降团投送到第1营后方,使该营差不多被合围了。

与此同时,第2营在行进途中也遭到了来自圣梅尔艾格利斯的火力袭击。此城原来由一支德军高炮部队占领,但他们没有通知第6团就弃城而逃了。

海德特在6月7日一早再次登上教堂钟楼。太阳一升起来,他就看到了“全部的真相”。他向小镇以东的海面上张望时,大群盟军舰队蓦地出现在他的望远镜里。就在他惊讶的时候,来自舰炮的大口径炮弹呼啸而至,打得教堂周围地动山摇。海德特急忙下令把指挥部撤到靠近卡朗唐的一处农场里。

此时第1伞兵营正苦苦招架美国坦克的攻击。营长埃米尔·普利埃夏特无奈地发现,营里仅有的一些“铁拳”很快消耗一空。更糟的是,好容易恢复起的同团部的电讯联络,结果却传来这样的询问,“你营是否可以派出一部兵力去同第2营会拢?”普利埃夏特在7日上午晚些时候发报回应:“我营已击毁5辆美军坦克……我部现被包围,准备夺路撤离。”

收到讯息的海德特这才知道自己的部下情况不妙。他转而要求第2营派出一支侦搜分队去联络普利埃夏特。这支分队在前进路上干掉了2辆美国坦克,却再也无力更前进一步了。

海德特决定动用留作预备队的第3营,但是该营派出的第一个连很快也陷入了激烈的遭遇战。22时,营长霍斯特。特莱贝斯报告称,他的第二个连已经与美国坦克交火,虽然打掉了其中2辆,但全连只剩下1具“铁拳”了。

在位于农场的新指挥部里,海德特盘算着局势:在盟军的突袭下,第6团的处境很糟,在各个方向上都受到了美军的压迫。海德特决定放弃圣科莫杜蒙镇,把新防线布置到该镇与卡朗唐之间的公路上。

海德特立即下了命令,不过还是稍微迟了一点。正在苦战的第1营陷入了绝望,全营只剩下约300人,不但看不到任何突破的希望,而且防线越缩越小,最终被压缩到拉巴奎特一带。疲惫的伞兵被美军火力压制在倒灌了河水的田野里动弹不得。营长普利埃夏特是个老兵,1938年就加入伞兵部队,获得过一级和二级铁十字勋章、参加过克里特空降。但现在他的4个连长已有2人阵亡、2人失踪。此时他被迫决定率残部向美军投降。(该营只有25个残兵侥幸逃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中阵亡的德军空降兵

激战“亡者之角”

第6团虽然损失了一个营,但第2和第3营全身而退,集中到博蒙特村附近的三岔口上。德军在这里据有地形上的优势,公路两旁不是沼泽地就是灌了水的灌木带,非常适合打阻击。

交汇在这个岔路口上的两条公路是N13和D913。N13往北经过圣科莫杜蒙直抵瑟堡,第6团就是沿这条路撤下来的,往南去可以到卡朗唐。D913公路则在此向东北斜插,直通犹他滩头。这个岔口即将成为诺曼底之役中最具历史意义的地点之一,美国兵们把这里叫做“亡者之角”。

岔路口上有一座非常突兀的小楼。在接下来的争夺战中,它将先后成为交战双方的临时指挥部及伤兵救治站。这幢老房子奇迹般地在炮火的洗礼中完好无损,如今已成为专门纪念此战的博物馆。

6月8日美军第101空降师的伞兵们抵达这里,一场难得的伞兵地面对决随即上演。美国伞兵发现,向小楼靠近每一步都很艰难。德国伞兵的火力并不猛,但非常准。一道又一道灌木树篱使得战斗多少带有巷战色彩,而要涉水趟过的一个又一个田埂则给德国伞兵提供了瞄准的便利。

性急的美军派出第70坦克营开路。当金属履带特有的噪声传来时,寸步难行的美国伞兵发出一阵阵喝采声。然而打头的一辆M5A1“斯图尔特”轻型坦克刚一抵达三岔路口,就被“铁拳”击中,停在小楼前剧烈燃烧起来。

德军的反坦克伏击造成了骇人的情景,“斯图尔特”车长瓦尔特.T。安德森烧焦的尸身向外扑出,半挂在炮塔上。由于受到德军交叉火力的压制,美国兵始终

无法上去收尸。这个残酷景象刺激了第101空降师的伞兵们,他们管这里叫“亡者之角”。

“亡者之角”准确地概括了该地战斗的残酷性。在灌木丛林提供的天然掩护下,德国伞兵从事先准备好的单兵掩体里向外射击。每组3至4人的反坦克分队更是神出鬼没,他们扛着“坦克杀手”火箭筒埋伏在灌木间隙里,当美国坦克疾驶而过时,他们会放过头一辆,而把火箭弹射向后面的坦克。

对手的强悍令美国伞兵震惊。第101空降师502团D连的士官邓肯曾抓获过一名德国军官。他把手枪顶在这个德国人脑袋上,让他向德军士兵喊话,要他们放下武器并投降。这个伞兵军官大吼了几句,接着他手下的人便朝声音方向一起开火,把他自己和邓肯全都打死了。

可是强悍代替不了弹药,海德特不断收到弹药用尽的报告,这意味着他这里已无法支撑多久了。由于美国伞兵的力量在不断增强,海德特下令部队后退至卡朗唐城北的外围阵地,以得到弹药补给,还能得到城南高地上的炮兵火力支援。“亡者之角”的争夺终于告一段落。

本文内容于 2013/8/29 14:38:14 被围棋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