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南沙策略应为“布势”而非“垒墙”

范进发

中国海军第一位博士舰长,曾任168舰、170舰舰长。

南沙岛争策略应为“布势棋” 而非“垒墙棋”

所谓“垒墙棋”是下围棋的时候,对方下一个棋子,己方就在这个棋子附近下一个棋子与你对抗,如此循环往复,黑白双方各自形成一个正面对抗、黑白分明的黑墙和白墙,俗称“垒墙棋”。这是下围棋的初级阶段的新手之间对抗时往往容易形成的棋局。

善于下“大棋”的高手则不然,,往往是对方在上边下一个棋子,方己就在下边空白的地方下一个棋子,对方在左边下一个子,己方就在右边下一个子,完全按照自己对宏观的构思把握来棋势,不受对方的牵制,在非紧逼的过程中战胜对手。

因为如果对方在此已经下了一个棋子,在这个棋子附近所形成的地盘已经造成了“先手”,己方要是与对方的水平相当就已经输了,所以如果你在这个角落上下一个棋子,我就从另一个空白地盘上下一个棋子,形成另一个地盘的“先手”,这就是高手之间博弈进行的“布势棋”。

由此入手说说我们的南沙岛争策略,也宜采取“布势棋”而非“垒墙棋”。

中国南海“九段线”内南沙群岛的230多个岛屿、沙洲、暗礁、暗沙和暗滩中,50个有人占领(越南29个、菲律宾8个、马来西亚5个、中国大陆占7个、中国台湾占1个),还有180多个无人占领。中国占的7个岛礁(不包括仁爱礁),除美济礁是1994年进驻外,其余6个均是1988年“3·14海战”前后进驻的,而在同一个时期1988年至1989年2年间越南共占领了奈罗礁、舶兰礁、大现礁、琼礁、鬼喊礁、西礁、东礁、无乜礁、六门礁、南华礁、日积礁、广雅滩、蓬勃堡、万安滩等14个礁堡,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中国与越南占领的岛礁都无法相比。

我们赢得了赤瓜礁这个局部的“垒墙棋”而输掉了南沙岛礁争夺战整体的“布势棋”。

前人的事不容我们后来人加以指责,这样做也不好。问题的关键是面对今天南沙的现状,我们应该怎么办?是等待对方下一个棋子后,我们再来一个针锋相对的“垒墙棋”,还是下一着“大棋”,来一个“布势棋”?或者是保持现状,让我们的后来人再来指责他们的前人在南沙问题上的无所作为?

作为一名海军导弹驱逐舰舰长出身的学者,笔者曾多次到南沙巡逻,每次在南沙的航行都对我有所触动,南沙的珊瑚礁风光很美丽,南威岛、中业岛和弹丸礁上的绿色植被在南沙荒凉的海上更让人望眼欲穿,外国人在中国传统海疆线内的钻井平台正在不断地抽取应该属于中国的石油。

其实,“布势棋”与“垒墙棋”也没有什么更深的道理,就是毛泽东早就说过的“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你占你的,我占我的”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以我更多的实际占控点及其态势,始终掌握南海岛礁争夺的主动权。

“布势棋”与“垒墙棋”相比,既可避免与对方的正面、激烈对抗,又可赢得实际的占领,形成有利态势。我们完全应当来个“布势棋”,50个“格子”已经有人占领了,还有180多个空白“格子”无人问津,为什么不去占呢。

下围棋还有个规则约束,一个人只能轮流下一个棋子,而南沙实际利益的控制则无此约束,比下围棋更自由。筹划准备好了以后,逐步地由中国而不是其它南海声索国把剩下的180个棋格子填满,1个棋子是下,180个棋子也是下,为什么不下“大棋”。

南沙斗争与下围棋相比,还有一个复杂性,那就是中国是在一个棋盘上同时与越、马、菲多国对弈。我们目前正在做的只是监视任何在南沙这个棋盘上企图下“棋子”的行动,如果对方“执黑先行”,我们立即在“黑方”棋子落下前将其“黑手”挡开或者将“黑子”扔掉,换成我之“白子”。

比如如黄岩岛、仁爱礁。黑方不落黑棋子,我们就不落白棋子。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们“执白先行”,美国这个国际级裁判会干预,还有其它“观棋不语”者会叫嚣,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经济建设这个更大的大局,我们担心我们赢得了南沙这个小棋子而输掉了国家经济建设为中心这个大棋盘。

南沙问题牵一发而动全身,不能不慎重决策,看来这是一盘死棋,南沙问题长期以来得不到解决。我们海军是国家利益的坚强保卫者,决不能因为自己所管辖的海洋利益而损害国家利益,所以,我们只能等待,等待如果有人“执黑”时,我们再有所动作,针锋相对形成新一轮的“垒墙棋”。

从更大的大局来看,似乎我们目前只能被迫、不情愿地选择“垒墙棋”。

其实不然,94年中国占领美济礁,以及近期的黄岩岛,我们选择了比被动“垒墙棋”更好的策略,我们断然出手将对方的黑子扔掉换成了我们的白子,尽管对方很不情愿,还是达成了既成的实事,取得了一个霸道式“垒墙棋”的小胜利。

但我们决不能自满,我认为,我们还有更好的“布势棋”的斗争策略。

1988年中国在南沙占的6个礁和相隔6年后的1个礁的占领的实践已经证明,主动出击占领那些本来属于中国的无人岛礁,并没有对经济建设这个中心造成重大冲击。美国裁判、其它观棋者和南海周边占我岛礁的“黑方”都承认了这个既定的实事。

目前,南海周边国家的很多渔船在捕捞我们珍贵的鱼类,不加节制地掠夺中国南海的石油,致使南海资源大量流失,将会对中国长远经济建设和国家发展产生很大的负面影响。问题的关键是南沙这盘棋要主动走起来,不走起来,不去摸石头,永远也过不了河。

笔者相信,如果决定走,肯定有很多好的办法。南沙问题不能再拖了。实际上,除太平岛是上世纪40年代旧中国进驻外,其它南沙岛礁最早被侵占是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笔者统计了一下,70年代其它南海周边国家占领南沙岛礁7个、中国占0个;80年代其它南海周边国家占领南沙岛礁19个、中国占6个;90年代其它南海周边国家占领南沙岛礁8个、中国占1个。最近的1998、1999年仅仅两年时间中国被其它南海周边国家占领5个岛礁(奥南暗沙、金盾暗沙、仁爱礁、簸箕礁、榆亚暗沙),而从1994年至今中国没有占任何岛礁(不包括黄岩岛、仁爱礁,这2个岛礁中国没有在其上驻军)。

最近有人说中国搞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这对国人是误导。实际上看一下南沙岛礁被占时间就会清楚,文革结束前,被其它南海周边国家占领的南沙岛礁只有12个,文革后被它国占领的岛礁为30个,怎么能说是文革致南海岛礁被瓜分呢?

从上世纪70年代中国南沙岛礁被陆续侵占至今已经40多年了,从1994年中国占领美济礁算起,至今又拖了19年,南沙问题拖下去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南沙这盘棋如果走起来,肯定是要冒一定风险的。

笔者所说的“布势棋”,就是主动占领本来就属于中国的180多个无人岛礁,这样做既了避免与对方的正面、激烈对抗,向全世界表达了南沙岛礁主权属于中国的坚强决心和实际行动,又最大限度地避免了与南海周边声索国发生正面的直接对抗,以较为温和的方式从根本上扭转中国在南沙岛争中的被动局面。

万一发生军事冲突怎么办?1974年西沙海战一战彻底扭转的西沙的战略格局,我们崇拜和敬仰西沙海战的英明决策者毛泽东,没有他老人家,哪有今天西沙的太平盛世?1988年被迫进行的赤瓜礁自卫反击战,实现了我们进军南沙的梦想,我们应该感谢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时任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同志。这两次小小的冲突,我们获得了大大的利益,发生军事冲突也没有什么亏可吃!

当然,如果发生磨擦或发生军事冲突肯定少不了外交上的罗嗦麻烦事,那些事我们不管,我们军人是负责打仗的,让那些外交官和外国人去打嘴仗、玩外交辞令、斗气、斡旋。

只要我们的军队在军事斗争中赢得了主动权,相信中国政府中那些经验丰富的外交官经过顽强努力一定能赢得外交上的胜利的!我们已经19年没有在南沙主动迈步了,我们需要主动出击,而不是像现在我们这样被动等待。

只有主动占领,才能逐步实现我们的“布势棋”。再有,关于《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笔者认为,只能作为限制对方的一种手段,其实对方并不完全遵守,我们就更不能把它作为限制我们行动的桎梏。这只能是那些外交官去和对方谈判的外交辞令,而不应成为我们自己的行动准则。

进一步设想,如果离大陆遥远的南沙这230个岛礁全部归我们占领,补给、保卫和守礁肯定也是负担和麻烦,但我们不怕麻烦,因为这是我们的职责和防区!甚至眼前的经济效益也很差,但子孙后代肯定会感谢我们!

实际上,我们的很多先人们已经为我们作出了榜样,正是因为他们的主动出击,主动“布势”才有了我们今天的“断续国境线”,给我们画了一个棋盘,我们今天才能有机会来谈论“布势棋”与“垒墙棋”。

我们没有记住他们的名字,他们是真正的无名英雄。还有那些以他们的名字命名的岛礁的先辈们,郑和的翻译官马欢(马欢岛)、郑和的副使王景宏(景宏岛)、清末粤督张人骏(人骏滩)、清末广东水师提督李准(李准滩)、46年国民党接收南沙的中业舰(中业岛)、中业舰舰长李敦谦(敦谦沙洲)、中业舰副舰长杨鸿庥(鸿庥岛)。

现在“断续国境线”早已被突破,形同虚设,以这些人命名的岛礁已经被它国占领,如果这些有名和无名的英雄们在天有灵,一定会骂我们这些不肖子孙!正是有了他们的早期主动“布势”,才有了我们今天收复的法理依据,我们深深地敬仰他们!

我们应该永远记住这些人的名字,他们都是民族英雄。我们应该向他们学习,主动“布势”,你在南沙建一个钻井平台,我们可以不与其针锋相对钻井下“垒墙棋”,为什么不能在南沙棋盘的另一个空白处,离岸遥远的南沙占领几个礁盘,下一个“布势棋”?

笔者相信南沙问题的解决,需要有很高的政治智慧和战略远见,更需要全民族海洋意识的增强和综合国力的强大,远不是我这个学者如上所说的那么简单,但“位卑未敢忘忧国”,但愿对大家有所启发。

作者:范进发,国防大学学者,曾任海军168舰、170舰舰长。

本文内容于 2013/6/7 18:54:00 被xuxu145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