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83年9月23日

昨天排长任命我为搜集好人好事的辑录员,这一重任的份量有多重我没有再三考虑,就毅然承担了。细想起来,有说不出的酸甜苦辣滋味,连我这个“无事生非”的人,也能够一时被领导信任,太难以置信了。既然这不是在梦里,我当然乐意接受。

今天排长要我写一则二班长(我的班长)的先进,我虽对他的了解,但不算甚深。一着笔,笔的重量倍增,手一动不动握着,脑子杂七杂八,心卟卟作跳,如何落笔呢?……下午就要交稿,若是上一张白纸,岂不是辜负了排长对我的信任与期望。早知……唉!写什么?第一次写好人好事太生疏了,贫乏的知识连用在日常生活上也不够,何况写稿出墙报,故事情节要真实动人,又要适应当前形势。我变成了“热锅上的蚂蚁”,想不是,写也不是,左难右更难,真不该接纳这美差事。

庄跃、许昌林二位邀请我合照个相片作留念,既然是人家的心意,就领略吧。中队营区是个花、木、草的“植物园”,树林参天,鸟语花香。但要挑选合三人之意为背景的地方,真煞费了心机。我们象是个摄影师,通过严密的挑选,定假山、凉亭这两处作背景,除此之外,还定了合适调和的位置,这才肯罢休。也许摄了相兴奋的缘故吧,回来时一口气写了密密麻麻的一页稿子,但读起来太生硬死板了,不合意撕掉了。下午重写时,写了情节的上半,回味还算可以,没来得及写下去,又要集合小群练兵了。跳了两次木马两次顺利通过,动作虽比不上其他人,也值得我满意了。其余时间,我半躺坐在草坪上的荫凉处乘凉。回来后不久,有带镰刀割草,操场上的草真茂盛,割后不久又长出齐膝盖高的草,……排长没向我要稿,只好拖延明天再交吧。

9月24日

早上打扫环境卫生,我参加了。

全中队集合,宣布今年年终军政考核的内容与任务,全排的课目,安排的没插针之缝,我听后便想,会变成“哪吒”该多好。

接着,全班一起研究、讨论如何对待年终考核和怎样的成绩来迎接。我,先写完稿再说,写的还顺利,得心应手,终于完成一项“重大”的任务。

开团会时,冯副主任登台演讲,动人心弦,深受启发和教育。后又全中队干部战士举行了一次故事会,各班派代表谈谈先进事迹,真可谓丰富多彩,既讲了正、副班的(长)的模范事例,又介绍了战士们在平凡的工作中做出非凡的事例。我站在讲台旁,拿着的稿子颤抖抖。唉,出来个“洋相”,稀里糊涂的念完最后一个字,满面布满了红霞,热辣辣的,这是羞耻吗?可能吧,也完全不是,我说不清,反正在那时我是很不自在的,象做错了一件大事。

9月25日

站岗回来。就直接到蒲杰雄那里去。

他对张建峰的固执进行了提配(醒)与批评,张建峰也有这种感觉,很乐意接受,而且下定最大的决心一定要做好,我也是如此,要使人信服,首先要具备“忍耐”这个不易的条件,才能变成好人,蒲杰雄还献计献策,使我们的头脑又加入了营养成分,要做好本职工作是个人必需的,而若不能,到哪里,哪里的人是看不起你的,所以,要做好,就要把本职工作做得有条有理,这就能博得领导的欢心。

星期天休息到下午四点半钟为止,其他的又是正课时间。四点半至九点左右,这段时间里,要搞副业生产或小群练兵。饭后正是搞农副业生产,八点钟正开班务会,九点点名。今天和以往一样,除一小时跳木马以外,其余零碎时间就是松菜地、施肥、浇水或除草。中队为了赶形势,也实行了生产责任制,分菜地到人,我分了一小节大蒜地,长势一般过得去,我浇完菜水,汗噖噖的,把铁桶放回宿舍,就去吃晚饭了,刚好今天是我值日,吃完饭不久就拿扫帚扫饭堂。真意思,我没来得及喘口气,就风风火火去浴室冲凉,洗漱完毕,着好装具准备看电影。

9月26日

繁忙的一天过去,经一夜的沉淀,早晨特别清爽宜人,既使人享受到凉快,又唤醒了沉闷的精神。可以说,人们在一天中,早晨的精神最好,心情最愉快,都信心百倍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今天的训练复习项目众多,什么队列、军体呀、军事理论要背熟、单兵战术、主动擒敌,丰富多采(彩)。在训练主动擒敌时,我的后倒很差劲,被劳顺利一抱,倒下去时,触动了整个灵魂与神经,从肝门到喉咙的内脏都受到震荡,喉咙象塞了块石头,我使劲把它吐出来,以为是血,定睛一看,是痰。从此,我休息到收操。

收操后,集合饭堂,全中队听指导员做报告:“华韵隆的问题是这样,他多次违反纪律。目无组织领导,以威胁的口吻吓唬战友领导,在上星期六晚上,他独自跳进储水池里洗澡,还说是给战友们尝尝他的屁股水,星期天没请假私自外出,还借老百姓的自行车骑,到英山镇赶集,这些事违反中队规定的,上午我找他谈谈,他还不承认错误,还说‘纪律是铁,我是钢’,哪个敢将他如何要干掉哪个,促使我们的工作无法进展,为了我们的安全,暂时把他搬要(到)中队部住,错误承认了,就给他出来正常工作。在检查他的东西时,他的背包里还装着不少半生不熟的桔子,一串辣椒,现看他的表现如何,若承认错误,从轻处理,违抗马上搬上大队部,让他在学习班学习,思想学通了才让他出来工作。还有,星期天有几位同志违反纪律(外出不请假,骑自行车)的都找他们谈了话,他们的认识态度还很好,承认了错误。现在把这些出现的问题让大家讨论。另,华韵隆已写了检讨,下决心做好以后的工作。为了教育他本人和大家,你们在讨论时,个个都要当包青天,该怎么处理的就怎么处理。……”

哼,还讨论什么,部队的纪律是铁铸成的,还要假民主,以前不是说违犯者按情节轻重处理吗?条令条例,惩罚军人职责罪这些用来干啥?是哄骗小孩的?我看不是,那何必劳师动众呢?疑惑不解。

9月27日

我有这点体会:不管做什么工、干啥事,只有个人思想稳定,不能想这工作太辛苦了,这事情太难办了,才能把皱成一团的眉毛舒展开来,没股劲子干喜爱或不喜爱的事业,也不要认为我是至高无上之流,不能干下贱事、做低人一等的工作。前面已说过,思想要持之以恒,脚踏实地,任劳任怨,扎扎实实,不管是上流下等,干他一番。事后,包你满意。一回顾起来,以那些自命不凡,却干不出所以然的人相比,你还是会说积极肯干的好。为什么?那就让你在实践中证明吧。就拿今天队列训练来说,严格要求自己,做出了受人称许的动作。新兵连时,动作虽不那么好,但也过得去,这里面有很多积极因素,赶先进超先进在我们一班人心中萌发。训练一起劲,个个生龙活虎,而疲劳不敢在这时候在任何积极向上的人身上出现。他们想的、计较的不是劳累辛苦,而是如何把所要做的动作做好。下到老连队,我的思想就不行了,时起时伏,就象大海随着天气的变化时风平浪静时波浪滔天。训练起来,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精神老抬不起,懒懒散散,心(人)在曹营人(心)在汉,睫毛也耷拉下来,现出一副苦相,做这些“低贱”的工作,是和本身不配的,而到头了,落得个可怜巴巴的洋相。我的样子被人看上去,好像是个自负清高,骄傲自满的人,但我本人不敢接受人们的看法,我也是个社会底层的人,只不过是装模作样罢了。我悔悟过来,要做一个受人尊重的人,首先应从自己做起,时时刻刻为别人和自己的利益着想,如何做才两全其美,我是了(个)未成熟的人,还需要在社会上锻炼改造自己原来的做法。

9月28日

秋风阵阵,天气宜人。

今天,两个犯人在枪口下告别人世。我站在高坡远处眺望,刑场上白色点点,列成个大弓形。枪声一响,震撼肺腑,它在骄傲而自满告诉人们,违法犯罪分子已经被我(们)打死了。开枪,为他们走进另一个世界馈行,让他们在阴府之下,赎罪吧。

蒲杰雄到现场观看,回来后,我请他介绍经过,他简略对我说:“毙前死后摄了好几十个镜头。指挥员下‘预备’ 时,每个犯人由两名武警战士在他的左右也按跪在地上,枪决手把枪刺按在左肩下的心脏位置,听到‘放’时,他们扳机一扣,犯人应声磕倒在地面上。四个犯人其中一个只用一枪就死去了,而另外三个都补上两枪方死去。”我打断了他的话问道:“那中一发而未死的作何反应?”蒲杰雄解释说:“未死者,有的偶尔哀叫一声,是那么无力,有的却没有任何声音,身体发抖。那些犯人死后面如白纸上洒上淡墨,大(太)吓人了,特别那不瞑目的眼睛,睁得特别大,血流满草地,鼻孔、嘴也流出了血。噢,对了,其中一个枪决员打了一发子弹未打死罪犯,再打第二发时,犯人依旧不死,再装上一发子弹,由于心情过于慌张,把扳机当作保险扣,‘轰’的一声,子弹出膛,吓得那两个罪犯目睁口呆。其实,那些负责枪决的人员,无一不心慌。……”

听完蒲杰雄的介绍,回来摊纸画了一个电影演员肖像的轮廓,庄跃一声大叫,我以为他大惊小怪有要紧的事,匆匆走出门口,由于没计较什么,竟和庄跃碰个满怀,我尴尬一笑,他背着枪,可想而知,必定是站岗,他把两封信交给我,接过一看,都是我的,看字迹一封是表兄、一封是春来寄来的。看完表兄的来信,就执笔在纸上狂写,倾吐心思,让他能了解到我的一些处境。春来的信虽寥寥几字,他的心情我还是能从这几行字目里面理解出来的,他调到别的地方,比原来的还要幸苦,从这一点可以肯定,他的命运也是不很好,他的回信,暂且日后再回吧。

训练项目如往,晚上连续站两班岗,一班是帮他人站的。9月29日

训练既疲劳又快活。有时,几人围在一起说几句笑话,吹吹牛皮,用笑的方法使劳累消减些。排长已回家探亲了,假期有一月多,排里的工作由副中队长代理。他在表面上对我还算不错,不时地向我现出了友善的微笑,我当然还上一礼——微笑。近几个中午老是做梦,特别是今天中午,蒙蒙糊糊,好象堕入五里云雾,在雾里糊里糊涂接睡觉前所看的书接着看下去,看得那么生动、有味,但醒过来时双手乖乖放在胸前,书哪里去呢?这时,我才知道是做梦,而梦而(里)所看到的书已记不起来了。我尽力使自己快点入睡,养好神,才能站好岗,白天晚上都有哨,所以,我一心想尽快睡着,但脑子却和我唱对台戏,偏偏很清醒,迫的无耐(奈),只好起床,起床后又睡眼朦胧,眼皮很沉重,周身很疼痛,害得我叫苦不绝,样子真象个病人。

还有一件使我高兴的事,前次讨论的五位战友,中队部已宣布处理决定,华韵隆严重警告处分(由大队部决定),其他四位违犯纪律的都是警告处分(中队决定)。

这次若没这样,部队的各种纪律规定是纸老虎,是吓不死人的,有讲必有做,秉公正法,个个都当包公来严惩违纪分子,只有这样,中队的建设才有进展。

9月30日

下月的津贴费昨天已领,今天就花了十分之七,其中两元还蒲杰雄,两元借给他买收音机。日常用品也买了将近三元。日常用品本来不用花去这么多的,前次被人偷掉肥皂盒及一个(块)香皂,第二日洗衣服也不翼而飞,这要怪自己太大意了,不随手拿回,难怪别人把它“捡”回去。这近十天的肥皂幸好几位老乡慷慨供给,因为我自己没有分文了。今天去蒲杰雄要点肥皂,明天到林宗拿些洗衣服,庄跃借给我肥皂盒和香皂,今天才如数谢还于他。

我费思不解,那些人为什么老想着自己的利益,不计较别人的得失与苦痛,连这点不值钱的用品也要。不单单是这些啰,中队里的新闻多的是,昨天是你丢掉衣物,今天是他的鞋刷不见了,阿甲的牙膏不在了,乙的手表也被人偷了。那些小偷真利(厉)害,干了这些缺德的事,竟连一丝蛛丝马迹不留,人们也没有抓到。吓得人心惶惶,出门三步,须要锁柜。钥匙随身带。

剩下的十分之三,即三元,还要买邮票,纸张等。月头衣袋又留不下一分半毫了。

加菜,丰盛的一桌小菜。我们在桌面上方,高举酒杯,相互祝贺,碰杯后,高仰脖子,把香醇的汽酒一饮而尽。热闹的气氛充满节日的快乐,我也开怀畅饮几杯。

电视屏幕上歌手尽情的欢歌高唱,舞蹈新秀的演技柔软而优美,杂技演员把绝妙的技巧奉献出(给)观众,驯兽员指挥着漂亮的小狗做出高难度的动作,博得观众的掌声,相声家绘声绘色,用幽默的手法获得观众开怀的笑声……一位台胞歌唱家用歌声抒发了思念祖国之情怀……。“……遥远的东方有一条龙,他的名字叫中国……”我的心随着歌声的旋律而起伏。

10月1日

今天是建国三十四周年纪念日。

我和蒲杰雄闲聊,他感慨万千对我说:“我太不自食其力了,现在,我背负着几重负担,这精神债务的重量是无法用砝码来称出轻重的。脑子里最为清楚。我父亲对我的希望特别大,而我在校读书是三心两意,把大量的时间都花在“玩”子(字)上面,若每天坚持两小时复习功课,今天很有可能在大学校园里欢度国庆了。现在,父亲望子成龙的希望已成了美丽的皂沫,我大(太)辜负他。还有,我临走之前向母舅许下了诺言,“我如能飞黄腾达,青云直上,一定能照顾你们的。母舅的晚年太惨了,二十四岁的儿子得了肝炎病丧生,他唯一的依靠已过早减灭消失,为了能使他安逸度过晚年我才向他发誓的。人,是有灵有肉有血的,他孤寡老人,无依无靠,指望谁呢?(他虽有一个女儿,有了外孙,毕竟是别人的后代)?所以,我作外甥的,理所当然承担起抚养的责任。……”

真奏(凑)巧,我俩都是第三岗。时间差不多了,他才闭了话匣。

我孤独的吃完水冷的饭,蒲杰雄请我吃柚子,一个柚子一毛五,太便宜了,这酸甜润脾的汁,叫我吃了一个,在家时,最多只吃两三片。

去年的今天,国庆中秋同一日,心情的开朗是无法比拟的,我和朋友在午夜漫步在洒满月色的广袤无边的海滩上,互相倾吐心里话。月色是多么的温柔,她象一位慈祥的母亲,安抚着我们俩。对对恋人的倩影在我的眼中闪过,无穷无尽的悄悄话,灌入我的耳膜,听话意,好象他们完却了一切,忘记了本身是在地球皮上,进入了无比幸福的乐园之中,尽情享受上帝赐给他们的甜蜜……

今晚观看了潇湘彩宽故事片《特殊身份的警官》。

本文内容于 2013/8/13 14:02:04 被小编a4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