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贴属于流浪的雪原创,发表时忘记点击原创了,申请原创加分!

2012年3月,初春的风唤醒窗外木棉的花蕾,一天、一天丰满起来的时候,西非启程在即,待放的花蕾,依依回首。。。

又错过了它的花期。。。

西非荒原烈日炎炎的面包树稍,初绽的叶芽,预示着雨季的脚步越来越近;而在我们驻扎并工作后的第十七个工作日的早上(3月21日),马里首都巴马科政变的消息传来;政变还未企稳,北方叛军已是趁火打劫,连续攻陷四个重镇。距离工地以北四十公里鸟笼的政府军经由新糖联所属甘蔗地边的土道撤向马尔卡拉大桥以南。。。危险一步一步逼近!山雨欲来!正是面包树期待已久的消息。

4月初,迫于叛军攻势,而我们所在地,正是交战双方胶着的缓冲地带。由首都巴马科辗转洛美、埃塞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

而此时,宿舍外的木棉,在夕阳里仍然有一朵嫣红,盛开在初上的嫩叶中!却不能了却我一睹木棉竞研的心愿。想那马里的面包树何时是鲜花满目的时节。。。

难道也错过了它的花期?

也许什么时候,西非的面包树还在等待我们的莅临!

8月份,战事稍歇,再次踏上西非——已经是雨水丰沛的季节了。旱季苍凉的原野于雨季焕发着郁郁葱葱,孕育了勃勃生机:食草的动物远远地徜徉在绿野里,似云似梦;此起彼伏的鸟儿,在碧野映衬的蓝天里翱翔,如痴如醉。。。

在西非的原野上,野生动物们,穷尽飞、跑、爬等各种方式,尽情挥洒着对苍天赐予的膜拜。路边或圆、或方泥筑的烤炉不时出现在视野里:炭火彤彤,炉排上嗞嗞作响的羊腿、羊肉、野兔令人垂涎欲滴。

11月中旬,当一腔热血被工程停滞的冷水泼来时。闲暇地逛腻了白瓦泥的残垣断壁;吃腻了塞利夫烤炉上油嗞嗞的烤羊肉;品腻了野兔的外焦里嫩。。。没有酒家、没有商店、没有娱乐。。。下班之余和每个礼拜天,成了想释压都无处可去的负担。

钓鱼成了唯一的乐趣!

源于蚯蚓的珍惜,在黑人的指教下,满地的蚂蚱成了最好的钓饵。

如果那漂急速点头后黑漂,十有八九就是河豚了,提竿稍有懈怠,飞入怀中的只会留下脑线,钩子荡然无存;而罗非顿点不算太明显,黑漂的时候也有,一般就是下沉两目的样子,再晚也就脱钩了;如果你不在意的一个小小顿点后的黑漂,那上来的极有可能是黄桑(皇姑鱼),这让我想起印尼的黄桑与之相似;浮钓红尾的日子里,清莹莹的水面,急速驶来的红尾,在你的视线里冲向那只还在挣扎的蚂蚱;胡子鲶的咬钩更是惊心动魄,顿点不超过两次,漂直接就划入水中,你能看得见那瞬间优美的一点红线。。。

暗夜,门卫燃起的篝火,映红了黑人黑黑的脸颊,远远地欣赏着这一景色,心中涌起无限的暖意,究竟是黑人丰收的喜悦感染了我们,还是我们的星星之火温暖了他们,我不得而知,

也许,在那成熟的时节,斟一杯二锅头、摘一颗面包果,顺手拈来三两条烤鱼,也就成就了月下独酌的雅兴。

还是用辛稼轩的《西江月》收尾罢:

少年痛饮,忆向吴江醒。

明月团团高树影,十里水沉烟冷。

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

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

野钓瞬间:

图一你可曾见过这样的皇姑鱼?不是钓上来并被毒刺扎伤,还真就不知所为何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二酱焖出来的罗非的鲜美嫩滑,有别于国内的腥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三黄百灰相间的鲜艳,让我暂时忘却了它的剧毒,然而没有一个人有烹调的胆量。。。遗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四路遇羊倌接生羔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五面包树、面包花、面包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六浮钓红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七载满丰收的毛驴车奔向远方的家——白瓦泥镇。对于我们游子来说:元旦几近,家复何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八夕阳落去的堤坝上,母亲头顶事物,手牵着孩儿漫步归去。。。朋友你可曾记得儿时父母牵着你的背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6/13 22:41:40 被流浪的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