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忆海钩沉”(七) 一段难以忘却的回忆

--- 追忆一位因公殉职的小战士

在革命战争时期,我军有无数战士,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血染疆场,献出了他们宝贵的生命;在没有硝烟的和平建设时期,也有许许多多战士,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倒在自己的战斗岗位上。在他们中,有的有着轰轰烈烈的壮举;有的默默地倒下;还有的是在不经意中,甚至由于一时疏忽,意外地失去了生命。尽管境况不同,原因各异,但他们都是为国为民,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而献身的。他们是光荣的革命烈士,理应受到人们的景仰和尊敬,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这里笔者追忆的这位警卫连的小战士,就是在执行护送军邮员的任务中,不慎落水牺牲的。那年,他刚满十八岁,入伍还不到三个月。他是那么年轻,生命之花还刚开始绽放,却这样消失了,令人悲痛婉惜。

事情发生在1957年春夏之交。当时,我们艇队(汕头水警区第三巡逻艇中队)在汕尾驻防,我们“先锋一号”艇也随队停泊在汕尾港。那时的汕尾,还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渔镇,镇上居住的,大多是以打渔为生的渔民。镇子不大,房舍都很简陋,没有什么像样的建筑,就连镇上唯一的一家电影院,还是用竹竿芦蓆建造的。港区的设施就更差了。除了港湾里的几个浮标之外,几乎什么也没有。我们中队在岸上设有队部,但是却没有可供我们舰艇停靠的码头,艇队全都锚泊在港内锚地。和岸上联系的交通工具,只有艇上的小舢舨。如果有人来艇,他要么站在岸边大声呼喊,让我们派人划舢舨去接;要么花点钱租渔民的小划艇送过来。当时军邮员和那位小战士,就是雇渔民的小划艇来我们“先锋一号”艇的。没想到,意外就发生在这种很不方便的交通工具上。

记得那是一个徬晚时分,刚吃过晚饭,还没到晚间操练时间,我们几个人围坐在后甲板的天遮下聊天(注:天遮,这是舰艇上的俗称,指搭在舰艇露天甲板上,用来遮挡太阳或雨水的帆布蓬,只能在停泊时使用,航行时或拉响战斗警报后就要收起)。此时天色渐暗,在暮色中,但见有一渔家小划艇,缓缓向我门驶来。哨兵见是来送信的军邮员,就让小艇靠了过来。几个正在后甲板聊天的人,也起身忙碌起来,有的去接缆绳,有的放碰垫(注:一种防止船只碰撞摩擦的工具,一般为废弃的橡胶轮胎,或用织物编织的球型物),热切地迎接期盼已久的军邮员的到来。军邮员不经常来,大概一两个月才来一次。他不仅为我们送来家信,还带来各种报纸杂誌,尽管那些报纸杂志大多过期已久,但也是我们宝贵的精神食粮,是伴随我们渡过孤单而漫长海上生活的好伴侣。离开时,还要带走我们写好的信件,帮我们邮寄,这在当时也是我们出海在外的人,与家人朋友联系的唯一途径。可见,军邮员是多么受欢迎。

小划艇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军邮员在大家的帮助下,从舷梯登上了甲板。就在大家准备伸手拉那位护送军邮员的小战士时,意外发生了。就在他伸手抓舷梯时,他乘坐的小划艇在波浪中猛烈地摇晃起来,他脚底一滑,手没能抓稳,经直落入海中。这一幕,把我们惊呆了。大家急忙趴在舷边上,向海面张望,可是,此时天色已暗,海面上一片漆黑,小战士已不见了踪影。见此情景,观通班长张贵急忙打开信号灯,用最大最强的光柱,照射着海面,其他人也拿着手电筒,分散在两舷,俯身向海里探望,可是仍然没有小战士的身影。这时有人想起,蒙胧中看到他是斜背着冲锋枪落水的,就是说,他是负重落水,如果没有一点水性,那是很难浮出水面的。这时已来不得半点犹豫,廖艇长立即下令起锚,舰艇以最慢的速度在小战士落水的区域转圈绕行,同时,命帆缆部门和枪炮部门的人员,找来带钩的长竿在海中打捞。就这样,由近及远,从里到外,我们在港区里来来回回地转了好几个小时,直至深夜,可是,仍然一无所获。

第二天天还没亮,廖艇长和中队领导就急急忙忙上岸了。他们是去找当地政府请求帮助,因为靠自己已无能为力了,只能请地方政府出面,组织渔民打捞。领导们都万分着急,他们知道,汕尾港的水情很特殊,且不说通向红海湾的入海口较为狭窄,水流较急,尤其是当地的潮汐规律,与众不同。我们知道,地球上的潮汐现象,是由月球的相对位置引起的,而地球表面绝大部分的海水,都是一天24小时有两次涨潮两次退潮,也就是每6小时发生一次。而汕尾港的海水却不一样,它的潮汐每4小时发生一次,即24小时内,有三次涨潮三次退潮。涨潮时,海水涌入港内;退潮时,海水流入大海,此时海水中一切漂浮物,都会随之入海。正因为如此,耽搁越久,小战士随海水流进大海的几率就越高。落水的时间已过去多时,生还的希望已很渺茫,但是,绝不能让我们战士的遗体流入大海,那就再也找不回来了。当地政府立即组织渔民,用拖网的方式,在整个港区兜底打捞。就这样一连打捞了四天,到第五天才将小战士的遗体打捞上来,此时,他已漂流到了港口附近,差一点就要流入大海了。听说,他被海水浸泡全身已高度肿胀,面目全非,但身上还背着那支冲锋枪。后来,组织上追认他为烈士,就埋葬在汕尾的墓地。

这个以生命为代价的教训,为我们敲响了警钟。那时,我们舰艇上还有不少人不会游泳,虽然吃的是“海灶”,当的是舰艇兵,却是地地道道的“旱鸭子”,被会水的战友笑称“深水炸弹”,一下水就沉底。这种情况不改变,无法适应实战需要。因此,我们的廖艇长,把学游泳作为必修课目,列入军训计划,在部队开展了互帮互学的活动。我也是在那时学会游泳的,好友张贵作为我的启蒙老师,一把一式地教,尤其是在夏休时期(注:部队在盛夏季节,有一段时间下午半休,可以自由活动),陪着我在海水里,一练就是几个小时,这才使我不再当“深水炸弹”了,而且,我的“蛙式”还颇得张贵的好评。此乃后话,按下不表。

也许有人要问,军邮员送信,为什么要派警卫战士护送?道理很简单:那时,军邮员下部队,不仅送信件和报纸杂志,他们还可能要将领导机关下达的文件和指示带到基层,有些文件的密级很高,不能有半点闪失,因此,他们自己要配带武器,警卫部队也要派战士武装护送,这是当时的规定。我们航海部门也等着军邮员的到来,因为他们还会及时送来部队测绘部门所掌握的海情变化,比如,哪儿发现了沉船;哪儿的灯浮标发生了位移,如此等等,我们有了这些资料,就能及时修正海图,以保证航行的安全。在当时的条件下,交通不便,给他们抵达部队增加了不小的困难,他们往往要长途跋涉,爬山涉水,所遇到的困难,难以想见。那位警卫连的小战士,也许是他入伍后第一次单独执行任务,也可能是第一次来汕尾,更可能是第一次下海上舰艇,谁也没想到,他就这样牺牲了,令人痛惜不已。

虽然这是一件谁也不愿提及的陈年往事,但也是一段难以忘却的回忆。笔者谨以这段文字,献给那位牺牲的小战士,也献给阅者诸君。让我们铭记那些为国捐躯的革命先烈,珍惜今天的美好生活,为实现先烈们和我们共同的中国梦,而加倍努力。

本文内容于 2013/6/16 9:39:02 被musansh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