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晚饭后,是夜生活的开始,和地方相比,部队是比较单调乏味的,特别是上个世纪70年代,没有电视,没有卡拉OK,我们除了每天学习训练、战备值班外,到了晚上,很少有业余文化生活,每周一次的电影就相当于精神大餐了。

那时人们的思想禁锢较多,部队放映的电影都带着文化大革命印记,例如描写赤脚医生的影片《春苗》,“反击修正主义教育路线回潮”的影片《反击》都属于这一类,《闪闪的红星》还比较好看,被冠之为“儿童团打败还乡团”的典范,其他的还有些重新翻拍的战争片和革命样板戏。直到文革结束后,一些过去拍摄的老电影才陆续解放开禁,欣赏到的内容比较多了,1977年夏天,部队第一次放映越剧片《红楼梦》,简直就像过大年的一样,团部灯光球场上坐满了人,放映前照例各连队之间都要拉歌,《我是一个兵》、《说打就打》歌声此起彼伏,由于是露天放映,球场后面的土坡上密密麻麻坐满了驻地周围的老百姓。电影演了一半,天空乌云密布,刹那间伴随着电闪雷鸣,下起雨来,一般来说看电影之前如果天气不是很好,我们就会通知战士们带上雨衣,于是我们穿上雨衣继续看电影,不大会雨势越来越大,暴雨如注倾盆而下,没法继续放了,但没有通知散场,我们就在雨中等候,南方的夏季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大约二十分钟后雨势由大变小,电影继续放映,看得大家直呼过瘾,雨中看电影别有一番风味,这种感觉在有空调的电影院内你是体会不到的。

随着时代进步科技发展,电视逐步走进我们的生活,1978年我们连队在全团第一个买了电视接收机,9英寸黑白的,在团里曾引起了轰动,好多人都来看个新鲜,9英寸的屏幕太小,连队派人从大城市买回来一个电视放大镜,放大镜是四方形的,有个架子,把它置于电视机前面的桌面上,大约可以形成16英寸的放大效果,不过只有正面坐着的人可以看清,两边的人不能观看全屏,还略有变形,这已经让我们很高兴了。中央电视台一位播音员在播报新闻的时候,本来是“越南的炮弹落在泰国”,她念成了“泰国的炮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电视节目也比较少,播出时间也比较短,晚上11点多钟就会“再见”,电视栏目不是很多,记得有新闻类,也播出过歌剧《星光啊,星光》,话剧《权与法》、还有电影《小花》等,以及美国电视连续剧《加里森敢死队》等,其他的想不起来了。当时电视节目之间没有广告,中央台第一次播出广告是“蜂花牌檀香皂”做的,广告词到现在记忆犹新,一个很柔软甜美的女声:“蜂花牌檀香皂,历史悠久,用料考究;蜂花牌檀香皂,用过以后,皮肤润滑……”。后来连队更换了一台21英寸日立电视机,据说是从海上走私过来的,那台小黑白就放在连长宿舍里了。

我们的老团长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战士,在当时思想还是比较保守的,团部直属队放映了电影《女跳水队员》后,他立刻指示电影组,不得到下面三个营放映该片,放映日换成其他影片,因为女跳水队员穿的都是游泳衣,暴露的太多,年轻战士不宜观看,战士看不到电影当然不满意了,但首长指示就是命令,必须执行。80年代初期有一天,具体时间不记得了,电视里播出日本电影《望乡》,是国内公映的第一个版本,原汁原味未经过删减的,电影是描写日军慰安妇遭遇的,我们正在连队电视机前看得津津有味,后来在二营蹲点的老团长发现该片属于“不宜观看”,马上让司令部值班室电话通知,全团不许看该影片,立刻关掉所有电视机,不过命令传达到我们连队时,已经接近尾声,我们连队基本完整看完了此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