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请让我把时间定格在三十四年前的2,17

20岁,正是一个人青春年少,富有幻想的时候,我已经入伍两年,全训过一年,打靶投弹演习拉练,但还是不知道真枪实弹是什么滋味。少年时做的梦大都是拿着枪打仗,子弹嘟嘟叫,就是不见冲上来的敌人死,然后自己就飞,,飞呀飞,敌人就在后边追,,怎么也想不到,梦想成真。当突然要上战场,面对生死的时刻,会有什么表现呢?-----说一说我的2.17。1979年2月17日中越自卫反击战的那一天吧?是为了回忆三十四年前的那一刻,也是为了用一辈子去忘记------题记

嘟嘟,,,朦胧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哨音惊醒,眼还没有睁开,我就从墙根的稻草上站起来,提起枪就冲向门外。因为我们已经临战,三排二十多个弟兄在一个院子,几间的房子里,我们都是全副武装合衣靠墙坐着休息的。

这里已经离中越边境不远,是属于广西宁明县爱店公社的一个村庄,村庄里空空荡荡,只有留守的民兵们。村庄很美丽,竹林芭蕉水塘稻田小山,到处绿意盎然,一派南国美丽的自然风光。上边四处透亮的瓦屋和竹楼。第一次看到还挂在香蕉树上黑黄色的香蕉,更是头次品尝到了真正成熟的香蕉滋味,香甜可口,细腻爽滑,食之真是齿留余香,至今难忘。

全排集合好,去村头场院里的炊事班,饭已经做好,在昏暗的天空下,是大米饭和包菜炒肉的香味。闪烁昏暗的蜡烛下,全连人排着队挨个打饭菜,饭菜到手,大家都是狼吞虎咽。

没有把米饭往嘴里扒拉完,就听到集合的哨音。大家七手八脚把手里的饭碗饭盆连同剩下的饭,一起扔到了一个竹筐里。这是上前线的最后一顿热饭,以后就要吃自己挎包里带的压缩饼干,也不在需要饭碗饭具了。

我们43军128师383团一营在一个村庄的大队部集中开会,如今只记得最后一项议程是,举行集体宣誓。天还没有亮,也没有扩音器,全营五个连挨个站着,中间是三个步兵连,前头是四排的两门架着的60炮和火箭筒,整齐的排列着,后边是全副武装步兵排。两边分别是机枪连,炮连。平时教导员洪亮的声音,可今天站在后边的人怎么也听不清楚讲话的内容。宣誓时,就是举起拳头,随声附和着,也不知说的对不对,因为我们九班在队列的最后边。

突然,天空响起隆隆的炮声,震耳欲聋,似排山倒海,大家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天空是一道道似流星的火光划过,感觉大地都在颤抖。宣誓的声音已经听不见,就是觉得热血在沸腾,身上是一片火热。

也不知经过了多长时间,当轰鸣的炮声终于停下来时,各连已经拉开,连长叫我们再次检查装备:枪,弹匣,手榴弹,雨衣,防毒面具,铁锹镐头砍刀绳子,水壶,挎包里的压缩饼干,急救包,消毒片,防蚊药水等。

检查完毕,天还不亮,部队出发。

知道反击战已经打响。我们383团一营是预备队,马上前往出发地。

走了约一个多小时,天才蒙蒙亮。在一个山坳里,看到是一个炮兵阵地,一排排排列的炮管,知道这是多管火箭炮,这是我们师炮团的一个火箭炮阵地。

顺着羊肠小道往前走,翻过一个山头,在山下就是128师的前线救护所。到了跟前,路边的稻田里,是几顶帐篷,走到帐篷边,只见路边地下,是一具具残缺不全,军装破烂,已经牺牲的战友。有的没了胳膊没了腿,还有连头也不见的,血肉模糊。看到这可怕的场景,就觉得自己大脑一片空白,瞬间又出现了一幅幅快速流动的画面,一会是自己的胳膊没了,一会腿也没有了,唯一不见的,就是断肢处没有血在流。又像自己在地下躺着已经死去,仔细听还有砰砰的心跳,把自己拉回到现实中、再仔细看地下,大概有二十多具烈士遗体,还有一些在担架上,抬回时就已经死去。

看到这些,行进的队伍,我觉得是静止了,鸦雀无声,仿佛一切都在真空里,就是觉得心里一片冰凉,不知道怎么挪动着脚步。其实脚下的茅草,挂在裤腿上沙沙的作响。这时又看到几个飞奔的担架往回走,前进的队伍脚步不停,大家都自动靠边让路,让担架快过去,因为可以看到担架上,伤员缠着绷带的伤口处,还有血在滴,,,,,

队伍停下来,通讯员叫各排长和班长等骨干,到前边集合。聚在一起,连长说:我们已经跨过了国门,都已经看到了战争的残酷,流血,不可怕!我们要为战友报仇雪恨!前进一步说不定是死,后退一步是生,是前进还是后退?前进!有力的低沉的,是我们一连骨干几十个人的一致声音。

回到班里,我先表了态,以后要冲锋,弟兄们在我后边,哥替小弟们挡子弹。战场鼓舞,充满了豪气,军人就是流血,就是牺牲,大敌当前勇者胜,前进!这是我们渡海先锋营一连一百多弟兄的一致心声。

天空是时不时的炮声,山上是激烈的枪声,山谷底,一片片竹签,还有插着一面面小白旗的地雷阵。我们蜿蜒的队伍谨慎的在山谷中前进。我们一连三排九班是队伍的后卫,当兵的人都知道,尖兵后卫一样重要,我告诫自己,在队尾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轰隆一声,在前面响起,条件反射一般,大家都就地卧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一会儿,听到从前边传来的信息,是通讯员触雷。原来他是从前边的排雷处,要往后边传话,前边又是个雷区,一人要紧跟一人。而他一不小心,在路上触雷,一声响起,炸断了他的双腿,殷红的鲜血流尽在异国他乡,已经没有了抢救的机会。

傍晚,我们往山上爬,穿着一身夏装军服,上边加了绒衣的我们,全副武装,估计都是要负重20多公斤以上。山势险要,坡陡,都是累的满头大汗,到处是烧焦的草丛树木和弹坑。到了一个小山头,看到了战壕和炸飞的暗堡,这是第一层防御工事,在往上,是山头的环形工事。后来才知道,这是位于中越边界越南一侧的重要阵地-----长条山。

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凡是叫山,山高路险也是制高点,是军家必争之地。长条山可以控制周围几公里。那些常常带一串数字(以军用地图上标注的海拔高度命名的高地)的高地还有无名高地,都在它的控制之下。长条山攻坚战是一场大战硬战,打了将近一天才攻下,但我军也牺牲了太多太多的战友。

爬上了山顶,月亮突然明亮,记得好像是下弦月,看到战壕边有一闪一闪的烟火光。朦胧的月光下,我睁大眼睛,看到在火光的战壕边上,是一堆武器,还有一箱箱子弹。看到子弹,我心花怒放,跳下战壕,搬起一箱,就要拿走。子弹箱是铁皮箱子,里边是720发7.62MM的半自动和冲锋枪通用的子弹,“好沉重呀?”我叫班里的机枪副射手小林来接,在一边抽烟的是382团的几个战友,有一个战友,指着在另一旁的几个人说:“让他们替你搬。"战友说完,我仔细一看,啊!原来是几个死去的越南兵,离我不到一米远,是一个缺了半边脑袋的家伙,在往一边看,是一个瘦小的家伙,呲牙咧嘴,眼睛在瞪着,眼珠要掉下来。不觉间打了一个寒战,这个画面一直在我的头脑里至今也没有抹去。不知间,子弹箱掉在脚下的战壕里。

少顷,不知哪里的力气,举起子弹箱递给了小林,爬上战壕,给战友们招了一下手,跑步跟上了自己的队伍。一会,大家才知道子弹箱的沉重,我们班几个人传来传去,在后边大汗淋漓。前边跑步前进,我们只好忍痛割爱把子弹箱丢下,因为没有时间停一下,把子弹箱打开把子弹分开带。

不知什么时候月亮被乌云遮住,到了一片荒山,就叫无名高地吧,队伍突然停住。一会排长过来,带我们三个班长布置任务;现在我们是在长条山的南麓的山下防御,防止越军反攻,掩护友军的穿插前进。

我们三排是防守一个山头,我们九班在右侧,我布置每个人的位置,在累也要修一个简易的掩体。我在中间,每人大概相距十多米。

爬在各自的掩体里,开始吃干粮-----761压缩饼干,这是今天的第二次饭,饼干就凉水。

夜深了,枪炮声都停歇,死一般寂静,黑夜里,其实是一个个睁大的眼睛。

“班长,前边有人。”一边传来小郑低沉的声音,我已经看了多时,山下像有人在往我们这里爬,越看越像,好似还相跟着几个人,心里想:一定是越军来偷袭。我拿起放在面前的冲锋枪,把保险从单发搬到连发的位置,对着山下的看似有人爬动的地方,一扣扳机,哒哒,,,就是一梭子。哒哒,哒哒,周围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子弹声,拖着一道道火光,向山下飞去。

打了一阵,不见有回击,都停止了射击,大家都知道子弹的宝贵,只是瞪大双眼看着前面的动静,前面的黑影还在?但一切又都归于平静。

月亮又冒出来,还有该死的蚊子,隔着衣服狠狠的叮。也不知道是几点时,左边的山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枪声,把刚有的一点困意驱散的一干二净,听着枪声,一点不敢放松山下的动静。

一会,那边也归于了平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需要知道,要做的只是把自己眼前的阵地看好。

天蒙蒙亮,是湿漉漉的感觉,人很清醒。天已亮,在看眼前的山下,前边100多米处,是一丛丛的灌木丛,有风吹着,真的就像有人在运动。这时大家突然明白了,什么都没有,原来都是草木皆兵。

请朋友们不要笑话,初上战场真的就在这样,这一天经历了兴奋紧张,恐惧害怕,见到了流血牺牲,才真正知道了军人的责任。同时也知道,战争不过如此,把生死置之度外,不是有多么的高尚,参与进去,就要完成任务,正可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代价就是汗水,鲜血,生命。

迎着难得见到的太阳,我们连队奉命要往里边穿插,迈着轻快有力的脚步,随着队伍向前,,,,向前,大踏步的走去,,,,,,,

后记:明天就是2月17日,生命里有它,才知道平安的珍贵,也是一笔只有自己知道,难得的精神财富。没有流血牺牲,就没有今天的发展和前进。谨以此文献给战友,献给长眠在南疆的烈士!

20130216夜(修改过重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向老兵敬礼!!!!!!!

3楼53212

想起当年宣誓、我是乂乂军乂乂师乂乂团乂营乂连、叫乂乂乂我宣誓:一切行动听指挥、打击越南鬼子、永不叛党、永不叛国、誓死保卫祖国。宣誓人乂乂乂。这是越南鬼子的由来、不知道90后为何称越军为猴子、在网上很多文章、称79年打越南猴子。

敬礼!

为什么这样的帖子没有多少人看

?没有人顶?牢记这些为了祖国奉献的人!

其实你应该多写一些记实文章,揭开已存封三十四年的记忆.让更多人知道七十年代军人用鲜血悍卫国家主权的壮丽人生.

 以下是引用53212 在第3楼的发言:
想起当年宣誓、我是乂乂军乂乂师乂乂团乂营乂连、叫乂乂乂我宣誓:一切行动听指挥、打击越南鬼子、永不叛党、永不叛国、誓死保卫祖国。宣誓人乂乂乂。这是越南鬼子的由来、不知道90后为何称越军为猴子、在网上很多文章、称79年打越南猴子。

能把当年的宣誓记得清楚,挺好。看到你的留言,想一想那时就是没有叫越军为猴子的,都是称越南鬼子。你说的对!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