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广袤的俄罗斯,在冰雪与阳光的交战中,等待着春天突围的消息。从莫斯科红场到圣彼得堡的冬宫,一份远隔60年的历史记忆,再度复苏于这片曾经回响着隆隆炮火与昂扬战歌的山河大地。

2005年5月9日,当伟大的苏联卫国战争即将迎来它恢宏的60周年纪念庆典时,我们重又踏上俄罗斯的土地,目光穿过并不辽远的历史地平线,在鲜血与烽烟的重重遮蔽下,依然可以看到千百万奋战在莫斯科郊外、伏尔加河畔、列宁格勒与斯大林格勒前线的红军战士。虽然说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但红场上圣火熊熊燃烧的无名烈士墓,依然是俄罗斯人民珍视的一方圣土,一座丰碑。

当我们的视线从眼前和平静穆的美景,投向44年前的历史深处时,1941年6月22日,因为征服了大半个欧洲而不可一世的纳粹狂人希特勒,正调兵遣将,向他无比仇视的苏维埃红色政权俄罗斯民族,发动空前凶猛的突然进攻。

措不及防的苏联军民陷入惨重的战争灾难之中。短短几周之内,苏联的西部防线迅速崩溃,数以百万的红军将士战死或被俘。德国北方集团军发挥机械化闪击作战的优势,于7月上旬迅猛推进到卢加河畔,对苏联最重要的工业城市——被称作“第二首都”的列宁格勒,也就是今日的圣彼得堡,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狂妄的希特勒命令德军务必于7月21日攻克列宁格勒,他宣称届时将前往列宁格勒冬宫广场检阅纳粹军队。占领并毁灭这个城市,将波罗的海变为德国内海,让这座布尔什维克主义诞生的摇篮,在德军枪炮下化为灰烬,是希特勒入侵苏联之后首要实现的战略任务。他甚至对德军统帅勒布说,“我们不接受列宁格勒的投降,你必须使他们化为乌有,化为灰烬,让他们在地球上消失。”

当我们行进在圣彼得堡街头,欣赏这座最早将俄罗斯融入欧洲文化版图的美丽城市时,不时见到成双成对的新婚夫妇在古老的教堂门外,展露他们幸福的微笑。六十四年前,当数百万德国军队将这座孤城团团围困的时候,他们的祖辈却面临着生死存亡的严峻考验。英勇的列宁格勒军民不但粉碎了希特勒速战速决的美梦,更将这场保卫家园的战争,谱写成二战期间最为悲壮的一首史诗。

从1941年8月开始,德国军队将列宁格勒三面包围,只有拉多加湖一边可以与外地保持水上和空中的联系。在久攻不破的情况下,希特勒命令德军用炮火将这座名城夷为平地,用围困将城中坚守的百万军民活活饿死。在前苏联电影《围困》中,这场旷日持久的围困与抵抗,在严寒的冬日里残酷地进行着。而拉多加湖冰封千尺的湖面,成了列宁格勒与大后方血脉相连的生命之路。

这条从城市东北通往拉多加湖的“生命之路”,全长39公里,在每一公里处都有道路的里程碑,纪念当年不屈不挠的伟大精神。路边的白桦林,飘动着少先队员鲜艳的红领巾,春游的小学生们簇拥在“生命之花”的雕像边,如一朵朵春天的花朵。

那些在战火中渡过年少时光的孩子们,曾经用滴血的文字记录下亲人死去的悲痛时刻。当他们年华苍老之后,依然不能忘怀在德军炮火下奋勇抵抗的血色童年。

眼前的拉多加湖在阳光下平静无波,一座废弃的码头安详地守望着湖水,如一位饱经沧桑的古稀老人。一个刷有“一切为了运输,一切为了前线”的老火车头,也永远地安歇于湖边的小车站前。在历史记忆的深处,在曾经冰封的湖面上,不知曾有多少伤员被从这里送往后方的医院,又有多少粮食、物资从苏联大地的各个方向,汇聚到这座在重围之中屹立不倒的英雄城市。

就在列宁格勒顽强挺立在德军炮火之中的同时,苏联首都莫斯科也面临着德国一百八十万军队的致命威胁。从1941年9月30日开始,德军向莫斯科发动了代号为“台风”的猛烈进攻,力图在冬季来临之前攻占莫斯科,摧毁苏维埃政权。到11月上旬,德军已攻至距莫斯科数十公里之遥的莫扎伊斯克地区,克里姆林宫高耸的塔楼已经暴露在德军先头部队的视野之内。

1941年11月6日,就在德国法西斯军队兵临城下的危急关头,莫斯科马基雅维利地铁站大厅举行了隆重的十月革命节群众庆祝大会。斯大林向全体人民发表讲话,号召苏联民众挺身应战,保卫莫斯科。

11月7日清晨,纷飞的大雪覆盖了整个莫斯科,上午八点整,一场令世人惊叹的阅兵典礼在红场上隆重举行。冒着德军轰炸的巨大危险,斯大林等苏联最高领袖登上列宁墓,检阅士气高昂、准备誓死保卫莫斯科的红军队伍。这些在红场上接受检阅的英勇战士们,大多直接开赴莫斯科郊外炮火连天的抗德战场。他们大无畏的卫国激情,不单鼓舞了奋战在苏联前线的数百万红军战士,更令全世界遭受德、意、日法西斯侵略的各国民众,听到来自欧洲的东方战线威武不屈的反抗怒吼。

当我们来到位于莫斯科的中央武装力量博物馆时,正逢许多二战功勋战士在这里集会。望着他们一张张饱经沧桑的面孔,轻轻抚摸他们胸前那一枚枚金色的勋章,往昔的战火似乎重又燃烧在我们的眼前。

在那个漫长而又严寒的1941年冬季,在零下40多度的冰天雪地中,曾经不可一世的德国军队再也无力向莫斯科前进一尺。前仆后继的苏联红军不但顽强地顶住了德军排山倒海的进攻,并从12月开始发起反攻。强大的T34坦克冲进德军的阵地,愤怒的喀秋莎大炮也向德国侵略者喷射出复仇的火焰。

到1942年4月,当暖流融化开伏尔加河的坚冰,从严寒中苏醒的土地再度绽放出春天的花朵时,英勇的苏联红军已经驱敌数百公里,不但收复莫斯科以西的大片国土,粉碎了德国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更一举扭转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危局,奏响了纳粹德国衰败的序曲。

莫斯科战役的空前惨败,令希特勒暴跳不已。他于1942年夏季向顿河流域的苏联重镇斯大林格勒,发动了又一场志在必得的攻城大战。除了掠夺这一地区丰富的物产和能源之外,希特勒还准备将这座以斯大林命名的城市付之一炬,一洗他在莫斯科蒙受的耻辱。

从1942年7月至1943年2月,一场历时200天的攻防战役在斯大林格勒的城外展开。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规模最大的会战,战场总面积超过十万平方公里,苏、德双方各自投入的军力竟高达200万人以上。当这场惨烈的战役结束半个多世纪之后,它依然是欧洲军事界和电影家们反复探讨的主题。

在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中,曾经涌现出许多富有传奇色彩的战争英雄。在2001年拍摄的电影《决战中的较量》里,猎人出身的苏联神枪手瓦西里十天之内,便消灭了40多个德国士兵,令敌人闻风丧胆。当德军派出他们的神枪手与瓦西里对决时,他们两人的命运,其实正代表了斯大林格勒在这场大决战中的历史前途。

在这场伟大的卫国战争中做出贡献,更做出牺牲的,其实远不只像瓦西里这样的男子汉,千百万苏联妇女同样是保家卫国的忠勇战士。当我们在参加聚会的二战老兵当中,见到那么多年过古稀、挂满勋章的女军人时,脑海中浮现的,却是苏联电影《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中,那些在战火中献出她们年轻生命的红军女战士。她们青春的容颜从未因为时光的流逝而衰老,她们灿烂的微笑,也悄然浮现在我们身边这些老战士的面庞。

从1943年7月开始,苏联红军发动库尔斯克会战,击溃德国30个精锐师,歼灭德军50多万人。在欧洲的西线战场,随着西西里登陆,意大利独裁者墨索里尼被罢黜,法西斯“轴心国”也开始分崩离析。

而在被德军重重包围的列宁格勒,已经困守孤城两年之久的百万军民,在炽烈的战斗激情和著名音乐家肖斯塔科维奇创作的《第七交响曲》鼓舞下,依然顽强地等待着黎明的到来。这支伟大的交响曲也因此成为人类音乐史上一首英雄主义的颂歌。

1944年1月27日,被德军围困长达900天之久的列宁格勒,终于赢得了砸烂枷锁、获得解放的那一天。在自由的土地上,20响礼炮欢庆这一伟大的胜利,虽然在这漫长而严酷的抵抗期间,有超过64.2万人因饥寒交迫而死去,2.1万人死于德军的空袭和炮击,但英勇不屈的列宁格勒人民从未低下他们高贵的头颅,放下他们手中的武器。正如英国的《旗帜晚报》所称颂的:“列宁格勒的抵抗,乃是人类在经受不可思议的考验中取得辉煌胜利的一个榜样。在世界历史上,也许再也不能找到某种类似列宁格勒一样顽强的抵抗。”

在苏联卫国战争中,如列宁格勒一样伟大的城市,其实远不只是一座。莫斯科红场上,十二座英雄城市的纪念碑傲然挺立,代表着千百万苏联人民坚贞不屈的风骨和大无畏的牺牲精神。

在反抗纳粹德国侵略的正义战争中,2000多万苏联军民为国捐躯,占第二次世界大战人口损失总数的百分之四十。但生息在这片辽阔土地上的各族民众,却创造出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战争奇迹,不但捍卫了国家的独立与尊严,更成为摧毁德国战争机器、将希特勒及其纳粹政权送入坟墓的一支决定性力量。

当我们满怀着对卫国战争英雄们的崇敬,再度踏上60多年前欧洲西线战场的风雪旅程时,一首熟悉的苏联老歌,久久萦绕在我们的耳边,如白桦林里吹来的微风,如行军路上母亲的一句叮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