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认灿教授:为中国海军无缝拼接全球电子海图

彭认灿教授:为中国海军无缝拼接全球电子海图

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海测系教授彭认灿

海图,是海军舰船驰骋大洋的路线图。为有力保障我军舰船在大洋的航行,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海测系教授彭认灿攻下了海图专业领域一个又一个技术“山头”。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盟国’军队的诺曼底登陆一战,仅美国海道测量局一方,就给参战舰艇发放海图28万张,其作用不言而喻。”与彭认灿对话,记者听到了这则他自从走上讲台以来,就不断给学员讲述的军史。

上世纪80年代初,国内海图还普遍实行手工绘制。此时,计算机地图制图专业“出身”的彭认灿,已开始琢磨海图自动绘制问题。在系里老专家的鼓动下,20岁刚出头的他把自己关进实验室,对海图作数字化采集,分析形成的数据,再用计算机绘制还原海图。

这个如今看起来很简单的操作,当时在海图制图领域却是独领风骚。经过1年多的钻研,彭认灿完成了“海图自动绘制软件系统”的研制,实现了国内首次全要素海图自动绘制,其成果迅速在部队推广应用。

海图制图是海战场环境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海战场上,作战航行没有固定航线,海图要素的详细程度和精确度要求非常高。彭认灿的首个梦想实现后,并未停下逐梦的脚步,在接下来的10多年里,他紧盯着部队需要,用一项项的研究助推着海图制图学科往前迈进——

他作为主要完成人研制的“航海支持系统”,率先解决了电子海图的全球无缝拼接,实现了“全球一张海图”的梦想;他主持研制的“计算机辅助海图通告改正系统”,彻底改变了落后的海图更新作业模式,大大降低了海图维护改正成本;他的一项研究成果,为军用海图应急保障提供了全新的有效途径……

“搞科研要有‘纤夫’的品质,只有一步一个脚印才能让梦想‘上岸’。”谈及这些年取得的成果,彭认灿深有感触:“对我而言,老一辈海测人的精神和技术积淀,就是‘巨人的肩膀’,就是实现梦想的阶梯。”

近年来,随着海军多样化军事任务的增多,舰船在海上长时间持续航行、应急机动航行、临时靠泊陌生港口或进入陌生复杂海域的情况也越来越多。如何进一步提高海图的保障力,实现网络化远程更新,成为了彭认灿思考的新问题。2011年3月,海军执行利比亚撤侨任务后,他迅速启动了“舰用海图远程支持系统”研制。

“相比信息化的海图产品,纸质海图虽然原始但可靠性强,是海军舰船远航的必备物品。”彭认灿告诉记者,研制远程支持系统,正好能有效地破解舰船海图的“在航及时打印”难题。

2012年,这一系统研制成功后首次在执行环球航行的“郑和”舰上得到了检验。一次,该舰在大西洋航行途中遇到热带气旋,为规避恶劣天气,舰艇进入计划外航线,通过远程支持系统打印的海图起到了重要作用。

从事教学科研30年,彭认灿不仅业内知名,而且硕果累累。然而,熟悉彭认灿的人都知道,他不乏生活情趣。他家的阳台和客厅里一片青翠,仿佛一个小植物园,芦荟、吊兰、地瓜秧……足足有10多个品种。其中一株吊兰,他已养了20多年。

彭认灿打着趣对记者说:“你看这盆吊兰,它的要求很低,但展现出的生命力令人吃惊,是我的榜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