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斯诺登或接触中国国安人员甚至投奔内地

美特工收买成飞科研人员碰壁 刺探中国隐形战机机密

“作为另外一个国家的公民,为一家外国情报机构充当间谍,你必须得做一名混蛋”

自5月20日抵中国香港、6月10日在港公开身份,“揭秘者”斯诺登已在全球瞩目下于黑暗中度过了又一个礼拜。

前美国中情局(CIA)特工转型“揭秘者”,在将我们的注意力引向他所爆出的猛料——美国国安局(NSA)入侵中国网络数年——的同时,也将我们的视线转向这样一个群体——特工。

美扩大招募反华谍报人员

-

央视网日前援引英国金融时报文章观点,美国“棱镜”事件折射出的是,人们普遍警惕一个崛起中的超级大国。这种警惕的后果就是,CIA和美国其他情报机关对中国的监视是全方位的。从战略武器、军事基地到常规军演,中国各个层面的“军事机密”,均在美国情报系统的监视范围内。

以中国国产最新型的歼-10多用途战斗机为例,该机型已于近年结束试飞并正式定型投产。美国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即不放过任何获得相关情报的机会,并于1995年首次由其间谍卫星拍得歼-10的照片。此外,美国还派特工四处活动,通过出席各种场合的交流会,套取有关该机的机密情报。此后,为窃取中国隐形战斗机的机密,美国又派人混入成飞集团,收买有关科研人员,不过最终未果。

不过,美国在对华加强特工活动的同时,近年来还在不断扩大招募反华谍报人员的范围。据《华盛顿邮报》透露,今后5年内,美国国防情报局国外情报网在全球的间谍,将从目前的500人增加到1600人。

CIA情报官员如何物色特工

马修曾在海外为CIA效力三十多年,现已赋闲。从马修的情报官员身份来看,一个不言而喻的事实是:作为另外一个国家的公民,为一家外国情报机构充当间谍,你必须得做一名混蛋。“在招募特工或‘线人’时,我们要求他要无视保全自我的本能,要违反自己国家的法律──做一名叛国者。”

情报官员如何劝说一个人当叛国者呢?无现成的教材。但CIA官员必须了解潜在招募对象的动机,这样才能更好地利用他的弱点,最终让他对“行动计划”持一种正确的心态。

马修说,在进行评估的时候,CIA依据的是缩写为MICE的人类四个基本动机:金钱(money)、意识形态(ideology)、良知(conscience)和自我意识(ego)。“不过现在要在后面加个S,代表‘性’。”不过色诱陷阱不是一个可靠的招募手段。一个受到胁迫的特工往往会感到忿恨、郁闷,容易叛变和制造假情报。

在港第29天 斯诺登他在何处

在6月12日接受中国香港南华早报独家采访之后,“揭秘者”斯诺登又是近5天音讯全无。“斯诺登方面主动电话我们,但当时我还是半信半疑。直到当晚记者Lana Lam回到报社的时候,我才不再提心吊胆。”南华早报总编辑王向伟回忆。他同时表示,待事件尘埃落定后,会向外界交待采访事件的来龙去脉。

一项独立民调显示,大部分港人不希望将斯诺登交予美国人。而从所有人的角度而言,斯诺登现在何处,更是一个具玩味的话题。

新华网援引香港信报6月15日报道称,斯诺登来港,并转移了居住地点,行踪神秘,但其实香港特区政府已经掌握了斯诺登的动向,并有“专人”提供保护,以防出事。

当凤凰卫视将这一问题抛给中国香港前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时,叶称相信警方正追查斯诺登的行踪。“有可能警方有一些行动已经在机密地进行,如果你问美国政府有没有和港府接触,向港府求助?我们不清楚。如果政府有具体证据证明有外国政府或其他人士非法截取通讯和侵犯我们的隐私,可以进行检控,起码要提出抗议。”

凤凰卫视还引述美国媒体说法,斯诺登有可能已在中国香港与中国国安人员接触,甚至投奔中国内地,避免引渡返美。不过,有美国官员承认目前没有实质证据足以证明斯诺登与中国政府有联系,调查只基于表面证据。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