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其实早在1943年2、3月间,正在指挥哈尔科夫反击的曼施坦因,就开始酝酿1943年夏季的作战计划。其目的是通过一次大规模战役,最大限度消灭苏联的有生力量。

有种说法称该计划的最终目标是迫使苏联与德国媾和,却未免太夸张了一些。随着战争的进行,德国职业军官在希特勒心目中的地位越来越低,以至于希特勒宣称:德国陆军元帅,在他眼中,也不过是微不足道的普通德国人而已。希特勒是不会让他们来讨论甚至决定媾和这类国家大事的。

曼施坦因最初提出所谓“反向”计划。他相信泥泞结束后,苏联人会被顿涅茨盆地的经济资源和更深远的罗马尼亚石油所吸引,同时为了将德军围歼在黑海沿岸,而继续瓦图京“跃进”计划的路线,冲向第聂伯河下游。而德国人则应该主动放弃顿涅茨盆地,引诱苏军深入,同时把装甲部队集中在哈尔科夫以西,从侧翼切断苏军的退路,将其围歼在亚速海沿岸。

这个计划说白了,其实不过是哈尔科夫反击的翻版。但苏联人也不会傻到连上两次当。事实上,1943年夏季前确定下来的红军主攻路线,并非是曼施坦因所估计的第聂伯河下游—黑海,而是在北面直接攻打哈尔科夫,并一直扑向乌克兰首都基辅!

好在希特勒并没有批准曼施坦因的错误计划。纳粹元首自然不知道苏联人的实际意图,只是他实在不愿意失去顿涅茨地区。德国人刚刚修复了这里的发电站,而且计划大量采煤并建立军事化学工业,放弃了实在可惜。对德国人来说,这真是所谓歪打正着。

曼施坦因只好放弃“反向”,而把精力投入了“正向”方案。1943年冬季战局后,东线此前的大突出部都消失了,只有因为哈尔科夫战役而造成的库尔斯克突出部特别显眼。曼施坦因打算和中央集团军群采用一个联合行动,从突出部南北两翼实施钳形攻势,切断并消灭突出部内的苏军,同时缩短德军的战线,腾出更多的机动兵力。

大概在3月10日,希特勒来给曼施坦因授勋的时候,后者就向他阐述了上述计划。曼施坦因似乎觉得泥泞季节结束,德军就应该立刻发动这次攻势。但他过分低估了库尔斯克突出部内苏军的实力:斯大林的预备队,正在极力强化这个地区。种种的内外交困,无疑使希特勒变得日益谨慎。因此当中央集团军群司令克卢格向他请示夏季作战目标时,希特勒的回答却是:“东线维持现状”。

但到了3月13日当晚,希特勒似乎又有了勇气。他向陆军总参谋长蔡茨勒表示:“今年先小打小闹一下,明年大举进攻。也说不定今年就会胜利”。当天,希特勒签署了第5号作战命令,基于曼施坦因的方案,规定了1943年东线总的作战目的。

命令认为,春季泥泞季节结束后,完成休整的红军必将再次发起进攻。德军应该在局部地段先发制人,迫使红军就范。而战线其他地段上,则依托“预先构筑特别坚固的防御”,尽量削弱进攻苏军。

中央、南方集团军群应该在库尔斯克突出部,合围红军中央方面军和沃罗涅日方面军;

北方集团军群,应在7月初进攻列宁格勒,为此需要“最大限度地集中手头的全部炮兵并使用最新式的进攻武器”;

“A”集团军群固守库班河登陆场和克里木。

这个命令虽然看起来带有“防御思想”,但具体内容上却“进攻气味”十足:东线德军的4个集团军群中,有3个将发动进攻,只有一个防御。

而库尔斯克方向的战役,将是重中之重。但鉴于德军力量尚未恢复,德国人还是力图在“城堡”战役之前,发动几次小规模战役,为进攻库尔斯克创造条件。其中,包括3月22日下达的“鹞”战役,3月25日的“豹”战役。基本思路是:

动用第l装甲集团军和肯普夫战役集群,以及第4装甲集团军,合围和占溃哈尔科夫东南的苏军,摧垮北顿涅茨河一线的红军战线,保障库尔斯克以南德军的翼侧,稳住德军在顿巴斯的态势。但由于兵力不足,尤其是空军力量被牵制在塔曼半岛,2个计划最终没有实现。

上述规定东线德军1943年夏季战略的第5号作战命令,远远没有后来具体规定“城堡”行动的第6号作战命令著名。但围绕该命令而展开的关于希特勒1943年战略的争论,战后却一直在苏联和西方历史学家之间进行。

西方学者们倾向于认为,希特勒在1943年春季,注意力被吸引在地中海地区。北非陷落后,意大利未来的局势令他不安。而对于东线,希特勒则已经放弃了过去的宏大野心。其1943年夏季战略,仅仅是为了局部的战线调整,并通过主动出击消耗一部分苏联进攻力量。

苏联人则根据第5号命令以及德军其他文献中关于进攻列宁格勒的记载,判断德国人存在全面夺回战略主动权的野心。另外,苏联人还根据凯特尔的口供认定,德军一旦在库尔斯克附近取得胜利并顺利实施“豹”战役后,有可能向东北方向继续进攻,进入苏军大后方并威胁莫斯科。近年公开的苏共中央档案馆462a号档案记录的希特勒私人副官京舍的供述也显示,希特勒曾在1943年4月初告诉蔡茨勒等人,在库尔斯克打击红军后,德军将再度威胁莫斯科。当然这个计划听起来的确比较悬,而且也没有更多资料证实其真实性。

其实,西方和苏联历史学者的分歧,很难说谁对谁错。的确,希特勒在这一时期内部会议中的公开表态,整体非常保守,甚至有些悲观。他在5月15日对高级将领进行了一次秘密讲话,认为未来可能从东线大幅度撤退,同时暗示库尔斯克战役未必需要进行。而他对地中海的局势却颇为重视,计划在必要的时候,占领意大利和匈牙利。对西线形势,希特勒还比较乐观。他在5月19日断言:“西线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对此我深信不疑。”6月24日,希特勒又向戈培尔表示:他不再指望攻占高加索和深入乌拉尔。只求能够在1944年前稳定住东部战线。

另一方面,苏联人对希特勒企图全面进攻的推测,也并非全部是空穴来风。且不论希特勒是否有进攻莫斯科的企图,但进攻列宁格勒的计划,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德国陆军总部和北方集团军群从1943年3月下半月到5月,就一直在制定具体方案。为了实现这个计划,德第18集团军得到了很大加强,其兵力在7月初增加到29个师(包括党卫军“警察”装甲步兵师),成为当时东线最大的德国集团军。而且值得注意的是,该集团军还拥有当时东线唯一一支没有投入库尔斯克战役的“虎”式坦克部队——第502重型坦克营第1连。整个北方集团军群德军兵力达到了71万人,另有一个西班牙“蓝色”师。该集团军群的炮兵得到了特别加强,装备2407门军师野战火炮,占东线总数的30%,而且还包括大量重型和超重型火炮。

而这一切,其实只能说明希特勒正处于一个极端矛盾的状态。一方面,战争的现实状态使他明白,实现征服苏联的企图,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只能追求有限的战役目标;但一方面,一种赌徒心理,以及对苏联战争潜力的琢磨不定,使希特勒又在心里保留某种指望:在这段时间里,希特勒阅读了大量缴获的红军家信,对苏联后方平民的穷困状态有了相当了解。这使他怀疑苏联其实已经山穷水尽,德国只要再加把劲,或许还能取得相当成功。

一个有趣的细节,也证实了希特勒这种矛盾且动摇不定的心理状态。他曾就库尔斯克战役给德国宣传部门下达过很有意思的指示:不允许报道德军的进攻,而要说成是俄国人先发动进攻,但被德国人击退。德军在随后的反攻中,占领了大片土地并拉直了战线。

这样,德军一旦胜利,就可以说成是苏联的彻底失败;就算德军进攻失败,希特勒也依然可以保住面子。不过希特勒关于禁止报道德军进攻的命令,似乎没有发到其盟国,以至于后来彼此的宣传口径很不一致。

在这矛盾的心理状态下,也就产生了两套方案。一套是服从于现实,目的有限的库尔斯克战役计划;一个则是野心勃勃的全面进攻方案。当然,有一点很清楚:如果连目标有限的“城堡”计划都实现不了,那些野心勃勃的计划也将作废。多数军事统帅们在多数情况下也是如此:虽然他们事先会做出各种预测,但战争形势到底会如何发展,只有打起来以后才会知道。

至于战后苏联和西方历史学家们,围绕库尔斯克战役真实意图而各执一词的争论,则很难说谁对谁错,只能从他们各自的政治目的中去探究根源了。这个话题扩展开来,或许也可以产生一部《冷战史学史》,但这并非本书的任务。现在还是让我们回到1943年的春季,来具体审视一下希特勒的进攻计划。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