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六十年过去了,当年在远东作战的英国战俘对那段历史记忆犹新。有人说时间会抚平心灵创伤,但很多老兵仍然表示,他们不会原谅日本人,因为他们受到的折磨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时间磨不平战争创伤

“迪克,如果你有幸回到家,千万不要告诉我母亲我是怎么死的。”这是亨利·狄克逊最好朋友的遗言。狄克逊是在战时缅甸修建‘死亡之路’过程中的幸存者。狄克逊回忆说:“他被截去了双腿,而且是在没有打麻醉药的情况下。他死的时候,我就在他的身边。还有其他伤员躺在那儿,哭天喊地。当时的场景令人永生难忘。”

英军战俘在远东所遭受的痛苦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永远无法磨灭的伤痕。今年是解放奥斯维辛集中营、欧洲战场胜利以及日本投降60周年,因此,为未来修复关系与和解也成为全世界的主题之一。然而,纪念与日本战争结束的活动又将重新触动英国二战老兵的伤口,也将再度引爆如何面对历史问题的争论。

一些旨在纪念远东战争结束的宗教活动将受到众多英国二战老兵的抵制,其中一些老兵现在甚至已不再与以前的亲密战友说话了。二战老兵组织一直在如何纪念二战胜利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一些老兵坚持说和解是唯一可行之策。

近几年,许多老兵接受邀请访问日本,并在英国和缅甸举行的联合纪念活动中与日本人握手。但绝大多数英国退役军人仍反对和解,他们坚持认为虽然60年过去了,但他们无法原谅日军的残暴行径——日军鞭打他们,不给他们吃饭,甚至杀害他们的战友。由于存在严重分歧,老兵之间昔日的友情已不复存在,他们之间的分歧日益严重。

与日本人和解更困难

大约27%落入日军手中的战俘相继死去,而落入纳粹德国手中的战俘死亡率仅为4%。日本兵虐待战俘的残暴程度可想而知。据估计,在建设泰国和缅甸之间的“死亡之路”过程中,有1.2万盟军战俘和超过10万亚洲劳工死于疾病或被枪决。

现年85岁的菲利普·马林斯曾在英军驻缅甸的第20印度师服役。在一次战斗中,马林斯被一名他认为已死亡的日本兵近距离开枪击中,但他还是幸运地活了下来。1997年,他安排日本大使首次前往考文垂大教堂访问,3名当过日本战俘的英国老兵与日本大使握手。不久后,马林斯成功说服政府给予在远东成为日军战俘的英国老兵或他们的遗孀一笔特殊抚恤金。

身为“国际友谊与和解信任”主席的马林斯说:“日本人的作战方式给那些曾是他们战俘的英国士兵留下了永远抹不去的仇恨,这种仇恨一直持续到今天。与日本人和解要比与德国人和解困难得多。人们认为我是一个好人,只是行为有点古怪,甚至‘叛国’,因为我愿意考虑与日本人和解。”

马林斯来自于英国英格兰中部城市索林哈尔。马林斯一直遭到激烈的批评,他为自己辩护说:“对大多数英国退伍老兵而言,这是难以接受的。他们说:‘我们这些曾经的战俘到底做了些什么啊?’我回答:‘你们又为他们做了些什么呢?是我发起活动使他们获得1万英镑的补偿。你们到底又做了什么?60年来你们还不是坐视不理,现在竟然还极不耐烦地责问我到底做了什么?’”在马林斯看来,任由仇恨代代相传,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

抢食日本兵吐出的肉

英国的和解活动将于8月21日在坎特伯雷大教堂和考文垂大教堂举行。但曾在缅甸铁路做过三年多劳工、现年86岁的亨利·狄克逊老人将不会出席。他解释道:“‘对不起’这个词说起来非常容易,我不恨日本人,我鄙视他们对我们所做的一切,我无法忍受同他们握手的那一刻。如果有个日本人过来同我握手,我极可能转过身去。”

这位经历过二战那场噩梦的老人回忆说:“一名日本士兵从嘴里吐出一块猪肉,接着四五个战俘拼命争抢,我永远都无法忘记这一幕。他们似乎可以在折磨我们的过程中得到快感。我曾经亲眼看到一名战俘打了日本士兵一下,结果他就被乱石打死。”

狄克逊来自萨里的莫登,是英国皇家陆军的一名司机。1998年,在伦敦一条商业街举行有英国女王出席的皇家活动中,一些曾是日本人战俘的英国老兵在见到日本明仁天皇时都转过身去,不予理睬。而狄克逊就是其中之一。他说:“任何一名战俘都不应考虑和解。这也让我们的战友之情不复存在,在一些情况下他们还相互责备。一些人背着我们前往日本度假,而他们的旅游费用全部由别人支付,这真是令人感到恶心。将来我离开人世时可以心安理得、问心无愧,但我怀疑他们能否像我一样。”

现年82岁的比尔·韦尔奇曾是英国皇家空军的一名机枪手,被关押在日本一个战俘营长达两年半之久,他在谈到自己的感受时说:“我不会原谅日本人。那些当年在战俘营奄奄一息的战友已无法表达他们的仇恨。可悲的是,原谅日本人的老兵已忘记了这种仇恨。”

“日本人邀请我也不去”

比尔·韦尔奇来自英国肯特郡。他说英国远东军的老兵们开始产生裂痕。他说:“我们现在彼此都不说话,许多老兵都这样。他们不会为那些死在那里的战友们辩护。我可能会接到访问日本的邀请,但我肯定不会去。”

和解活动是由一名日本军官发起的,他曾在缅甸与英军作战,1965年移居伦敦。在最近接受的一次采访中,他回忆说:“我们军队中的士兵从来没有憎恨过英军士兵。他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如果不杀死英国士兵,他们就会被打死。当天皇宣布停火,双方签订旧金山和平协议时,两个国家那时也就和好了。但我知道,英国人民至今仍对日本充满仇恨。”

这位当年的日本军官表示:“自1983年以来我一直致力于和解方面的工作,幸运的是,一个日本组织向我提供了一些资金,让我邀请英国老兵来日本访问。我们要让这些老兵亲眼看一看日本和日本人民,他们所看到的与战时日本人留给他们的印象截然不同。”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