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暗藏玄机 揭露顶层设计预挖的几个陷阱

“顶层设计”要预防被人“拉虎皮作大旗”,提前植入“特洛伊木马”,为外资和民资掌握垄断资源,埋下伏笔。有些所谓专家和学者,甚至高层智库成员散布的顶层设计建议中,都包含了危险漏洞的政策信号。

关于土地制度改革。有人建议农用土地转非农用地、宅基地等方面,要加大土地流转力度、深度和广度,这个建议太荒唐了。他们提出这项建议,旨在借助于城镇化的东风,为垄断土地资源从力度上制度化、长效化,亦即通过制度手段使农用耕地流转稳态化、固态化、不可逆化;从深度上放宽土地流转时间,使一次性土地转让使用权,可达几十年之久,为其“商品化”、“杠杆化”奠定基础;从广度上拓宽使用功能,将其用于非农领域,成为民资和被外资利用的民资控制下、为城镇化进程提供的可以热炒的垄断土地资源。

这太可怕了!如果这个建议被采纳,土地就会被“变戏法”,从国有变成事实上民有的垄断资源,其将成为股市、房市和大宗商品价格炒作之后新的生长点,而且,土地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和稀缺性决定了,它一旦被炒作,其价格的可控性微乎其微,必将成为脱缰的野马,政府失灵和市场失灵的噩梦会再度重现,并愈演愈烈,不可收场。届时经济泡沫会空前高涨,国家经济还具有被外资、民资绑架胁迫的极大风险。所以,农用土地使用权的流转务必要面向农业,功能不可变;务必要每年一流转,周期不可长;务必要先试点后铺开,不可搞“一窝蜂”。

至于城镇化带来的农民进城安置问题,可以另案解决,不必捆绑土地流转,这样国家收回农民土地的好处,也可以直接落户农民家庭,不会被“炒作者”层层盘剥。

关于经济结构问题。有人分析,中国的经济问题是内需乏力、外需疲软、投资不可持续,因此,要释放内需,必要顶层设计。方法不外乎以下几点:一是完善社保体系;二是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三是让农民土地流转;四是“国退民进”,就是卖掉一部分国有股份,用于赈济穷人,等等。

这个分析基本靠谱,但解决问题的“馊主意”,笔者不敢苟同。首先,在整个世界的经济衰退中,发达国家都在放松银根,像我国这样实体经济很牢靠的国家,自然可以效法。因为,宽松出来的钱,一方面可以用于“走出去”,另一方面也可以用于“请进来”。走到哪里去?主要走到资源富集的国外去。请到哪里去?主要请到社保体系中去,当然投资和消费补贴也必不可少。国家在发展,基础设施平台的打造,还要进一步完善,所以,投入不能停,特别是用于国防、交通运输、教育和科技方面等方面的投入,不但不能减,还当根据需要适当增加。为什么这些资金用于“走出去”和投入社保可以?宽松出来的钱,过多用于投资和消费,就会推动通胀。但用于社保的资金,形成消费能力往往会延后很久、会慢几拍;另外,走出去的钱,可以直接换取资源回来,也不会拉动国内的通胀。所以,用好财政工具本身就是解决经济增长的重要手段之一。

专家和学者给出的药方:一是完善社保体系。这一点我赞同,但不要因此忽略了投资、消费和对外向型企业技术升级、创新的“输血”,因为,适度宽松是完全可以统筹兼顾各方所需的。二是改革收入分配制度。我也赞同,但一次分配讲效率的原则不能变,二次分配讲公平的力度要加大,否则,效率下降了,公平未必令人满意。三是让农民土地流转。前文已经说过,这很危险,操作时要格外谨慎思虑。四是“国退民进”,我真想破口大骂,斯文扫地也在所不惜。咱国家再富也不能养活这样的“败家子儿”。西方为什么怕国有企业,因为国企的背后有国家信用支撑,就如同他们的垄断企业有国家信用支撑一样,话不用说的太透,聪明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可以和他们的任何企业竞争,与他们是狼和狼关系的企业。这是我国维护经济主权的家底,决不能让“败家子儿”的馊主意给卖了。中国的未来离不开朝气蓬勃、活力迸发的民企,但更不离不开国企开疆拓土、厚积薄发。

关于城镇化问题。有人说搞城镇化,就是要大力发展小城镇。这个观点是领悟国家政策不得要领的结果。城镇化首先是指大力发展县级以上的大中小城市,其次是县城,再次是建制城镇,最后才是小城镇。

因为从对社会经济的贡献力来看,城市越大对社会经济的贡献力越大,但巨大城市、**城市和特大城市也面临交通运输、人口和工业过度集中等问题,所以,首先重点发展县级以上的大中小型城市,才是城镇化的发展方向。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有县级以上城市661个,其中县级市374个,这些城市的发展潜力惊人,前景令人乐观。其次,县城也应当是我国城镇化力推的重点,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有县城1636个,如果全部改市,城市数量将增加近3倍,这些经济单位都将成为未来经济发展的新的增长点。再次,建制城镇面临交通不便、市场粗放、党政机关规模较小和人口不足等城市发展禀赋较差的问题,所以,应当是城镇化选择性发展的领域。建制城镇应当先遴选条件好的发展,中心树标,周边开花,起到典型示范作用,再有计划、按步骤、分阶段地推动小城镇全面发展。最后,一般不要在村址建小城镇,因为城镇发展的前期支撑是工业,农村基础设施较差,招商引资困难,内部资金不足,资源环境有限,发展小城镇确实力不从心,所以,切忌在村址搞冲动式小城镇建设。

还有房地产市场整顿问题等等。凡此种种,都有人冠之于“需要顶层设计的头衔”,至于内容的解读则五花八门、各唱各的调,个中咸淡唯有“留心人”方能品味。总之,“顶层设计”这个词儿挺华丽新鲜,但在她转身的一瞬间,让我看到了被资本收买的“狐狸尾巴”,因此,不得不站出来警示有关方面:再漂亮的画皮里面,都是一副可怕的骷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