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父亲系列74 父亲说“投降”

父亲曾多次遇到投降的敌人。

第一次听父亲描述投降的敌人是抗战胜利的那一天,无棣战役中父亲那只小小的武工队率一帮民兵包围住一个据点,里面是刚投靠张子良保六旅的伪军,被包围住不让他们乱跑。就在鬼子投降的那天,有人向据点里扔了个纸条,内容是:无棣城破了,鬼子投降了。在援兵到来的同时,据点内的伪军投降了,父亲说那是标准的投降姿势,双手高举过头,枪托在手上,一个接一个排队从据点里出来,到外面指定的地方放下枪,周围是端着枪的八路。

在以后的战斗中,投降的敌人越来越多,已经形成了一个正常的战场形态。常常是随着“缴枪不杀”的口号,一批批的俘虏就押下来了,最多时是广德战役时,漫山遍野抓俘虏,一个担架队就俘虏了一个连,一天之内,1万多俘虏就来到俘虏收容所了。

有一次父亲对我说,战场投降也是很有技巧的,在高度紧张的战场上,双方士兵手里都是装满子弹的武器,一般是稍有危险就会开枪的,不少时候一群投降的人中有一两个顽固的,打黑枪,这一群人就危险了,很难有活命的。

父亲不少战友挨过黑枪,包括英勇善战的5连长,在一地投降的敌人中,被从一个碉堡里的黑枪打倒,牺牲在陈官庄围歼战的战场上。那个碉堡中所有的人都被狂怒的通信员扫掉了。

济南战役中,父亲的炮连配合1团作战,打历城王舍人庄,吃亏了,牺牲了突击队。当时没打下来,派地方部队围住,主力去打济南了,父亲的炮连还挨了一炮,才有了我写的“父亲系列4 父亲和骡子”的感人故事。

很多战史都说盘踞王舍人庄的岳伯仁部在第二天被渤海军区的地方部队攻克,但真实情况并不是如此。

进入上海后,父亲所在的33军教导队转为干部学院,父亲在4队担任教导员,5队的教导员是个残疾军人。

这个教导员原来在渤海军区骑兵团的一个连任指导员,济南战役时,骑兵团埋伏在历城的东面,准备追击逃跑的敌人。

济南城破了,3个纵队一拥而入,9纵、13纵和渤纵汇合于大明湖畔。

王舍人庄的敌人连夜弃城而逃,正好遭遇到埋伏在城外的骑兵团。

父亲说,这帮敌人基本上都被马刀砍了。

不是这帮渤海子弟兵记仇,也不是敌人顽强不投降,而是面对呼啸而来的骑兵,上千匹战马一拥而上,这帮敌人吓傻了,胡乱开枪,骑兵们绝不客气,一阵马刀解决了战斗。

那个指导员就是那时挨了枪,腿部中弹,残疾了,再也不能骑马了,调入后勤单位,辗转来到学院。

两位参加历城战斗的老战士,父亲参加了前半段,那个教导员参加了后半段。

父亲说,这些杂牌军没见过世面,没有正规军会投降的技巧,所以基本被消灭了。

越是嫡系主力,投降的越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