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于眼下的中国军队,赞扬之声更多的是在他们执行救灾、演习或见义勇为的事情上。军队也是社会团体,自然也有非议。但无论如何,军队都最完整地保留着民族传统和本色,一个民族不亡是因为传统与本色的存在。在这里,我说说服役期间身边的军长和政委们。

刘瑞林将军,军副政委,平津战役的“捍桥英雄”,率先攻上天津城头的桥头堡后腹部中弹,毅然将流出的肠子掖于腰间,死死抵住反攻的敌人。这位演绎了真正“盘肠大战”的国家级战斗英雄在当了军的副政委后,每星期六从新乡市军部往返焦作市家中,都是独自一人坐公共汽车到长途汽车站,再转车回家。几年里次次如此。有一次,我在公共汽车上看到两鬓斑白的老政委在拥挤的汽车里站着,就想让旁边的年轻人让个座,被老政委止住。这是80年代的事情。

李九龙接任军长后,前任军长升任总参谋部领导,管理处在给首长搬家时无意中把单位的一台旧空调搬到汽车上了,等发现弄错了时,汽车已经到北京了。铁面无私的李九龙军长硬是派人坐火车赶到北京,把旧空调追了回来。这是八几年的事情。换个年份想这件事,前任赴京做京官,下属又会怎么做呢?

九十年代,李九龙由总后勤部副领导调任成都军区任司令员,家还留在北京。大军区司令,官比省长还大,但李司令回北京休假或开会期间,凡因私事出门,绝不用公家的汽车,都是换了便服挤地铁,坐公交,和普通百姓一样。

有一回,李司令和女儿在北京街边一家小饭馆吃饭,要了一瓶白酒,越喝越不对味儿,就说了句这是假酒吧? 老板听到后气势汹汹叫来几个伙计,李司令据理力争,女儿赶紧付了钱,拉着老爹走了。女儿李梅在一家的普通公司工作,谁都不会想到这个连端茶倒水的事情都要做的职员,竟是大军区司令唯一的女儿。

85年接任李九龙的朱超军长,烟瘾很大,但我在其身边工作的几年里,从来都看他抽河南本地两块多一盒的普通香烟,没人敢送他烟酒什么的。下部队时通常都是军长、随从参谋和警卫员同坐一辆车,绝不前呼后拥迎来送往。晚上除了和师旅长们谈工作,就是穿了汗衫短裤和司机警卫员打打扑克,再没有其它娱乐。

这些个事情,多了。我敬仰那个年代的老将军们。

(贵丁2013.4.28)

深度记述:

《我的军长梁光烈》http://blog.sina.com.cn/s/blog_5e1bc0ea0100d40q.html

本文内容于 2013/4/30 12:05:07 被张贵丁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