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与他的爱犬“希特勒”和“隆美尔”在一起

伯纳德·劳·蒙哥马利(MONTGOMERY of Alamein, Sir Bernard Law 1887.11.17-1976.3.25),英国陆军元帅,战略家,军事家,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军杰出的指挥官之一。著名的阿拉曼战役、诺曼底登陆为其军事生涯的两大杰作。1960年和1961年,两次访问中国。1976年3月25日,在英格兰汉普郡奥尔顿逝世。 蒙哥马利著有《回忆录》、《通向领导的道路》、《战争史》等书。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4岁时的蒙哥马利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1916年1月赴西线作战之前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英法两位将帅-蒙哥马利与戴高乐(1944年6月)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1961年9月23日毛泽东在武汉接见到访的蒙哥马利元帅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元帅

英国的“铁将军”——蒙哥马利来源蒙哥马利,英国陆军元帅。1887年11月出生,先后毕业于英国皇家军事学院、参谋学院。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战初,历任师长、军长;1942年8月后,任第8集团军司令、第21集团军群司令、盟军副总指挥。战后,任盟军联合统帅部副统帅、英国参谋总长等职。1958年秋退休,1976年3月病逝。著有《蒙哥马利回忆录》、《一种明智的选择》、《战争史》、《走向领导的途径》等书。

蒙哥马利出生在一个牧师家庭。他的祖父是印度战争中的英国“英雄”,他的外祖父是维多利亚时代的教长,他的母亲16岁时嫁给了在这位教长手下当牧师的34岁的亨利·蒙哥马利。未来的英国元帅是这一对夫妻的第4个孩子。不知是因为这对夫妻年龄差异、志趣差异,还是因为子女太多不堪重苛的原因,后来的学者们都认为,这个家庭缺乏爱,却充满着折磨。伯纳德·蒙哥马利说,直到他80岁的时候,他的耳边还常常响着童年时代母亲的吼声:去看看伯纳德在干什么,叫他停下来!每当听到这种吼声,他就有了一种被剥夺了权利的感觉。英国的历史学家们说:他的母亲试图在儿子性格形成时期控制他们,这是一个难解之谜,她有时让他们挨饿,甚至严厉地惩罚他们的微小过失,因此,蒙哥马利的性格中具有服从和反叛两种矛盾趋势。蒙哥马利在他的回忆录中说,他的童年是不幸的,而且把这种不幸完全归咎于他的母亲。后来的评论家们也认为他的童年际遇对他的性格乃至人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但是,蒙哥马利的童年不幸在婚姻中得到了补偿。1927年,40岁的蒙哥马利与一个已有两个孩子的寡妇贝蒂·卡沃结婚。他如此“大龄”才论及婚娶,不知有没有他母亲的阴影。我们只知道他说过:结婚对军官不是一件好事,你不可能既当好军人,又当好丈夫。但是,当他遇到贝蒂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应当结婚。

因为她美丽、温顺、优雅,令蒙哥马利心醉神迷,一往情深。不幸的是,在他们结婚十周年后不久,贝蒂死于昆虫叮咬引起的感染,蒙哥马利闭门数日,发誓终身不再娶。此后整整40年间,无论是二战之前已是少将师长的蒙哥马利,还是二战以后被鲜花簇拥、美女包围着的英国元帅,都是一个形只影单的鳏夫。对蒙哥马利来说,贝蒂的死是一个“心灵的黑夜”,比两次大战中的任何一次作战失利给他的打击都大。战后很多年,他常常向自己也向朋友们提出这样的问题:是什么东西使我仍然活着?我们不知道他问的是得到贝蒂的有幸,还是失去贝蒂的不幸。但他的确深深地爱着他的贝蒂。

蒙哥马利于1908年毕业于桑赫斯特军事学院,以排长身份被派往印度,不过那里没有战争,也没有荣誉。一次大战爆发,他随团开赴法国。1914年8月25日,他的团队遭敌重创,被迫撤退,途中他只身返回战场去寻找救助一个受伤的连长。10月,在向一个小村冲击时,他突然面对一个持枪的德军,千钧一发之际,他纵身猛扑过去,使尽全身力气狠踢对方的下腹部,那德军痛苦地跌倒在地,成了他生平第一个战俘。接着他继续率队冲锋并身负重伤,人们以为他会死去并为他挖好了坟墓。他回到英国治伤,发现自己已是上尉。一个月后出院时,他已是旅参谋长了。但是,蒙哥马利在一战中最重要的收获是他认识到:军事是一门需要毕生研究的学问,永远需要为之献身的军人,这是上帝为他选定的职业。因此他刻苦学习,不断反思一战,得出了自己的指挥准则:精确计算,缜密计划,充分准备,确保胜利。

一战结束后,他到了参谋总部,接着又去当营长,在参谋学院当教官。1939年8月28日,第二次世界大战已黑云压城,蒙哥马利少将被任命为第3师师长。他还来不及检阅部队,就向法国开拔了。法国对所有的英国远征军人都是噩梦,在德军飞机和坦克的轰炸碾压下,蒙哥马利也随潮水般的溃兵从敦刻尔克撤回英国。幸运的是,他很快从师长到军长,从军长又到一个英国军人所能得到的最好职务——第8集团军司令。此时是1942年8月,大英帝国正处于全球“滑铁卢”:法国撤退;缅甸失利;新加坡陷落;北非的英军被隆美尔从突尼斯赶到了开罗城外。报界评论说,英军是战无不败。在首相官邸唐宁街十号,丘吉尔像狮子一样地咆哮:击败隆美尔,击败隆美尔,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英国再也经不起一次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失败了。

历史为蒙哥马利准备好了舞台,一代名将已经呼之欲出。

1942年8月13日,蒙哥马利来到了黑非洲,第一件事就是撤去那些不堪重任的军官,整顿军队,振奋精神,然后去面对狡诈凶狠的“沙漠之狐”。他为隆美尔设计了一个德国军队从未想到的陷阱,他要使隆美尔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他把两个步兵师作为主要方向一线防御部队,而在其后和一翼部署了三个坦克旅,使得隆美尔无论向哪里进攻,都处在三个坦克旅的夹击之下。他决心用地雷场和轰炸机与隆美尔角力,不轻易动用他的“拳头”,一定要到隆美尔无力进攻时才让他的坦克部队进行有限出击。蒙哥马利的确是一个比隆美尔更“鬼”的狐狸,他不进行乘胜追击的目的是他认为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他必须小胜示弱,麻痹对方,以便在他准备好了的时候再进行冲天一击的决战。当时在蒙哥马利手下的新西兰第5旅旅长说:我非常喜欢这一计划,我觉得它比以往任何一次战役的计划都高明;我有一种主意已定、镇定自若的感觉,这是一个典型的蒙哥马利式的战役,当德军进攻时,一切都准备好了。的确,一切都准备好了,作战犹如按计划进行的演习。隆美尔如期而来,小败而去。

蒙哥马利在哈勒法山的胜利,在德国统帅部看来,最多是一场杂耍或滑稽剧,但他们没有料到,这是纳粹德国在非洲全面失败的开始。蒙哥马利已在筹划生死攸关的阿拉曼会战。他聚集物资,组建后备队,训练和重组部队,进行战术欺骗。他在动员令中说:这是历史上的决定性战役之一,它将是战争的转折点,全世界的目光都看着我们。1942年10月23日夜里,蒙哥马利开始进攻,他稳扎稳打,步步进逼,5天内使隆美尔的坦克损失了一半。第6天夜里,隆美尔把最后的一支部队——第115装甲战斗群投入反击,但蒙哥马利的部队仍像岩浆般地不可阻碍地漫过来。与蒙哥马利预计的完全一样,第12天,隆美尔全线退却。

此战,蒙哥马利伤亡1.35万人,损失坦克500辆,火炮100余门。隆美尔伤亡5万人,损失坦克525辆,火炮1000余门,遭到了毁灭性打击。捷报传来,丘吉尔下令全国的教堂敲响庆祝的钟声,战后他在回顾二战历史时说:阿拉曼之前,我们战无不败,阿拉曼之后,我们战无不胜。蒙哥马利名满天下。

非洲战事结束后,英美联军决心进攻西西里岛,蒙哥马利与血胆将军巴顿奉命率部进行地面攻击。来自最高决策机构的作战方案遭到了蒙哥马利激烈的批评:我认为这个计划完全是理论性的,它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他以一种使英、美将领都感到遗憾的傲慢态度提出了一个全新的计划,联军的统帅艾森豪威尔和后来的历史学家都认为这是进攻西西里岛最好的计划,但他对战事的这种贡献不足以弥补他的不与人合作态度带来的人际创伤。他有意降低巴顿所部的地位作用,又从他手里抢占了一条宝贵的公路,他甚至公开嘲讽美国的军事传统。他与美军将领特别是巴顿的关系急剧恶化。西西里战事因德军撤退而告终,它除了再一次证明蒙哥马利是一个有着良好天赋和敏锐判断力的军事家外,没有给他带来新的荣誉。

1944年6月的诺曼底登陆战役,蒙哥马利是盟军地面部队总司令。1月,当他从丘吉尔手上拿到作战计划时,他又一次一眼看出了这个方案的重大缺陷:进攻正面窄,突击力量弱,指挥安排不当。他正确而果断地拒绝了这个方案,直截了当地告诉丘吉尔和艾森豪威尔:这个计划行不通。作战方案作了重大修改,后来的作战也证明这种改动是完全正确的。这是蒙哥马利对登陆欧洲的特殊贡献。但是,阿拉曼战役以来,在荣誉的光晕下,蒙哥马利变得越来越喜欢去讨好观众。他到处出席集会,发表演说,引起军界政界的交头接耳,以致丘吉尔都认为搞得太多了,需要提醒一下“蒙蒂”。6月6日,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登陆作战开始了,6800多艘各种舰船直奔法兰西,约16万盟军冲上诺曼底海滩。48小时后,蒙哥马利也踏上了被炮火犁过的法国海岸。战斗十分激烈,纳粹德国在作最后的挣扎,盟军在顽强地推进,蒙哥马利正确地处理了战中许许多多复杂困难的情况,表现了卓越的指挥才干。在这场持久而惨烈的大战中,蒙哥马利不可避免地与其他将领有着各种各样的分歧和矛盾,但总体来说相处融洽。美国将军布莱德雷说:蒙哥马利在行施盟国所赋予的权力时十分克制和谨慎,我不能指望有比他更为宽厚、明智的指挥官了。蒙哥马利在诺曼底战役中的杰出表现,使他晋升为元帅。

但是,诺曼底战役之后,蒙哥马利的好脾气保持不下去了。当他的单一冲击计划和艾森豪威尔的“辽阔战线”追击策略撞车的时候,蒙哥马利是如此的急切和激动,以致艾森豪威尔不得不说:镇静些,蒙蒂,你不能这样对我说话,我是你的上级。他认为蒙哥马利的计划在军事上百分之百可行,在政治上绝对不行。

“战地雄狮”蒙哥马利(组图)

此后,英、美两军将领之间的争吵、批评、甚至人身攻击成了欧战的演奏曲。艾森豪威尔说:如果英国人继续这种不合作的态度,我就要打道回府了。蒙哥马利回敬说:如果想在某个合理的时间结束战争,就必须解除艾克对地面战斗的控制权。

由于二战后期美国将领对蒙哥马利的激烈批评,英国国内对他也多有非议,甚至出现用他性格上的缺点来贬低他的军事业绩的情况。公正地说,蒙哥马利性格坚强,直觉良好,善于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常常能够一眼看透问题的实质,他在北非的战绩也足以使他名列世界著名军事家的行列,更不要说他对西西里和诺曼底登陆的贡献以及成功地指挥了远征欧陆的众多战役;但是,他的专横倔强、过分自信、完全以自我为中心、只相信军事真理、很少从政治上考虑问题等缺点确实给他的英雄美名蒙上了些许灰尘。所以,英国参谋总长加富尔元帅的话也许最为中肯:蒙哥马利是一个性格矛盾的人,他一方面引起爱戴和尊敬,另一方面也引起仇恨和厌恶;但在那个名将如云的时代里,他是英国所产生的惟一最完美的战将;尽管他的性格上有许多弱点,其军事判断也常有错误,他可能不适合指挥某些战役,但历史的记录证明,凡是他指挥过的作战大都获得了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