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是一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我军特战部队小分队作战场面。队员们冒着枪声和炮火长途奔袭8公里后投入了战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出征前,南疆前线某大队政委任家民作了生动战前动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友们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整装待发。我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想和突击队的战友们照张像,我衷心地希望他们平安回来,但我心里十分清楚,他们中的有些人不可能活着回来,照张像留个纪念吧!于是,我找来摄影员线云强,留下了这群共和国的侦察英雄,也为烈士——副连长张凤生(后排左七)等留下了最后一张笑脸。前排(左六)为侦察英雄被战友们称为“杜大胆”的连长杜富,战场归来病逝。前排(左五)是我任家民,(右四)为大队长李庆利,(右二)拿相机的那位是线云强。(任家民手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前线,连长和指导员是一对好搭档,他们从来不愿意照合影像,很怕它成为生命的最后一张照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还有1个小时战友们就奔赴战场。出发前,在野战帐篷里休息的战友们怎么也睡不着,这位战友在反复整理自己的物品,为回不来做最坏的准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就要打响了,连长邱枢在前沿阵地进行兵力部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那天,我咬着牙和特战队员“飞”一样地在山路上奔袭了8公里,到达了战斗的最前沿,随着连长邱枢(右二)“重机枪占领阵地……” 的命令声,只见科长许军(右一)一下子蹿到了队伍的最前边,密切注视着敌情。一下子气氛紧张得令人窒息,我上气不接下气地按动着相机的快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我们连队出现两个同名的李文学,一个是重机枪班的班长,连队的狙击手;另一个就是图片上的这位观察排战士李文学。他背着几十斤重的高倍望远镜,在奔袭途中小憩的时候,我把镜头对准了这个一脸稚气的战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地不但有硝烟,还有战友们种植的小花。部队凯旋的时候,我看见这几个战士把这些小花也带了回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途奔袭,战友们苍白的脸色,疲惫的身躯,难忍的饥渴。这个时候的水,无异于甘泉。战士王胜利一头扎进水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打响了。枪声!炮声!电台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部长李国新(左三)、大队长李庆利(左四)、政委任家民(左二)一下子紧张了起来!当时指挥所里静得出奇,甚至连心跳都成了最大噪音,指挥员把嗓门压得一低再低,生怕被敌人听到,警卫战士紧张的手居然放在了政委任家民的肩上一动不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战斗打响后,我穿过雷区和炮火,共绕行奔袭了近10公里,一幅感人的场面闯入我的眼帘:战友们背抬着伤员,押解着俘虏,个个神色庄重;他们汗水淋漓,脸颊烟黑,身穿的迷彩服被汗水、血迹浸泡,眼睛瞪着前方,疲惫艰难地走几步停一停,特别是在远处升腾凝聚的硝烟衬托下,显得很有些悲壮。此时的我已经体力难支瘫倒在地。战友李刚扔给我一盒饮料,就是这盒饮料支撑我站立起来按动快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战队员刘加理、白金涛、还有我叫不上名字的工兵排长从战场上回来了,我看到的是战友们的疲惫与沉默。在他们的面容上,我看不到电影中的那种战斗胜利后灿烂的喜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战队员疲惫的坐在地上,满面愁容……(本组照片除署名外由线云强摄影)

本文内容于 2013/6/9 9:19:30 被军区老幺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