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资深党员吴子嘉:民进党应放弃“法理台独”

台海网6月10日讯(海峡导报驻台记者吴生林)民进党主席苏贞昌8日起程访美。有人形容,这是苏贞昌去为自己是否适任2016年台湾“总统”候选人而接受美国“面试”。

和2012年“大选”一样,2016年两岸议题仍然是关键。于是,苏贞昌在行前多次表态称“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不必再搞‘台独’”,再加上“中国事务委员会”的成立,算是他在两岸关系上准备的“面试材料”。

可是,苏贞昌这些口头上的主张,就能说服台湾民众与美国吗?对此,导报记者昨天独家专访了民进党资深党员、台湾美丽岛电子报副董事长吴子嘉。

吴子嘉表示,苏贞昌美国之行前的谈话,说明他面对党的众多两岸问题的文件并不够诚实。民进党若真想稳定两岸关系,促进两岸和平发展,应在下次全代会上提出新的决议文,以形诸文字的具体作为,宣示放弃“法理台独”。

苏贞昌不够诚实难以说服美国

导报记者(以下简称“记”):在访美前夕,苏贞昌多次对两岸关系表态称,“台湾已是‘主权独立国家’,不必再搞‘台独’”,也召开了“中国事务委员会”首次会议。您怎么理解其中的意涵?

吴子嘉(以下简称“吴”):这其实是苏贞昌仓促间向美方递交的两项“面试材料”,目的无非是要说服美方相信他不会成为“台海麻烦制造者”。但苏贞昌真能如愿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苏贞昌面对党的众多处理两岸关系的文件,并不够诚实。

民进党有关两岸的正式文件,大抵包括以下四份:1991年通过的“台独党纲”;1999年通过的“台湾前途决议文”;2004年通过的“多元族群决议文”;2007年通过的“正常国家决议文”。非正式的文件,以近期来说,则是蔡英文竞选2012年“总统”期间所主张的“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而苏贞昌这次的谈话,主要就是以“台湾前途决议文”为基础。

可问题在于,民进党处理两岸关系的正式文件共有四份,如今苏贞昌选择了其中之一来标示自己的立场,那么另外三份呢?是形同作废,还是暂时用不到?再进一步来说,民进党有关两岸的四份正式文件,无论是对“国号”的态度还是对“主权”现状的描述,以及实践的策略,其实都是相互矛盾的。苏贞昌只挑其中一份来讲,那必然会与党的其他文件相互格。

因此,苏贞昌此行前往美国,表面看似已将两岸问题的“面试材料”备妥,但美方不会不知道,“中国事务委员会”不过是临时搭台充当门面的。美国也会怀疑,苏贞昌在没有集成党内众多决议文的情况下,挑选一份14年前的主张来说事,会不会哪天又变卦了?!

党内大佬人手一把号各吹各的调

记:民进党四个正式文件的效力是不是一样?矛盾又在哪?

吴:因为都是全代会通过的,效力当然一样。民进党人都晓得,所谓的决议文,都是在不敢动“台独党纲”的情况下,以新增决议文的方式避开修改“党纲”的争议。所以,在1999年后,开始有人用“以新压旧”的逻辑将“台湾前途决议文”视为取代“台独党纲”的文件。而这也就是苏贞昌喊出“不必再搞‘台独’”的论述基础。可是,如果“以新压旧”的效力真的存在,如果“台湾前途决议文”真能覆盖之前通过的“台独党纲”,那么,依照相同逻辑,目前民进党的立场,应该是以2007年通过的“正常国家决议文”为主,亦即强烈反对“中华民国国号”,追求“正名制宪”。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五年多来,民进党的立场始终处在未定论的阶段。其间苏贞昌回到“台湾前途决议文”基础上抛出“台湾共识”,游锡?继续追求“正名制宪”,吕秀莲主张“九六共识”,谢长廷高举“宪法各表”,蔡英文则认定“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人手一把号,各吹各的调,外人是雾里看花。

记:您觉得几个文件的互相矛盾是个麻烦?

吴:民进党不仅是决议文相互冲突、“天王”立场各异,甚至还有些正式文件是拿来“扯后腿”用的。过去谢长廷与我聊天时就透露,当时他在竞选“总统”时,游锡?在缺乏事先沟通的情况下,就在2007年抛出“正常国家决议文”,而这个决议文就成了他的选举障碍。这些既存事实,难道苏贞昌都视而不见吗?

扁曾称“台独”办不到现在更办不到

记:李登辉和陈水扁过去都说过,“台独”办不到。您觉得在目前情势下办得到吗?

吴:陈水扁在执政时期,就已公开声明“台独”是自欺欺人,“正名制宪”做不到就是做不到。试问,当年的扁都做不到了,中美G2主导世界格局已经成形的现在,还做得到吗?当然是更做不到!

蔡英文参选2012时,提出“台湾就是中华民国、中华民国就是台湾”的主张,在某种程度上是与“多元族群决议文”中的“中华民国认同与台湾认同应互相接纳”相契合,总体上算是在维护“中华民国宪政体制”。这项主张,比起“台湾前途决议文”更进一步。事后许信良就公开呼吁民进党中央应将蔡的主张列为党的正式文件,取代前几项老态龙钟的决议文。

记:可是,绝大多数人并不认为更不相信蔡苏等人放弃了“法理台独”。

吴:民进党烂就烂在这里,不敢诚实去面对问题。现在苏贞昌为了权力刻意回避蔡英文的主张。甚至,去年底谢长廷在中常会上提案要求检讨、集成决议文,也被苏贞昌含糊带过,因人废言,只为了权力斗争。民进党若还不用具体行动,确立党的新论述,美方必然会忧心,大陆也不会放心。

记:您的意思是,民进党需要通过一个新的决议文,以具体的文字来宣示放弃“法理台独”?

吴:没错!民进党若要重返执政,就必须诚实面对自己、诚实面对党员、诚实面对支持者、诚实告诉大家“法理台独”已不具可行性,并进一步以“可行性”作为论述基础,集成翻新民进党的“主权”论述。而“中华民国”,则会是国、民两党的最大公约数。我们期待民进党在下次全代会上能提出并通过“维护中华民国决议文”。

记:要怎么集成?如何处理您所说的新旧决议文效力的问题呢?

吴:在目前苏贞昌回避的情况下,我觉得蔡英文与谢长廷应该在这个议题上合作,提出并通过新的决议文。6月底,谢长廷将前往香港举办研讨会,届时应该在各方的关注下,提出集成党的各项决议文的主张。如果他能这么做,可能会比他重申“宪法各表”还更具贡献。

至于说效力问题,新的决议文中当然要对以前的决议文作一个“总结式的交待”,即在尊重以前这些历史文献的基础上,承认民进党要根据新形势制定新的决议文,并确立“以新压旧”的效力问题,以具体文字宣示放弃“法理台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