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本人以极大兴趣研究了塔兰托被袭击的教训。他们从中受到鼓舞,于是把偷袭锋芒毕露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纳入了作战计划。

在策划偷袭美国舰队的时候,日本人曾有过激烈争论。主张偷袭的理由是:第一,因为双方实力相差悬殊,日本水面舰队必须比现在多一倍才能站稳脚跟,在常规作战中削弱美国舰队实力;第二,历史上有过对俄战争的先例。在那次战争中,日本以出敌不意的攻击,取得了在士气上压倒俄国人的优势;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这次战争要速战速决,一方面,不让美国人有时间动员他们的巨大工业潜力,另一方面,要充分利用美国人民中间肯定会存在的厌战情绪。

日本人乘美国之虚,着手进行作战部署。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虽然对美国衰败的论断持怀疑态度,但他坚信战争能够速战速决。因此,他支持袭击驻扎在夏威夷群岛珍珠港前进基地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计划。1940年4月和5月,举行了两次图上演习,检验了航空母舰的空袭能力,演习结果令人满意。这年11月,接着传来了英国袭击塔兰托的消息,山本命令驻伦敦和罗马的海军武官,尽可能详尽地搜集与袭击有关的情报。

福留繁海军少将受命负责制订作战计划。他找了飞行经验丰富的大西泷次郎海军少将和源田实海军中佐作帮手。日本人尽可能地搜集了关于美军在珍珠港部署的情报。与此同时,他们想出了给鱼雷装木稳定翼的办法,以避免空投鱼雷扎进珍珠港海底。1941年9月,日本人在鹿儿岛湾开始进行紧张的攻击训练 [ 校者注:这里是指鱼雷机的浅海鱼雷攻击训练。水平轰炸机、俯冲轰炸机和战斗机的训练是在九州其他基地进行的 ] 。11月初,山本为实施他的作战计划已经作好了准备。政界别无他策,同美国刀戈相见,已是不可避免的了。山本把联合舰队的全部兵力纳入其作战计划,曾对袭击珍珠港持怀疑态度的航空母舰部队指挥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也属其统辖。

众所周知,袭击珍珠港取得了巨大成功,使美国人遭到了沉重打击。由于日本做到了出敌不意,致使美国的各艘战列舰刹时丧失了战斗力。“亚利桑那号”爆炸,“俄克拉何马号”倾覆,“加利福尼亚号”和“西弗吉尼亚号”沉没,“内华达号”、“马里兰号”、“田纳西号”和“宾夕法尼亚号”全都受到不同程度的重伤。第二波飞机摧毁了停在机场上的大量飞机,给美军造成重大伤亡。再次空袭可能会使美国舰队遭到更大的破坏,但谨慎的南云没有这样做。

“赤城号”、“加贺号”、“飞龙号”、“苍龙号”、“翔鹤号”和“瑞鹤号”航空母舰的飞行员训练有素,具有拚死精神。他们在珍珠港遇到的对手,又是一些十分懒散的美国陆海军官兵。由零式战斗机、99式舰载俯冲轰炸机和97式舰载鱼雷机编成的日本航空部队胃口很大,从这个意义来说,美军的损失并非惨重。由于日本人得到的情报不够准确,“企业号”和“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没有在珍珠港遭劫。再者,日本人在作战计划中忽略了两个关键打击目标——工厂和油库。这样,美军受创舰只可以修理,防御设施可以重建。如果油库被摧毁,至少一年,或者在更长时间内,珍珠港都不会出现任何舰队。珍珠港所以遭到攻击,是美国人对形势严重估计不足造成的;美国太平洋舰队的被摧毁,极大地震动了美国。美国人一时惊恐不安,象是蒙受了一场灾难。

日本袭击珍珠港是彻底埋葬美国孤立主义幽灵的好机会。由于美国密码人员当时已经成功地破译了日本密码,近几年竟然流传着这样的说法,即太平洋舰队的战列舰是有意给日本人提供的目标,以便引诱他们来攻击,美国政府好借此动员美国公民投入战争。这不足为信。这种说法掩饰了华盛顿的失算,好象华盛顿曾经提醒过珍珠港的陆海军司令官,日本可能攻击珍珠港,并让航空母舰不要留在港内似的。

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密码人员只知道日本人做了偷袭准备,却不知道偷袭目标。曾经考虑过珍珠港可能是偷袭目标,基于下述理由,他们又否定了:珍珠港是一个防御能力很强的基地,坚不可摧,日本人可能认为它是一个啃不动的核桃。谁也未曾想到,金梅尔和肖特两位司令都掉以轻心,让日本人放手进行了这场浩劫。

由于“公牛”哈尔西海军少将急于提高他的飞行大队的训练水平,利用一切机会让飞行员飞行,所以航空母舰出海频繁。结果,在日本人攻击之前,各航空母舰恰巧出海,没有留在珍珠港内。这真是万幸,调查美国海军在瓦胡岛遭劫的情况时发现,美国海军仅有这一点可取。

把历史观点过分简单化是危险的,但毫无疑问,珍珠港事件是美国航空母舰作战史上的里程碑。战列舰部队已经不复存在,不可能再采用“战列舰战术”了;唯一的选择是,采用纯粹的“航空母舰战术”来进攻日本人。此后,美国海军尽管没有正式颁发文件,实际上却已放弃用战列舰来作为舰队主力,改而组编航空母舰特混舰队,重视已有相当经验的海军航空兵。

美国人悄悄地进行着这一变革。珍珠港事件将近六个月后,他们发现日军还不想停止进攻。美军曾力图制止南云海军中将的航空母舰对威克岛进行狂轰滥炸,没有成功。南云的目的是,迫使威克岛守军连同3艘美国航空母舰投降。(“萨拉托加号”在珍珠港遭到攻击一周后从圣迭戈到达珍珠港。)然而。这几艘航空母舰没有与急于求战的南云部队遭遇。下一个目标是菲律宾。日本人出动了“龙骧号”轻型航空母舰和4艘水上飞机母舰。在入侵马来亚的时候,由于英国远东海军实力不强,日军没有派航空母舰为入侵部队提供掩护。但是,岸基鱼雷机部队却一举击沉了缺少空中保护的英国“威尔斯亲王号”和“反击号”主力舰。英国人侥幸躲过了一场更大的灾难。他们曾经计划过,派皇家海军第三艘有装甲防护的航空母舰“不挠号”和“威尔斯亲王号”、“反击号”同时到远东来。“不挠号”航空母舰上的低速飞机很难斗过日本飞机,“不挠号”如果随同“威尔斯亲王号”和”反击号”行动,恐怕也会被日本人击沉。 [ 校者注:“不挠号”在“威尔斯亲王号”、“反击号”开往远东途中,在加勒比海西印度群岛触礁。当“威尔斯亲王号”和“反击号”遭到日本飞机攻击时,它已在美国诺福克海军船厂修复,正取道大西洋,驶往远东 ]

南云率领他的快速航空母舰很快投入了对荷属东印度 [ 校者注:即现在的印度尼西亚广大地区 ] 的进攻。南云部队从加罗林群岛的特鲁克新基地出发,于1月20日轰炸了新不列颠岛的腊包尔。澳大利亚守备部队进行了英勇抵抗,迫使南云下令对腊包尔进行第二次攻击 [ 校者注:这次攻击是1月22日实施的 ] 。3天后,腊包尔被日军占领 [ 校者注:1月23日,日本人占领了军事重镇腊包尔 ] 。“龙骧号”轻型航空母舰的飞机在苏门答腊海域袭击了由美、英、澳、荷等国的巡洋舰编成的盟国联合舰队。与此同时,“飞龙号”、“苍龙号”和“瑞凤号”航空母舰掩护了日军对安汶的进攻。2月15日,日本第1航空母舰战队攻击澳大利亚大陆,188架飞机空袭了澳大利亚北岸的达尔文和布鲁姆两地。澳大利亚海军基地达尔文港遭到浩劫,实际上被摧毁了。澳大利亚人很走运,在这次空袭之后,日本人便挥师攻占爪哇,没有再染指澳大利亚。

在爪哇海域,盟国的航空母舰中只有皇家海军的“不挠号”和美国的“兰利号”。“不挠号”本来配有50架飓风式战斗机,而实际上,舰上的飞机还不足25架;由于飞行大队没有保持全额,它自知不是“龙骧号”轻型航空母舰的对手,于是小心翼翼地撤走了。“兰利号”正在运送飞机。2月26日它被日本岸基轰炸机击中,在开往芝拉扎途中连同用包装箱装运的P-40战斗机一起沉入海底。3月1日至3日,日本航空母舰继续在海上游弋,其舰载机击沉了企图逃往澳大利亚的军舰和商船。当日本航空母舰最后撤回到西利伯斯基地的时候,他们确信自己已经取得了预期战果,感到很得意。日本人惊奇地发现,为了夺取菲律宾、马来亚和荷属东印度的石油、橡胶和矿物资源,他们只付出了很小的代价:3艘驱逐舰、不到100架海军飞机、一些运输船和辅助舰船。

3月26日,南云的航空母舰再次逞凶。这次的敌手,是早已在印度洋上全线后撤的英国人。“赤城号”、“飞龙号”、“苍龙号”、“翔鹤号”和“瑞鹤号”航空母舰的飞机,攻击了锡兰的亭可马里皇家海军主要基地和科伦坡大型商港。与此同时,“龙骧号”轻型航空母舰和4艘巡洋舰在印度洋沿岸进行了破交战。

为了保卫印度和锡兰,英国人正在组建一支强大的远东舰队。这支舰队有3艘航空母舰和5艘战列舰,由前H部队司令、海军中将詹姆斯·萨默维尔爵士指挥。其中,“可怖号”和“不挠号”是两艘现代航空母舰,而“竞技神号”航空母舰只能搭载12架剑鱼式鱼雷机。“可怖号”航空母舰载有16架根据美国租借法案由美国提供的新型欧洲燕式战斗机,“不挠号”航空母舰载有21架管鼻燕式和海上飓风式战斗机。这些战斗机只能勉强应付日本人的攻击,要在攻击敌人时为大青花鱼式和剑鱼式鱼雷机护航,对付100架零式战斗机,力量未免太弱。英国的战列舰也不能跟日本的水面部队匹敌。

萨默维尔海军中将没有异想天开地准备大干一场。虽然不能说他畏敌如虎,但过去3个半月的战争,南云机动部队已在他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萨默维尔海军中将打算利用他的舰队装备有雷达的有利条件,白天与日本人保持一定距离,避免接触,只在夜间接敌。他还有一个有利条件,即在距科伦坡西南约500海里的马尔代夫群岛的阿杜环礁,他拥有一个新基地。在危险过去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南云才知道这个基地的存在。

英国舰载机夜间在航空母舰上起降的技术比日本人或美国人都高出一筹,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注意到了现有攻击机性能的局限性。英国舰载机在地中海为护航运输队护航时曾进行过规模很大的战斗,取得了用雷达防御敌机昼间攻击的宝贵经验。原则上讲,就是把战斗机集中在对敌人威胁最大的方向;就战术而言,则是让战斗机占领钳制阵位;当敌机接近时,把战斗机引导到迎角位置,而且最好是使战斗机处在背阳方向,这样可以避免迎面接敌。(迎面接敌时,往往需要转向180°,这需要时间。)敌我识别器的改善使航空母舰上的战斗机引导军官能从雷达标示的航迹图上辨别敌我飞机,从而可以为战斗赢得宝贵的时间。

在平面位置显示雷达出现以前,为了测定高度、距离和方位,雷达都是在某一个扇面上工作;为了节省时间,战斗机引导军官在引导担任防御任务的战斗机进入战斗以前,往往是依据推测法来标定战斗机的航向,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战斗机是用雷达指挥的。使用预警雷达的方法,通常是让另一架飞机实施全向搜索,这样,航空母舰上的雷达就不必时刻开机了。最大的危险是岸基鱼雷机利用雷达盲区超低空接近。

不幸的是,萨默维尔的计划失败了。当南云的航空母舰没有在4月2日估计时间内出现的时候,萨默维尔认为(带有几分乐观色彩),情报不真实,或者南云鉴于他集结了庞大部队而撤走了。于是,他命令快速分舰队(两艘有装甲防护的航空母舰和“厌战号”战列舰)返回阿杜环礁加油,把“竞技神号”航空母舰和两艘驱逐舰留在亭可马里附近。他走了一步错棋。4月5日,科伦坡遭到南云飞机的轰炸。科伦坡港口受到的破坏不大,但兼程向南驶往阿杜环礁的“康沃尔郡号”和“多塞特郡号”重巡洋舰却被“赤城号”、“飞龙号”和“苍龙号”航空母舰的99式舰载俯冲轰炸机击沉。

3天后,远东舰队由于离开阵位,又吃了苦头。当远东舰队在阿杜环礁加油的时候,南云的舰载机对锡兰亭可马里海军基地进行了空袭。象在科伦坡那样,英国侦察机及时发出了警报,商船作了疏散,结果基地受到的破坏较轻。但是,从日本“榛名号”战列舰起飞的一架水上飞机在距离亭可马里65海里的海域发现了英国“竞技神号”航空母舰和其它舰只,日本人的第二波飞机当即从航空母舰上起飞。在第一波飞机攻击亭可马里后不到两小时,第二波85架俯冲轰炸机攻击了“竞技神号”和其它舰只。结果,“竞技神号”、一艘舰队油船和两艘护航舰全被击沉。8架海军管鼻燕式战斗机攻击并击落了4架99式俯冲轰炸机,但重量轻、速度快的日本俯冲轰炸机也击落了两架管鼻燕式战斗机,双方损失都不大。日本航空母舰也遭到了9架皇家空军布伦海姆式水平轰炸机的攻击。攻击没有成功,而且飞机损失过半。

在中部太平洋上,美国人企图重新夺回已经失去的主动权。1942年1月初,“约克城号”航空母舰奉命取道巴拿马运河赶赴战区,以便同“企业号”航空母舰和另外两艘护送运兵船队驶往萨摩亚的航空母舰会合。这样,在太平洋上,美国的航空母舰将达到4艘。但是,1月11日,“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在瓦胡岛西南海域被日本潜艇用鱼雷击伤,不得不返回美国大陆进行修理。“萨拉托加号”很快就由“大黄蜂号”接替,袭击吉尔伯特群岛和马绍尔群岛日军机场的计划没有耽搁。

现在,美国人把航空母舰编成三支特混舰队:第8特混舰队(“企业号”),由哈尔西海军少将指挥;第11特混舰队(“列克星敦号”),由布朗海军少将指挥;第17特混舰队(“约克城号”),由弗莱彻海军少将指挥。第8和第17特混舰队开始行动,第11特混舰队在威克岛以东海域担任掩护。第一次攻击是由第8特混舰队实施的,目标是马绍尔群岛的夸贾林岛,美方舰只仅受到轻微损伤(遭到日本零式战斗机反击)。作为小小的报复,第17特混舰队袭击了吉尔伯特群岛,损失了7架飞机。 [ 校者注:1942年2月1日,“企业号”和“约克城号”两艘航空母舰、4艘重巡洋舰、一些轻巡洋舰和10艘驱逐舰在哈尔西海军少将指挥下,袭击了马绍尔和吉尔伯特群岛,轰炸和炮击了沃特杰、夸贾林、马洛埃拉普、马金和塔拉瓦等岛上的日军阵地。此后,在2月24日,第8特混舰队(“企业号”航空母舰、2艘巡洋舰和7艘驱逐舰)在哈尔西指挥下,轰炸和炮击了被日军占领的威克岛。8天后,这支部队又轰击了南鸟岛 ] 后来,有人认为这次袭击是用极其高昂的代价让飞行员进行的练兵。这次袭击,暴露了美国海军在航空母舰战术方面存在的一些问题。糟糕的是,F4F野猫式战斗机(这种飞机在英国称作欧洲燕式)没有敌我识别器,战斗机引导军官不能辨别敌机和我机。另一个问题是无线电通讯设备有效工作距离小,超过30海里时,收发报机不能保障进行可靠的通讯联络。

新航空母舰“大黄蜂号”奉命执行一项特殊使命。早在1月10日,海军作战部的一位潜艇参谋建议用航空母舰搭载陆军轰炸机对东京进行轰炸,来回敬日本人对珍珠港的偷袭。金海军上将的航空参谋研究了这个问题,发现双引擎B-25轰炸机刚好能从米切尔的“大黄蜂号”上起飞,毫无疑问,这些飞机还需要降落 [ 校者注:这种比较大的轰炸机在降落时需要的跑道比较长,因此只能在陆上降落 ] ,因此,最好让中国友军为它们提供着陆跑道。

陆军航空部队司令阿诺德上将积极支持这个计划,并挑选一些战前就开始飞行的老飞行员执行这项任务,由詹姆斯·杜立特中校担任指挥。2月2日,“大黄蜂号”航空母舰驶往弗吉尼亚角,由两架B-25轰炸机进行了起飞试验。不久,这次行动得到最后批准。经过一番紧张的准备之后,“大黄蜂号”于1942年4月2日搭载16架B-25轰炸机驶离旧金山。飞机只能暴露在飞行甲板上,没法隐蔽,美国人放出风声说,这艘航空母舰是执行运输任务。“大黄蜂”号”仍然载着它的飞行大队的大部分飞机(停在机库里),由于不少飞机需要解体,以便给陆军航空队的维修人员腾出足够的地方进行维护保养,它的自卫能力自然受到很大影响。

在执行这次最危险的使命时,由“大黄蜂号”的姊妹舰“企业号”航空母舰担任护航任务。11天后,这两艘航空母舰在夏威夷群岛以北海域会合。组成第16特混舰队,由哈尔西统一指挥。4月15日,哈尔西发出指示:

请注意,西行一千海里,在XX海域给大型军舰加油。航空母舰和巡洋舰到达东京以东500海里海域时,“大黄蜂号”上的轰炸机起飞,对XX进行轰炸。驱逐舰和油船留在加油点附近,部队向XX撤走的时候再加入。下一步行动要看事态的发展再作决定。

驱逐舰高速航行时续航力很小,所以在加油点把驱逐舰留下来,没有跟两艘航空母舰和四艘巡洋舰一起行动。

4月18日,B-25轰炸机在飞行甲板上摆好位置,待命起飞,只腾出142.37米长的飞行甲板供杜立特的飞机起飞。风速达40节的烈风 [ 校者注:相当于9级大风 ] 使“大黄蜂号”航空母舰巅簸不已。在飞行甲板上,为了便于陆军飞行员起飞,专门用油漆添了两条纵向白线。8时20分,詹姆斯·杜立特打开油门,使飞机的轮子保持在两条线内,安全起飞。其余的B-25轰炸机每隔4分钟起飞一架。飞机编好队形,向日本本土飞去。第16特混舰队高速撤走,在这之前,它们击沉了几艘在这一带值勤的日本了望艇。

日本人根据对美军无线电通讯的分析,和一艘了望艇 [ 校者注:这艘了望艇是由渔船改装的“日东丸23号” ] 用无线电报告的敌情,得悉本土即将遭到空袭。(了望艇拍报后即被第16特混舰队的护航舰只击沉。)日本人没有料到美国会用B-25轰炸机进行空袭。日本守备部队根据对单引擎轰炸机续航力的估算,预测美国飞机要在一天以后才能到达。

15架B-25轰炸机春风得意,当天下午就飞抵各自规定的目标上空,扔了炸弹。日本守备部队没能截击到这些轰炸机,他们被这次空袭弄得不知所措,而美国飞机在完成轰炸任务后飞往中国大陆。重庆一带天气恶劣,这些轰炸机的结局很惨,许多飞行员只好在天黑后跳伞。有4架B-25轰炸机中途迫降。一架飞机在海参崴附近迫降后,机组人员被苏联人拘留。80名飞行员中,有3人丧生 [ 校者注:有些飞行员在日军侵占的华中地区跳伞,被日军活捉。他们被解往日本,其中3人被砍头 ] 。

在军事上,杜立特空袭成效甚微。但是,在美军屡败不迭的时候,它却极大地鼓舞了美国人的士气。有人问罗斯福总统这次空袭是从什么地方开始的,罗斯福回答询问时谈到了詹姆斯·希尔顿 [ 校者注:詹姆斯·希尔顿(1900-1954),英国小说家,在国际上享有盛名 ] 的小说,并声称:“B-25轰炸机是从一个叫做香格里拉的秘密基地起飞的。”后来,为了表彰杜立特空袭的功绩,有一艘埃塞克斯级新型航空母舰被命名为“香格里拉号”。

第16特混舰队在珍珠港停留5天,进行了简单的维修,于4月30日开往西南太平洋。这时,第16特混舰队由雷蒙德·斯普鲁恩斯海军少将指挥,离珊瑚海还有一千海里之遥,终归未能赶上珊瑚海海战。

山本海军大将一直追求的舰队决战迟迟没有发生,倒是发生了珊瑚海海战。他的战略目标差不多都已实现:美国太平洋舰队已被摧毁;为了保护新近征服的地区,日军已经建立了一连串海岛基地。杜立特对东京等地的空袭使山本对美国航空母舰更加疾恶如仇,而美国的航空母舰却避而不战。显然,澳大利亚将是盟国进行反攻的重要基地,并且,盟国的任何反攻都将把矛头指向日本人的腊包尔基地。山本认为,在西南太平洋不可能发生舰队决战。山本勉强同意了陆军方面的意见 [ 校者注:1942年3月中旬,在大本营陆海军联席会议上,海军提出以两栖部队进攻锡兰、争取早日在近东同德军会师的海军西进作战方案,遭到陆军方面强烈反对。陆军不同意在东南亚进一步铺开自己的兵力,拒绝合作。因此,海军只好放弃西进方案,制订夺取中途岛的东进方案。这个方案只要求陆军提供一个加强联队(团)的兵力参加中途岛登陆作战,陆军部队在完成占领后撤走,由海军负责守备该岛 ] 。于是,为了寻求跟美国进行舰队决战,他的幕僚着手制订攻击中途岛的作战计划。跟所有其他日本指挥官一样,在出奇兵获得一连串胜利之后,山本把一切都看得易如反掌。日本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这次作战日本人正式命名为“米号作战”,包括用两栖兵力占领莫尔兹比港和所罗门群岛的图拉吉岛。5月1日,高木武雄海军中将率领机动部队(包括“翔鹤号”和“瑞鹤号”航空母舰) [ 校者注:除2艘航空母舰外,该机动部队还有2艘重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 ] 离开特鲁克。5月5日下午,机动部队进入战斗位置,准备挫败美国对日本莫尔兹比港作战的任何抵抗。日本人的对手是第17特混舰队,该特混舰队由奥布里·菲奇海军少将指挥的“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弗兰克·弗莱彻海军少将指挥的“约克城号”航空母舰编成。在实力上,美国人略占优势。美国人的鱼雷机较少,俯冲轰炸机却多于日本人,双方战斗机数量相当。美舰装有雷达,“约克城号”的一些战斗机还装上了第一批敌我识别器。最重要的是,美国人掌握了关于日军部署的情报。美国人不仅破译了日方密码,使尼米兹海军上将和他的参谋人员准确地了解到日军的攻击目标,而且,澳大利亚的沿岸观察哨还定期提供关于日本部队动向的情报。

日本人的装备和情报工作可能有些逊色,但他们的航空母舰战术在当时要高于美国人。日本人不仅把每一艘航空母舰看作特混舰队(由一位将军衔的指挥官指挥)的战斗力核心,而且将每一艘航空母舰都当作一个独立单位来行动。就是说,支援舰艇为航空母舰提供最有效防空保障的同时,航空母舰本身要在防空和反潜中首先发挥最大作用,在航空母舰之间,战斗机巡逻和轰炸机空袭两者都能统筹安排,两艘航空母舰的兵力可以同时攻击一个目标,加倍打击敌人。美国航空母舰的行动准则是,在不打乱整个作战计划的前提下,指挥特混舰队的每一位将军视情况需要,可以自行其事。然而,这种做法在实践上往往导致战术配合失调,给警戒舰艇增加负担;每艘航空母舰要单独派出战斗机进行巡逻,为攻击部队护航;水面舰艇要承担防空和反潜双重任务。

日本的运输舰在图拉吉港出现后,美国人决定先发制人。5月4日上午,“约克城号”航空母舰的飞机扫荡了图拉吉港,在3个攻击波的攻击中,击沉驱逐舰1艘、运输舰1艘和巡逻艇2艘,击伤布雷艇、运输舰和驱逐舰各1艘。重要的战果是摧毁了5架97式水上侦察机,日本人主要靠这种飞机搜集情报。摧毁侦察机对美国人很有利。5月6日,日本“翔凤号”轻型航空母舰在支援攻略部队作战中,在布干维尔岛附近加油时,被美一架陆军轰炸机发现。第二天上午,“约克城号”和“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的飞行大队用炸弹和鱼雷击沉了这艘航空母舰。美国人发现,这不是日本的主力部队,但为时已晚,这次攻击暴露了第17特混舰队。

这时,高木海军中将正从北面向第17特混舰队这边赶来,他同样不知道第17特混舰队的位置。5月8日凌晨,高木收到发现1艘航空母舰和1艘巡洋舰的侦察报告,于是命令“翔鹤号”和“瑞鹤号”航空母舰的飞行队全面出击。结果,日本人发现目标原来是“尼奥肖号”油船和为它护航的“西姆斯号”驱逐舰。这两艘舰船奋力抗击,15架97式鱼雷机和36架99式俯冲轰炸机用了两个半小时将它们击沉 [ 校者注:日本攻击部队(战斗机、鱼雷机、俯外轰炸机)共78架飞机,对美国这两艘舰船攻击了大约20分钟 ] 。到这时为止,足足有5个小时,日本人苦于奔波,没有找到并攻击第17特混舰队。这时,第17特混舰队正准备击沉“祥凤号”轻型航空母舰。日本人丧失了宝贵的时间,为了在这天得到一点补偿,日本飞机起飞去攻击“约克城号”航空母舰。由于对目标位置估计不准,没有找到敌舰。日本飞机在返航途中遭到“约克城号”战斗巡逻机的攻击,有9架被击落,美国损失飞机2架。幸存的日本飞机迷航,甚至有4架企图在“约克城号”上降落,直到美国航空母舰开炮射击,它们才恍然大悟。当返航的日本飞机寻找“翔鹤号”和“瑞鹤号”的时候,美国航空母舰上的雷达兵发现日本飞机不断在空中兜圈子。日本飞机一共起飞了27架,损失21架 [ 校者注:日本飞机于16时30分起飞,没有战斗机护航。由于预料攻击将在天黑后进行,特意挑选了有夜航经验的飞行员。除被美机击落9架外,另外12架飞机主要是在黑夜中在航空母舰上降落时损失的 ] 。在第一天的战斗中,日本人消耗了17%的兵力,战果只是击沉1艘油船和1艘驱逐舰。美国航空母舰的位置,依然没有找到。

随后,日本航空母舰掉头北撤,“约克城号”为了躲开这一带不利于飞行的坏天气,向南驶去。夜间,日本人又掉头回驶,打算在拂晓后发动攻击。日本人力图跟“约克城号”保持一定距离,在第二天清晨6时派出飞机进行搜索,在发现目标后,立即发动攻击。

弗莱彻海军少将不知道高木的航空母舰在哪里,以为不会同日本人遭遇。他把战术指挥权交给了“列克星敦号”上的菲奇海军少将。清晨6时25分,菲奇命令侦察机起飞,进行广泛搜索。8时许,一架日本飞机用无线电报告发现了美国航空母舰,这个报告被美军截获,并呈报菲奇。在这个令人忧虑的消息传来不久,一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又报告说发现了两艘日本航空母舰。“列克星敦号”和“萨拉托加号”航空母舰起飞了84架飞机,对日本航空母舰发动一次联合攻击。不过,半小时以前,日本人也起飞了69架飞机,向美国航空母舰发起攻击。世界上第一次航空母舰之间的战斗,就这样开始了。

美国人规定,两艘航空母舰的飞机实施攻击时,起飞时间要间隔20分钟。“约克城号”的第5飞行大队先起飞:有9架TBD掠夺者式鱼雷机和24架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鱼雷机由于投雷过早,攻击没有成功,轰炸机却有两颗炸弹击中了“翔鹤号”,一颗命中舰首,使航空汽油着火,另一颗命中舰尾,炸毁了引擎维修车间。“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的第2飞行大队的飞机导航失误,没有找到目标。大约搜索了1小时,才有4架俯冲轰炸机和11架鱼雷机发现“翔鹤号”上空升腾的浓烟,并赶上前去实施了攻击。一颗炸弹命中了该舰右舷舰桥旁的部位,造成轻微损伤。美国飞机有5架被击落。

由51架97式鱼雷机和99式俯冲轰炸机及18架战斗机编成的日本攻击部队,于11时18分开始攻击“列克星敦号”。日本机群在距“列克星敦号”将近70海里的时候,就被该舰的雷达发现了。“列克星敦号”的战斗机引导军官犯了一系列错误,他让执行战斗巡逻任务的8架野猫式战斗机升高到3千米,正好夹在日本俯冲轰炸机(6千米高度)和日本零式战斗机及鱼雷机(2千米高度)之间。更糟糕的是,野猫式战斗机没有与“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保持合理距离,因此,当日本飞机开始攻击的时候,只有3架战斗机同敌机有过接触。还有,为了堵击日本鱼雷机,12架无畏式俯冲轰炸机在离特混舰队3海里的600米上空占领阵位。不幸,日本鱼雷机的飞行高度比美国人预料的高得多,它们畅通无阻地从SBD无畏式俯冲轰炸机的上面飞过。在美国驱逐舰的警戒圈内下降到投雷高度。

“约克城号”航空母舰比较走运,它的机动性帮了大忙,使它没有中雷。但是,一颗250公斤炸弹击中了上层建筑,穿透三层甲板后爆炸。舰身较长、机动性较差的“列克星敦号”遭到6架鱼雷机的攻击(舰首每舷3架),要规避攻击几乎是不可能的。“列克星敦号”舰首左舷中了一条鱼雷,第二条鱼雷命中中部;接着又有两颗60公斤炸弹命中,造成轻微破坏。这次攻击,使美国人损失飞机大约20架。

“列克星敦号”航空母舰虽然挨了几条鱼雷,但无伤大雅。该舰三处起火,都被灭火队扑灭。不过,船体在中雷时受到巨大抖动,使航空汽油供油系统严重损坏,引起多处渗漏,汽油蒸汽逐渐蔓延到下部舱室。在日本人攻击大约一个时后,火花引起了一场巨大爆炸,接着发生几次小爆炸,使火势进一步蔓延。尽管如此,“列克星敦号”还是连续收回了39架飞机,甚至派出一架野猫式战斗机进行战斗巡逻。不久,火势压倒了灭火人员。14时45分,第二次大爆炸震撼了全舰。半小时后,“列克星敦号”中止了飞行作业,并请求“约克城号”尽量接收它的飞机。17时过后,“列克星敦号”弃舰。又过了3小时,由一艘驱逐舰用鱼雷将它击沉。

“约克城号”航空母舰很走运,舰上的火灾很快被扑灭了,作战能力没有削弱。可是,兴高彩烈的日本飞行员发现该舰大火熊熊,于是报告说“约克城号”和“列克星敦号”两艘航空母舰都被击沉。“翔鹤号”航空母舰也遭到重创,大火使它丧失了收回飞机的能力。“翔鹤号”蹒跚开回日本,它进水很多,几乎被大风刮沉。它的姊妹舰“瑞鹤号”需要补充飞机和飞行员。这样,日本两艘最好的航空母舰在一段时间内就不能作战了。“瑞鹤号”需要一个月时间才能准备就绪,新组建的飞行队还要经过一段时间训练才能投入战斗,而“翔鹤号”要到8月底才能修复。

战斗的第一天,美国人在战略上取得了重大胜利,但第二天遭到了战术失败。他们制止了日军对莫尔兹比港的入侵,损失大型舰队航空母舰一艘,而日本人只损失一艘轻型航空母舰。日本人具有海上作战经验,打得好,在使用飞机和出色的飞行员方面却又往往不计后果。在关键时刻,山本海军大将没能用上他的两艘最适合作战的航空母舰。珊瑚海海战标志着日本海军航空兵作战达到了顶峰,这是日本人在整整5个月前以偷袭珍珠港开始的一连串胜利中的最后一次胜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