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轻兵器》2011年12月(上)刊载的两种DBP10 普通弹图片

纵观整个2011年,国产轻武器领域最大的新闻莫过于最新一代的小口径枪族及其弹药的公开露面。这套曾在网上被冠以“05”式或“95改”名义的新系统终于揭去了神秘的面纱,在《轻兵器》杂志2011年12月(上)进行了详细的解密。它们的性能究竟如何,是否和文章中宣传的一样完美?笔者将综合已有资料,分两部分对该系统进行详细剖析,在这篇文章中首先对新弹性能进行分析。

两种5.8毫米老弹

国产5.8毫米小口径枪族于1989年正式立项,1995年设计定型,1997年通过驻港部队首次对外公开。到2000年为止,新一代国产小口径枪族的全部成员,包括95式突击步枪、95B短突击步枪、95班用轻机枪、88式狙击步枪和88式通用机枪,以及所用的各式弹药,已经完全展示在世人面前。其中前三者发射5.8毫米DBP95步枪普通弹,后两者发射DVP88机枪普通弹。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国产涂漆钢弹壳的DBP95 5.8毫米步枪普通弹

在5.8毫米步枪弹研制之初,国内曾通过对美国5.56毫米SS109、M193步枪弹以及俄国5.45毫米7H6小口径步枪弹进行广泛试验,对国外现代小口径步枪弹的侵彻力、停止作用、精度以及弹头设计特点均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但不知为何,DBP95步枪弹的设计却没有任何创新之处,还是延用类似7.62毫米56式普通弹的三件式结构,弹头弧形设计为单弧线,配用圆柱形弧形平顶型钢芯,覆铜钢被甲和钢芯之间填充有铅套。这种5.8毫米普通弹头重4.15至4.2克,由95式步枪发射时初速为930米/秒,弹头重量和初速相对都较高,因此在相同的射击距离上,它所携带的能量高于SS109弹和7H6弹是正常的。但与后两者相比,5.8毫米普通弹的结构并没有任何创新和优化设计,其长径比接近SS109弹的4.14,却比7H6弹的4.66要小得多,两方面都不出众。与老式的56式步枪弹相比,5.8毫米普通弹的唯一不同是提高了钢芯硬度,想以此提高弹头的侵彻性能,但其钢芯较细,长径比不大,顶端与被甲间的铅套却设计得很厚(7H6弹此处为空腔设计,既减小钢芯的阻力,又增加了击中有生目标时弹头变形的机率),在击中硬目标后,钢芯在挤开铅套和被甲时会损耗掉更多的能量,加上钢芯顶部为平面,均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弹头的侵彻力。至于这种影响到底有多大,笔者在国内相关机构公开的资料没有查到确切的数据,但在远距离上,5.8毫米普通弹的侵彻力要大大高于SS109弹和7H6弹的说法,肯定是不太站得住脚的。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俄国5.45毫米7H7小口径步枪弹全弹、弹头剖面特写、发射后的弹头以及钢芯外观。可见该弹弹尖格外尖锐,而且在铅套前方有一段空腔,这使得该弹的侵彻力较强,同时在有生目标内极易失稳翻滚。

或许正是DBP5.8毫米普通弹设计上的这些缺憾,导致其远距离上的侵彻力和停止作用并不突出,如果将该弹配用给狙击步枪和通用机枪,那么远距离的侵彻性能将必然无法满足。此外,88式狙击步枪、88式通用机枪都是95式研制单位之外的由其他科研部门单独设计的,结构与95式完全不同,战技性能要求更高,尤其是对远距离目标的侵彻力甚至要求超过已有的7.62毫米53式钢芯普通弹。这是原定有效射程仅为600米的DBP95普通弹无法满足的,只有另行研制一种新的重弹头5.8毫米枪弹才能解决。

说到超过53式步枪弹的要求,是因为国内当时还有一种一度非常流行、听起来似乎也很有道理的思路,就是试图研制出一种威力较大的小口径弹,以替换掉老式的53式步枪弹,实现步、机弹药的真正统一。可惜的是,这一想法不是中国独有的。早在二战结束后,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就对二战后期德国MP44突击步枪的设计思想进行了详细的消化和吸收,以确定未来步兵武器弹药的趋势,俄国也跟风而动,都研制了一些小于中口径的弹药,如英国早期的.280(7毫米)步枪弹、美国7×49毫米试验步枪弹和俄国的6×49毫米步枪弹等,都是为了寻求一种通用弹而做的努力,但却是兼顾了步枪后就无法兼顾机枪,兼顾后者又会造成步枪威力过大,连发时操控性不好。最终的结果是美国人选择了大威力的7.62毫米NATO弹,直到5.56毫米小口径步枪弹诞生。而俄国人则是研制了7.62毫米口径的M43中间威力步枪弹,和大威力的7.62毫米M1908步枪弹同时列装(国内的56式和53式步枪弹就分别是它们的仿制品),在研制出5.45毫米步枪弹后,仍保留了后者作为通用机枪用弹。

国内出于通用的考虑,要求新型5.8毫米枪弹不仅在1000米处的侵彻力要超过53式钢芯普通弹,并且弹道要更加低伸,初速要更高,精度要更好。这些要求给新弹的研制带来了较大的难度。为达到这些目的,新的DVP88重弹的弹头结构、钢芯和弹头尺寸都是重新设计的,把侵彻力放在了第一位。其弹头全重为5克,全长达到26.6毫米,比DBP95步枪弹弹头的4.2克和24毫米大了不少。弹头部弧形部分采用了双弧形设计,显得更加尖锐,弹头内部设计了一个长径比较大的尖头硬钢芯,全长约为20.3毫米,直径仍旧为4.1毫米,钢芯从铅套前部装入,钢芯尖部距离弹头被甲内腔顶部有一段空腔。在采用这些措施后,DVP88步枪弹具有在1000米处击穿3.5毫米厚Q235钢板的能力。但要是说它超过了世界大多数枪弹,甚至在1000米距离上比7.62毫米NATO的威力还大,那就是带有阿Q精神的夸张了。毕竟它们不是一个级别的枪弹,此外侵彻力也不是衡量枪弹威力大小的唯一标准。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美国5.56毫米M855小口径步枪弹弹头外观和剖面特写,其中1为黄铜被甲、2为钢尖、3为铅芯。该弹依靠特殊的结构设计保证了近距离内的杀伤力和远距离上的侵彻力。

在这样一番折腾后,就出现了两种口径和弹壳都一样,但弹头完全不同的5.8毫米步枪弹,造成了“两弹配五枪”的现状。这两者不能完全通用,只是能够互换使用。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原本使用DBP95步枪弹的武器也可以发射重弹,两种88式也可以发射DBP95步枪弹,但后果就是影响性能发挥和武器寿命。也许大家会以为这不是多大的事,但在实际列装部队后,才发现这是件很麻烦的事。两弹的外观和全长基本相同,在实际使用时极易混淆,不仅造成枪械的性能不一致(比如用88狙来执行反恐任务,好不容易用这种弹校准了,但换了一种弹,搞不好就打到人质身上去了),同时也对后勤保障带来了麻烦。这个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应该避免的问题,却在设计和生产中实际出现了,而且居然存在了很多年。于是从2004年开始的新一代小口径枪族的研制工作,除了枪族本身以外,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研制出一种新的5.8毫米步枪弹,使其能满足国内目前所有5.8毫米口径枪械的使用,这一研究成果就是DBP10 5.8毫米通用步枪弹。

“创新”真的是创新吗?

新一代的枪族定名为95-1,顾名思义就是95枪族的补丁升级版,主要是解决了95枪族暴露出来的重大问题,结构模式和自动原理均未做大的改动。关于具体细节,大家可以去查阅《轻兵器》杂志。最大的变化之一就是改用了新型的DBP10 5.8毫米步枪弹。新弹的研制目的是替换DBP95步枪普通弹和DVP88式重弹,兼顾老95枪族(三种枪械)、03式步枪(03式不是不好,但它本身的出现就是一个中国特色的产物)、新95-1枪族(也有三种枪械)和88狙击步枪、88式通用机枪,共计9种不同枪管长度和不同膛线条件的枪械使用。也就是说,DBP10弹既得是一种普通小口径步枪弹,具备小口径枪弹的常见优点,同时还得兼顾中口径大威力步枪弹的使用,有一定的远射能力和压制能力,以便供狙击步枪和通用机枪使用。至于《轻兵器》上的文章,对DBP10弹总结的三点“创新”分别是:1、实现了“一弹配九枪”的功能;2、提高了对黄铜弹头被甲的认识;3、首次在枪弹设计中采用了样条曲线设计。由此来看,这种枪弹可谓是“弹中百搭”,集天下枪弹之大成于一身,是一种不折不扣的超级无敌多功能弹。事实果真如此吗?欧美和俄国苦苦寻找了几十年的最佳口径通用步枪弹居然一不小心,就在中国得以实现了?

哪有这么容易!

关于新弹的“通用性”,看了上边的介绍,相信大家心中都自然会打上问号。这个“通用”本身就是值得商榷的,DBP10弹是专门为95-1步枪设计的,只是“兼顾”老式的5.8毫米枪械使用,由于新的95-1枪族采用了新的膛线设计,膛线数量、导程均与老式5.8毫米枪械不同,指望同一种弹能够在这些不同条件的武器上能够发挥同样的性能,无异于痴人说梦,顶多也就是比“两弹配五枪”的互换性高强一点罢了。与此同时,已经生产的DBP95普通弹和DVP88重弹还有不少库存,同样也在装备部队使用,所以当DBP10量产并装备后,我军都要在一个时期内面对三种外观看起来基本相同但是使用性能却并不相同的5.8毫米步枪弹,这估计也是世界上任何一支现代军队都少有的情况,更是后勤管理的噩梦。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国内目前正在列装的几种步枪普通弹剖面。从左自右依次是:53式钢芯普通弹、56式钢芯普通弹、DBP95 5.8毫米普通弹和DVP88 5.8毫米重弹。可见除了DVP88弹头结构有较大的改进外,其余三种弹头结构均类似。

由于DBP10的弹壳与以前的5.8毫米弹壳必须保持相同,因此新弹的新意只能体现在弹头和装药的变化上,以满足设计时提出的内弹道像普通弹、外弹道像重弹的要求。DBP10普通弹弹头的结构和尺寸和DVP88普通弹基本相同,但钢芯直径减小到了3.8毫米,增加了铅套的厚度,这样除了增加弹头飞行的稳定性外,还能减小弹头挤进膛线的压力。该弹破天荒地打破了国产步机弹长期以为以覆铜钢为被甲主材料的局面,采用了H90黄铜被甲。95-1枪族枪管改为6条膛线,减小了弹头嵌入膛线部位的尺寸,既降低了弹头的变形量,同时还能分散弹头导转时的导转侧力,这对提高射击精度有一定好处。老95枪族使用的仍是常规的4条膛线,导程为240毫米,而95-1将其降低到210毫米,提高了弹头飞行的稳定性,目的是提高远距离的侵彻性能。其实除了俄国的5.45毫米系列还是4条膛线设计外,其余西方国家的小口径步枪一直都采用6条膛线,并且绝大多数国家生产的SS109步枪弹的弹头被甲均为黄铜制造,不但方便枪弹的加工,同时也对提高武器寿命和精度有好处,而中国一直是铜资源进口和消耗大国,在上世纪60年代中期即实现了枪弹生产钢材化,已经习惯使用钢材或覆铜钢来制造枪弹。因此,DBP10弹采用黄铜被甲并非是什么高明的创新,只不过是重复别人已经走过的老路,同时也是被逼无奈,黄铜更软、更富延展性,减小了弹头挤进膛线的压力和磨损,只有如此才能满足新弹在老95枪族上发射时枪管寿命的要求。

而最后一点就是关于样条曲线弹形。为了减小枪弹飞行阻力和存速能力,DBP10弹重新设计了弹头弧线尺寸,由原来的双弧线形改进为样条曲线形,弹头显得更加尖锐,弹形系数较好。但这种设计对弹头模具加工以及生产检测均有较高的要求,同时之所以这么设计,并非是创意使然,而是原5.8毫米步枪弹的尺寸已经限定,考虑到兼顾原有枪械的通用,又想提高性能,不得不采取的一种变通办法。同样的情况在DVP88重弹推出时,也曾发生过,当时的《轻兵器》也曾吹捧其性能多么优秀,其中就把该弹弹头外形的双弧线形设计当作一个“领先世界水平”的创新,其实这东西在国外并不新鲜,比如北约的7.62×51毫米NATO弹采用的就是双弧线形弹头,只是国内以前并未采用过而已。

过份“通”则实“不通”

关于最佳步枪口径的枪弹是否存在的问题,在此前另一篇文章(博客中有,自己找)——《乱花渐欲迷人眼——美国新型小口径枪弹与“最佳口径”的确定》中已经有了比较详细的分析。真正的最佳口径是很难确定的,因为每种枪械的用途和性能均不相同,而硬要人为地指定一种“最佳”,最终结果就是既不能较好使某种特性得到发挥,同时又会带来新的弊端,也就是通常所说的“两头不靠”。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俄国在1990年代研制的6毫米通用弹(中),原计划也是想研制一种既能供突击步枪使用,又能替代中口径大威力步枪弹的新型步枪弹。但经过广泛测试和试验,最终还是未能实现这一目标。

DBP10新弹为了确保和此前几种5.8毫米枪械保持“通用”,弹壳尺寸未作改变动,弹壳体部最大直径为10.4毫米,底缘直径为10.5毫米,弹壳斜度为1:50.4,其弹壳锥度是目前世界上三大小口径步枪弹中最大的,所以中国的5.8毫米弹匣弧度也是各种小口径步枪中最大的,这导致了在携带和使用时的很大不便。根据已经公开的数据,DBP10弹在1000米处的落点动能为220焦耳,而原DVP88式重弹为200焦耳。虽然这个能量的确比SS109和7H6弹头在1000米处的落点动能大了不少,但DVP88重弹弹头重为5克,因此DBP10弹头是在前者基础上改进的,应该也基本与这个重量差不离,也就是说,这个动能的提高只是占了自重较大的便宜。从弹头外形和结构设计均能看出,DBP10弹以提高远距离侵彻性能为主要性能而设计的(该弹的侵彻性能在公开资料中未做详细介绍),再加上95-1将膛线导程改为210毫米,弹头飞行更加稳定,因此原本小口径弹对有生目标杀伤力较大的优势,在步兵通常的交火距离内将难以出现。有一点必须指出的是,公开资料中用以对比的SS109和7H6小口径弹,分别是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设计的产品,国产53式普通弹则是国内1960年代的仿制产品,作为最新设计的产品,DBP10弹和这些旧式枪弹本身就存在技术年代上的差距,简单地将其作直接对比,也存在着严谨性和公平性的问题。另外,从弹头在1000米处的落点动能来看,DBP10弹与7.62×54R LPS钢芯普通弹、7.62×51毫米M80普通弹这样中口径的大威力步枪弹仍无法比拟。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军事强国在努力探索未果后,都选择小口径步枪弹和中口径大威力步枪弹共存的原因。实际上,以目前现阶段轻武器发展水平来看,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象中国这样,轻易放弃或准备放弃中口径大威力步枪弹。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使用博克赛底火、涂漆钢弹壳的DBP10普通弹与使用伯尔丹底火、覆铜钢弹壳的DBP10普通弹外观和结构对比。图中也可以发现其弹头结构的设计和DVP88重弹差别不大。

DBP10枪弹还有一个令人不解之处,该弹目前有两种式样,一种使用涂漆钢弹壳,但使用博克塞赛底火,另一种使用覆铜钢弹壳,使用传统伯尔丹底火,这也算是该弹的一个“独创”之处。为何同种枪弹使用两种不同的底火结构,目前尚未得从公开资料得到解答。有人猜测是两个厂家的产品共同参与竞标,有人则说是前者可能是为向国外出口而设计的。此外,2010年1月23日的中央电视台7套的《人民子弟兵》介绍黄雪鹰的节目中,曾提到了某种国产新型步枪在试验中发生过早发火的故障,经黄配合厂家技术人员共同查找原因,发现是击针与击针孔配合以及定位尺寸问题造成的,而未提及所用枪弹是否存在问题,不知底火式样的改变不知是否与之有所关联。

从全重来看,DBP10弹全重为12.9±0.6克,这个重量既大于采用黄铜弹壳的SS109枪弹,也高出使用涂漆钢弹壳的7H6枪弹不少。这对于我国当初提出的轻武器减重目标来说,不能说是背道而驰,但至少也是相去甚远。如果和56式普通弹的16.5克对比,全弹仅减轻了3克多。以单兵携带200发56式普通弹计算,换成DBP10式步枪弹时,能携带255发,减重效果并不及西方国家从7.62毫米NATO弹到5.56毫米SS109弹,以及俄国从M43弹到7H6弹明显。或许有人说小口径步枪弹会比较节约材料,其实这是相对中口径大威力枪弹而言的,对于像56式普通弹这样的中口径中间威力枪弹来说却不一定。在枪弹生产中,弹头被甲和弹壳均是以采用板材或棒材原料,通过下料、冲压或挤压冲孟、再通过多次引伸加工来逐步制成的,弹头被甲还需要冲尖、装弹芯和收尾卷边等工序,弹壳也需要经过热处理、收口和切口等工艺,加工时必须留有足够的余量,以便加工完成后裁切整齐,这类切除掉的部分在加工中被称为“金属损失”,零件直径越小或长径比越大,金属损失率越大。因此单纯地计算每发枪弹所使用的金属是不科学的,尤其是对于小口径枪弹来说,因为小口径弹壳和弹头长径比均比其他枪弹要大,故在生产过程中的金属损失率也更大。

是新的飞跃还是续打补丁——评国产5.8mm小口径新弹

俄国改进的7H10弹头外观和钢芯外观(左)以及7H22穿甲弹头外观和钢芯外观(右)对比。其中7H10钢芯使用的是普通高碳钢,7H22使用的是高碳工具钢。国产5.8毫米口径枪弹也可以按照类似思路来进行改进,而并不是非得寻找所谓的“通用弹”。

所以综合来看,虽然的确是首次出现,但DBP10新弹并无多少“新意”,换句话说,就是没有突出的优点。它的某些性能已经在早先设计中被限制住,同时又过分地兼顾了通用性,而迫使某些方面的突出性能作出牺牲,最后导致了整体性能的平庸,至少在部分性能上,DBP10弹和世界上其他小口径枪弹尚有差距,更谈不上实现了全面的超越。

(LZ在这要说一声啊,想张口喷的家伙要了解此文章非出于楼主之手,鄙人对文章所涉及的内容不做任何评价!只是转帖...转帖...认为是科普就科普吧)——能打死人就是好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